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coser就是想搞事 花猫团子mio > 第十八章 正太万岁!

第十八章 正太万岁!

小说:

coser就是想搞事

作者:

花猫团子mio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9-07

从血海中漫步而出的佛陀转头,看见了幼年的神明。

紫色的狐狸眼惊诧的瞪大了些许,那张脸上不屑冷漠的情绪明显顿住,未等开口,白影一晃,就像只猫咪在一瞬中从地面窜到树梢一样不见了。

夏油杰重新眯起了眼睛,转过头看着台下那群因恐惧而瘫坐在地的什么都没发现的猴子们,身穿五条袈裟的男人在沉默中扯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即便想反悔,身上附着的咒灵也会立刻夺去他们的性命,就这样成为提款机乖乖的为他所用好了。

血味混杂着刺鼻的气味传开,男人收了笑,以一种睥睨的姿态扫视了一圈,转身走了回去,在走廊静候的西服男人见他回来,立马低着头前去处理后事,在半个小时内这座建筑就会被清理干净,有了足够的资金就能加快计划实施了。

两个小女孩牵着手躲在阴影处,终于看到夏油大人出来的菜菜子眼睛一亮,正打算上前却被男人制止了。

“悟.....?躲躲藏藏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丸子头的男人这么说着,却没有再次感受到熟悉的咒力波动,仿若刚刚看到的那片天空只是个假象罢了。

【五条悟】在这时像个幽灵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小孩在黑暗中依旧是一副白的反光的样子,那双漂亮的猫瞳看向男人。

美美子和菜菜子被吓了一跳,白发萝莉下意识上前半挡住妹妹。

“.......你认识我。”

小孩说道,用那双相同却又有着些许不同的眼睛毫无波澜的看向他,一种全身被窥伺,看穿,像一本书一样被一页页看去的感觉让夏油杰忍不住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制止,他知道对方现在需要汲取一些现在的信息。

五条悟那家伙小时候原来这么可爱的嘛,还带着婴儿肥的的脸和那双圆圆的眼睛看起来真像波斯猫,趁着对方消化,男人一边感叹着一边恶作剧般掐上了小孩的脸颊。

“当然。”

狐狸眼的男人轻描淡写的略过这个话题,两个小孩也没那么害怕了,小步蹭了上来看着男孩被掐起的脸,像是被捏起的大福。

【五条悟】愣了一下,些许的惊讶闪过,更多的是不适,伸手将男人的手打了下来,奶白色的面颊上多了道红痕,不屑的回应。

“我可不是他。”

“悟是因为袯除咒灵过来的吗?”

被打了一下的夏油杰也没生气,笑眯眯的摸了摸有些气愤的自家孩子的头,询问道。

男孩眼里闪过明显的不满。

“那种垃圾可伤害不了我,是我自己过来的。”

【五条悟】身上穿着的和服和脚上的木屐看起来的确不利于战斗,夏油杰点了点头,装作没感受到对方身上复杂的气息。

一副哄小孩的样子,男孩施舍般瞥了他一眼,一瞬就消失在眼前了。

“诶呀呀,生气了啊。”

逗弄过了头,有着丰富对悟经验的男人面上露出些无奈的笑,转头对美美子和菜菜子温声道。

“回家吧。”

“嗯!回家。”

“嗯....”

菜菜子扯出一个大大的笑,美美子抱紧的娃娃,小声回道。

有夏油大人在的地方就是家。

——————————

【五条悟】面色不愉的站在树梢,看着天空和附近蓊蓊郁郁的树木,准确来说,森川现在不太愉快。

在文豪的世界里,原著线上的行为是根据他在‘书’上写着的三个向量所延伸而行动的,甜点、混乱、中立,笼统的来说就是个人主义者,他的行为也会受其限制,由于自己在‘书’上写的仅有寥寥几句,所以很多东西都需要书写,更多的是填补与丰富,可以说那时候是吾即乱步,乱步即吾。

而beast时,就是纯打工,他和乱步都被世界阴了一波,于是乱步就直接撂挑子不干了,一边撒娇一边缩了回去,享受着难得的平静,而他抱着慈父心理默默加班合理逻辑。

而现在,就是五条悟这个家伙自己把他拉了过来,让他被迫007,自己还在一旁哔哔赖赖。

这怎么慈的起来啊!

他当时为什么要设定这样的性格啊,看了公式书脑子一热乱嗨真的不行,还把设定都写全了。

不要以为你是个貌美正太我就会原谅你。

虽然当时迷上5t5也是因为颜。

【我们现在算是偷渡过来的,力量过多会引起注意。】

【那就把这个世界毁掉好了。】

【反正有很多的平行世界。】

【.....】

【你想知道什么你早晚会知道的,现在先让我享受一会成年人安静的独处时间。】

森川疲惫的对着白发小孩说道,不打算多做劝说,既遂单方面挂掉联络。

白发的小孩脚下轻轻用力,就像一只白鹤一样飞了起来,和服衣袖宽大,被风灌满时有种被牵扯感,在空中时像极了鸟类的翅膀。

眨眼间消失在灰蓝色天空的白鸟没留下一根羽毛。

转眼间到了小吃街上的【五条悟】点了份超大可丽饼,里面包含了燕麦,麦片,饼干,水果冻干和三个冰淇淋球。

“要多点巧克力酱。”

白发正太眨着眼睛说道,那张百分百可爱的脸瞬间击中老板的心脏,不善言辞的老板默默加大了配料,最后可丽饼到他手上时,男孩两只手甚至只能险险握住。

【五条悟】一边盘算着,一边将这片地方内的咒灵杀了个七七八八,有了足够甜食的他看起来心情好极了,低阶咒灵爆出的血花没染上他一点衣摆。

甚至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跟了上来,也仅仅是被他瞪了一眼,而不是断几根骨头。

“......?!”

感受到较大的情绪波动,白发正太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将最后一口带着满满巧克力酱的饼皮塞进嘴里。

准时准点19点下班,在下班途中看到有不明变态跟踪小孩,一边拿着手机准备报警,一边打算看情况不对直接冲过去的七海建人堪称迷惑的看着那个人在小孩转头后直接呆立在原地甚至浑身颤抖的坐在地上后退。

余光瞥到一抹蓝的七海犹疑不定的看向小孩的背影,白发加上那抹蓝色,怎么想怎么眼熟。

甚至想到对方会不会是某个不靠谱前辈419之下的产物,成年人看着小孩转头后的那双六眼。

有责任心的大人内心沉重,估算出对方年纪大小的男人默默打算推翻了先前的猜测,他再怎么不靠谱也不可能十几岁就.......

不会吧?

犹豫不决的七海看着走到他面前的小孩。

“咒术师?”

对方声音中还带着些未退的奶音,那双琉璃蓝的眸子望向金发男人。

“..嗯。”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身着西装的男人沉默的应了一声,手上不动声色的将拍到的照片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