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coser就是想搞事 花猫团子mio > 第十章 久违的lupin会面

第十章 久违的lupin会面

小说:

coser就是想搞事

作者:

花猫团子mio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9-07

太宰拉着织田作去了lupin,准确来说,一开始是由太宰提议,后半部分则是两人合二为一一起前去。

织田作控制着身体向lupin走去,太宰在里头一个人生闷气不肯出声。

“怎么了,太宰?”

“.....。”

织田作感受着内心复杂的情绪,嘴角没忍住带上了些笑意,幸介最开始喊着要去当黑手党被他拒绝后也是这样子生闷气的,这个时候不能让他发现,不然会闹别扭的。

独自一人抚养了五个孩子的织田作对此表示略有经验。

“是因为安吾吗?”

织田作一脸平静的说了出来,太宰的情绪猛的一颤,表面上面无表情走在路上的‘太宰治’瞳孔一颤。

“快到了,要把身体给你吗?太宰。”

天然的织田作说道,操控别人的身体终归还是有点奇怪,自言自语就更怪了,而且绷带缠在身上有点闷,话说‘把身体给你’这句话是不是怪怪的,有点耳熟。

前港/黑底层情感调剂师陷入沉思。

“啊,不用,织田作先帮我保管啦。”

太宰治表面上跳脱的回答,内心思绪百转,有了答案之时即便是欢脱的话语尾声也不自觉透露出一些冰冷的意味。

“..是纪德跟我讲的。”

到了lupin酒吧,织田作坐到中间的位子上,犹豫了一会坐到了右边,喝酒的话还是分开来喝吧。

【在我死后进了地狱,是那位乱步告诉我的,而里面大多是没有理智的....人?则是恶魔。】

织田作之助内心反复斟酌以描述地狱中的生物,太宰没有回应,但从感受到的情绪来看有了些许好奇,于是欣慰的老父亲继续往下讲。

【我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地狱还会有意识,但他们会互相攻击,于是便一路走下去,想看看地狱里的样子..】

织田作察觉到了什么,并决定不再说地狱两个字。

【后来我在里面发现了幸介、咲乐、真嗣、优和克巳,但纪德和其他士兵们在一旁保护着孩子们,最后我们便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寻找着能够让孩子居住的地方。】

孩子们?mimic?

意念交流的便捷之处体现了出来,虽然这正是让小黑猫炸毛的一点。

【咲乐他们...】

酒保上了三杯酒,‘太宰治’抿了抿唇,拿起酒喝了一口,口感比威士忌更加柔和的清酒让记忆还停留在两年前的织田作挑起了眉。

【他们说上面没有织田作,所以就故意跑下来来,差点被恶魔围攻了。】

【啊....】

黑色卷发的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眉目间竟浮现出几丝沧桑,这让酒保直直的打了个激灵,男人又抿了一口清酒,度数较低的冰酒在嘴中化开。

【纪德和那些士兵们清醒时会向我诉说,说着各种东西,在找到地方后他们便走了。】

——这是吾等的罪孽。

象征着人性的银色躯体那么说道,拖着另一半的躯壳转身步入了红色的深处,在他身后跟着的士兵也转身拖着双色的躯体摇摇晃晃的前进。

思绪一闪而过,发觉威士忌里的冰球已经半化地织田作不由的说了句。

【太宰,我能出来吗?】

【好久没同你一起喝酒了。】

【....啊,也是。】

被直球打了个哆嗦的小黑猫没再多想。

转眼在监控死角显身的织田作进入酒吧,坐在中间的位子上,一边喝下杯中的威士忌一边舒缓了眉头。

“太宰。”

在一旁拿着杯子神游的太宰治转头望去,相貌成熟的假大叔真青年露出带着点苦恼的表情。

“异能体会不会漏酒。”

太宰也露出了沉思的表情,认真的回答道。

“不知道。”

于是两个人静悄悄的坐着等了一分钟。

“看起来不会啊。”

织田作放心大胆的喝了起来,地狱可没有酒,这么一想,四舍五入一下好像戒酒了两年后第一次喝酒。

“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的特制硬豆腐和炖鸡织田作也可以吃了吧!”

太宰治跳脱的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这几年我可是有对其进行了超棒的改动!”

“织田作织田作快看!”

太宰的眼里冒着星星,扭来扭去的拿出本书翻到某一页指给织田作看。

“....毒蘑菇?”

绣红发的青年一字一顿的读了出来。

“是这样哦!这种毒蘑菇经过烹饪后残留的毒素将鸡汤的鲜美程度完全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卷发的青年合起完全自/杀手册,凑到织田作的面前,竖起手像说悄悄话一样挡在一旁。

“保证织田作吃了一次还想吃哦!”

织田作的面上回忆后显出几分沉思和纠结,他陈述事实。

“之前太宰你偷偷把鸡汤混到安吾的番茄汁里,结果安吾喝了两口后就短暂失忆了。”

其实连半口都没有就察觉到不对劲,最后被太宰强行灌了下去的,毕竟番茄汁上面不会飘着淡绿色的雾气。

酒保风评被害。

“哈?那一次织田作不也是很开心的吗?安吾的辫子可是你一个我一个的哦!”

还拍照留念了。

想起安吾迷迷糊糊醒后的带着两个冲天辫回家的样子,织田作将拳头抵在唇部假装咳嗽实则狂笑。

“放心好啦!这次的效果绝对会更好,即使把安吾剃成秃头也不会醒哒!”

那次本想扎傲娇公主头的太宰在察觉到安吾的快醒后只得改成冲天辫。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先扎傲娇公主头拍照留念后剃成秃头好了。

离酒吧门口只有几步之遥,听完了两人干的坏事以及打算谋害自己的头发的安吾陷入了迷茫且无所适从的状态,早在三分钟前,刚到的他挥散了身旁的下属打算独自一人来lupin祭奠友人。

猫咪,宇宙,星系图.jpg

安吾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困惑之中。

“而且加了毒蘑菇之后雾气变成红色了耶,加到番茄汁里也不会被发现了!”

不,没有番茄汁会冒红气,太宰治你好好想想。

“啊确实可以尝试一下啊。”

织田作被说服了,认真的思考后点了点头。

“就是因为织田作你永远不吐槽,太宰才会越来越猖狂啊。”

安吾推开门,大声的吐槽道,看着屡次出现在睡梦中的画面,精英人士喃喃着说道。

“好久不见。”

野犬说道。

“好久不见。”

太宰治在一旁大声的切了一声。

织田作晃了晃杯子,喝下最后一口酒后,又要了一杯。

安吾坐到自己常做的位子上,纷乱的大脑容不得他再多想,只得拿起酒杯动作果断迅速的喝了一口,酒保眼睛惊恐的瞪大,欲言又止。

社畜下一秒就吐了出来,狼狈的咳嗽,他抬头问酒保。

“这里面加了什么?”

“洗洁精。”

“这是我要求了好久的新式菜单哦~”

在一旁的太宰代替面露难色的酒保回道,阳光灿烂的对着安吾笑了笑。

阳光灿烂十分正常,但放在太宰治身上就是百分百的不正常。

坂口安吾:......

他是该庆幸新式鸡汤还没做好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