首页 > 穿越架空 > coser就是想搞事 花猫团子mio > 第十五章 万事俱备,只欠猫咪(二合一)

第十五章 万事俱备,只欠猫咪(二合一)

小说:

coser就是想搞事

作者:

花猫团子mio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9-07

刚刚补充完药物的与谢野从药店里走出来,看着刚加入侦探社的男人同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买着可丽饼吃。

女子眨了眨眼,带着笑走向了那边。

“织田,乱步。”

女子的声音让织田作愣了愣,手上把两份可丽饼的钱递了过去,转头看向与谢野,点头致礼。

“与谢野医生,好巧。”

【乱步】嗷呜一口咬下可丽饼一角,巧克力酱沾到了嘴角,含糊不清的回道。

“好巧,与谢野。”

与谢野笑了笑,领带上的金丝蝴蝶随着风舞动着翅膀。

“没想到织田和乱步认识,真是太巧了。”

“嗯,因为通过了入社测试所以来请乱步吃点心。”

“嗯嗯!”

三人一道走着,【乱步】就听着与谢野跟织田作寒暄了几句熟悉了几分,话锋一转。

“乱步,来测试吗?”

与谢野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面上笑容不变,显得明媚极了。

“诶,乱步大人之后还有事啦,”【乱步】将最后一口可丽饼塞进嘴里,舔了舔嘴角的奶油,“但稍微活动活动,也不是不可以。”

“哈,可别小看我啊。”

两人笑了起来,两张不同的脸上带上了同样的笑容,在一瞬的锋芒毕露后归于平静。

对甜品不感兴趣的织田作将手里拿着的草莓可丽饼递了过去,看着小孩眨巴着眼睛拿了过来。

“看在可丽饼的份上,我就原谅那次织田作骗我的事了。”

织田作迷茫,那份辣咖喱真的是儿童套餐的辣度。

“织田作?”

与谢野愣了愣,忍着笑重复了一遍。

“是的哟,织田作听起来比织田顺口多了对吧。”

男人伸手挠了挠自己红铜色的头发,面上显出了几份苦恼。

“本来大家都叫我织田,但在乱步开始叫我织田作后,我认识的人都开始叫了。”

连老板,孩子们都开始叫他织田作了,现在看来,范围又要扩大了。

到了武装侦探社,与谢野先一步走了进去,将东西放到自己的医务室里,拿着刀走了出来。

事务所位于一栋老旧办公楼的第四层,一层为漩涡咖啡厅,二层为律师事务所,三层为空层,自她加入武装侦探社后,第三层就成了她学习福泽谕吉刀法的地方。

——————

——“我的异能...可以轻易的救回生命,所以,在我身边的生命都会变得一文不值...”(注)

——哈,就是因为自己太弱了,才会被当成工具使用。

——弱小本身就是原罪,弱者没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才会说出这么愚蠢的话。

少年将脸凑到她面前,暗绿的瞳孔倒映出她脆弱狼狈的模样。

——你知道吗?只要抓住蝴蝶,几个动作就可以把它漂亮的翅膀毁掉,然后看着它丑陋的躯体不停的在手上扭动。

女孩发着抖,因那双绿眸里的黑暗而感到不由自主的恐惧。

——之后你就可以感受到它腹部之中名为生命的跳动能顺着你的手掌传递,你只需要一个动作就可以让其死去,而在利用完蝴蝶的剩余价值之前,是完全不会放手的。

——知道吗?小蝴蝶。

被完全道明的过去和未来会让任何一人感到恐慌,连瞳孔都在发抖。

——你、是....

她仿若窒息的说道,看着眼前穿着干部制服的少年。

——废话就不必多说了,你是想成为蝴蝶还是想成为人。

被扣住的下巴涩涩的发疼,但更可怕的还是与这双眼睛对视。

在那些黑色的回忆纷杂的冲回脑海里,在这双眼睛的强压之下,精神早已崩溃的与谢野心中重新涌出一种鲜活的感觉——求生欲,她想要活下去,心脏在胸腔里的跳动声好大,她想要活下去,活下去努力变强,掌握自己的命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脆弱,无能为力。

——人...我要成为人。

——————

与谢野挥出一刀,银白色的刀刃在极快的速度下成了一弯模糊的月劈下,少年反手用刀接住,顺着力拨开,刀术,体术在战斗中无间隙的混合使用,招招致命。

还在记仇吗......

在用刀背敲上女子手腕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与谢野那双红眸里闪着光,这次时间比上一次长了一倍,期间甚至有好几次都差点划开少年的喉咙。

“进步很快啊!”

【乱步】有些惊讶的说,把刀收回刀鞘,反手脱出黏在脖子后的发丝,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但想要胜过我可不会那么容易。”

与谢野也笑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同时递了块干净的毛巾给他。

“总要试试看,不过我的目的可不是赢过你。”

“哈,那你可以认输了。”

少年说道,手中的毛巾随意捋了几把,原本柔顺的黑发炸了起来,与谢野无奈的接手了这份任务。

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每次看着手下乖乖低着头的【乱步】与谢野都会那么想。

和记忆里完全是两个人啊。

“别想蠢事。”

手下的脑袋凉凉的飘出一句话,女子面色不变,力道重了三分。

还是一样的气人。

——————————————

接到自家老大的电话后,黑/手/党们马不停蹄的再一次顺着信号找了过来。

但是....为什么大人在武装侦探社楼下啊。

他们面面相窥,看着在咖啡厅吃着蛋糕的大人朝他们挥了挥手,队长面无表情的顶着自家小弟的‘大哥走好’‘大哥加油’的眼神走了进去,看着在自己走进去后专注于吃点心的大人,他识趣的没有吭声,完美的当了一个背景板。

被路过的人行以注目礼的队长:....

在队长放空心神,将自己成功催眠成一颗树后,磨练终于结束了,吃完所有点心的干部敲了敲自己的桌子,在唤醒他后的吐出俩字。

“结账。”

“...是。”

队长闭了闭眼,在服务员小姐拼命忍住不笑的表情下结了账,内心心平气和。

“走了,去完成首领的任务。”

察觉到对方心情还不错,甚至愿意去做任务,卑微的黑/手/党这才松了一口气,夹在首领和大人之间的事他是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乱步】斜眼看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

你高兴太早了。

“乱步大人,这是任务资料,请过目。”

干部拿了过来,似乎每一页只是看了几眼,哗啦啦的翻页声没有间断的响起。

“啧。”

【乱步】嘴中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吓得身后的黑/手/党们心脏一抽抽。

“好多废话。”

“上车。”

干部将资料随手往身后一扔,没管后头是怎么手忙脚乱的接住,转头对着身旁的人说道。

一直在车里待着的小弟听着耳麦的声音,忙不迭的赶了过来。

安静的车程,驾驶座上的人一边向【乱步】点出的位置开着,一边抖着手按下按钮,手心里黏糊糊的出了汗,指尖在过度紧张之时也开始发麻,没有被发现吗,太好了,男人抖着嗓子将气呼出,沉下了心神将车开往目的地。

队长看着垂着头,似乎在睡觉的大人嘴角那抹嘲讽的笑,将已经拔出一半的**塞了回去,身体的姿势和黑色的西装遮掩了大部分动作。

在离目的地还有半公里时,微哑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啊,还不算太蠢。”

男人瞳孔一缩,惊的车子一漂,原本在身后跟着的车队从中间被截断,不知何时清醒的绿眼睛通过后视镜直视着男人。

“跳车。”

队长毫不犹豫的踹开门跳了出去,在车内的男人疑惑着缘由时**毫不留情的吞噬了他,与此同时,身后接连两辆车也一同**,因队长的紧急通知而侥幸捡回命的黑/手/党们齐齐拔出枪,以【乱步】为中心围成个圈,对面用着十年前都很少用到的伏击方式。

各种意义上被蠢货无语到的【乱步】:......

“十分钟内解决他们。”

少年冷漠开口。

对方选了个好地方,或者说,给自己选了块好墓地,没有居民和大部分建筑的干扰,战斗进行的很快,而在三分钟后被拦截的人员也赶了过来后,几近是一边倒的战况,【乱步】没精打采的通过耳麦指挥着他们。

“老样子。”

看着横尸遍野的景象,少年无聊的说道,相当了解各种乱步词汇的队长转头就吩咐他们去搜集手机,大本营的信息就在其中,上次也是这样,不过最后还是交给了情报部破解。

“唔,你,过来”

【乱步】看着队长,完全没想起名字的少年直接将其喊了过来,男人全身一僵,面上显不出任何情绪的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弯腰。

“乱步大人,有什么要吩咐属下的吗。”

“干部乱步申请会见首领,不同意就重新提交申请,等申请文案有那‘份’任务那么厚就停。”

“听清楚了吗。”

明明是问句结果完全没有一丝疑问的语气啊。

“属下,得命。”

队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再次鞠躬。

“嗯嗯。”

少年轻快的说,手上不停的摁着,似乎在和谁有来有往的交谈,速度极快,队长连忙直起身子赶紧去搜尸体了,生怕待会又被扯入首领和干部的‘战争’之中。

【没事的哦,中也只要听话就行啦。】

【反正那时候你也在旁边。】

虽然很快就会被太宰赶走。

【乱步】将最后两条消息发过去,看着对面‘正在输入中’沉默良久后才回了个好。

所有东西都准备就绪,现在就等着‘书’了,品红色相机上黑黢黢的镜头在阳光下折射不出一点色彩。

已经提前申请过了,同不同意,乱步大人可不管。

干部扯出一抹干净却又恶趣味的笑。

————————————

【乱步大人要见你。】

【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