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艾尔7

艾尔7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狂信徒知道维拉斯背叛,肯定会派人来报复。”安迪侦探犹豫一会儿后,不确定道:“他们派了雷莉安娜修女?”

这回轮到艾尔神父吃惊了,他刚才讲故事时,可没怎么提到雷莉安娜。

这个侦探看来也不是完全的推理废。

“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我断案全靠直觉,一般都没什么错。”

艾尔:……抱歉,告辞,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想。

神父揉了揉太阳穴,手里的怀表无论捂多久,都是那种冰冷如雪的手感,连带着他的指尖都冷起来,按在穴位上反倒是舒服一些。

“雷莉安娜……确实,混沌教□□了她来,还不知怎么瞒过了教廷,连‘指南针’都没发现她的异常,但她并不是导致祭坛重启、老维拉斯尸体被盗、还有……卡梅尔死亡的凶手。”

是的,维拉斯家族子代的长女,非主流叛逆少女梅格的母亲,那个总是端庄正经的卡梅尔死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而那天晚上,却没有人听到一声响动。

甚至第二天,当她的尸体被发现时,她的死反而不算最大的事情了。因为那天晚上,半夜敲门的神父和被敲门的杰森少爷,还有不知为何起床的伦德尔警官,都看到了死尸在跳舞,庄园外围起了浓重的雾气,谁都无法离开了。

说起来,死尸跳舞还是伦德尔警官先看见的。

神父正和杰森少爷说着话,就敏锐察觉到有人观察自己的眼神,顺着感知找去,就看到走廊阴影处看自己两人的警官先生。

艾尔差点被当场气笑了,这位警官倒是尽心尽责,他怀疑自己和杰森,就悄无声息地跟着,而且业务能力也不错,至少自己要是没有神秘学的力量,肯定发现不了伦德尔。

发现自己暴露,伦德尔甚至没有半分慌乱,反而向前一步,想要说点什么。

走廊的尽头是一面窗户,此时,艾尔神父和杰森少爷背对着窗,伦德尔警官正对着,透过他们的肩膀,可以看到外面雾霭沉沉的景色。

然后,向来淡漠到不似人类的警官变了脸色。

讲道理,正常人看了说不定当场掉san疯掉,轻点的也是像杰森少爷这样怀疑人生、惊疑不定。而伦德尔警官只是露出略略惊讶不解的神色,丝毫不带害怕,反倒是走上去几步,贴近了想细看。

艾尔本能扭头,下一刻就把旁边的杰森眼睛捂住,往肩膀上按了按。

“神,神父?”

“别看。”不就是死尸开派对,上演丧尸围城吗?问题不大……个屁啊!

祭坛彻底被开启了!现在这栋房子就是个会吃人的怪物。

杰森少爷在神父的肩膀上微微颤抖,他抬眼便是漆黑的圣职人员服饰,还有对方圣洁无暇的侧脸。神父身上带着似有若无的乳香没药的味道,基督教其实也用香,金属香炉在圣职人员手中摇摆,升起淡淡的神秘气息,不同于东方焚香,却同样让人内心宁静。

突然间,外面到底发生什么,杰森完全不好奇和害怕了。

因为有艾尔神父在这里,他的心灵变能回到安静的港湾。

狗神父当然不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又迷惑了个无知少男,但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栽在他天使颜值下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真要一个个负责任,他什么都不要做了。

他只是轻轻揉了揉杰森的头发,跟着伦德尔沉默地看着窗外群魔乱舞——

清冷诡异的月色下,在森林中有无数苍白的人影,他们摇摇晃晃,四肢扭曲,却围绕着祭坛所在,跳起了不属于生者的舞蹈。他们关节扭曲的模样,浮肿腐烂的皮肤,带着可怖微笑的脸,还有扭动无声的韵律感……都让人从脊背上攀附起一阵凉意。

伦德尔警官倒是还沉得住气,他虽然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但只是呼吸重了重,眼神却分外清明,从腰间拿出了配.枪,慢慢走到神父和杰森面前,没有犹豫地挡在了窗前,警惕地凝视着那群活尸。

“外面应该也有人,庄园的保安之类的。”伦德尔警官沉声道,“所以,我必须出去,你们把房间里所有人都喊起来,不要乱跑,都集中到大厅去,让贾拉德保护你们。”

这还要出去,实在是……太敬业了一些。

艾尔神父安抚般拍拍杰森的背脊,轻声道:“按照警官说的做,彼此不要让任何人离开视线。”接着又看向伦德尔,“我和你一起,毕竟面对这种事情,神职人员或许还是专业的。”

他轻轻微笑起来,圣洁如天使的脸庞让人生不起任何怀疑的心思。

但伦德尔只是凝视着他,过了好几秒,才点了点头:“要小心,出事了听我的吩咐。”

这可真说不定,请听从经验丰富的老调查员指导,好嘛?

杰森虽然不舍神父,但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他立刻喊起了女友,并一间间房门敲过去,唤醒自己沉睡的家人和无辜仆从们。

伦德尔和艾尔走出了别墅,往活尸最多的祭坛走去。

已经等不来教廷的援兵了,艾尔内心叹息着,他能感受到周围弥漫起的大雾不是简单的自然现象,更像是某种魔法屏障,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维拉斯这家人真是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他之所以愿意和警官一起出去查看,不是因为莽撞,能活到现在的老调查员怎么可能还会冲动?只不过,祭坛怪物已经醒来,维拉斯庄园就是它的地盘,跑不出去的话,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还不如去最“热闹”的地方收集一点线索。

“伦德尔警官。”在走向危险深渊的路上,神父突然开口问道,那个圣咏般的嗓音在寂静夜里清晰分明,“你晚餐时吃的药物,是治疗头疼的处.方.药?”

淡漠的警察点了点头。

艾尔将怀表拿在了手里,沉默片刻道:“我其实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但如果你能活下去,警官先生,这药还是别再吃了,会上瘾的,我给你找个医生。”

伦德尔的头疼很可能是心因性的,用这种药物,只会加剧身心的损耗。而神父介绍的医生,肯定不是科学侧的那种专家,而是神秘侧的巫医,在对待心灵方面的疾病,他们反而更有经验。

伦德尔警官沉默片刻,最终点头收下了这份好意,但前提是,他们能活着离开。

当他们抵达小森林外围的时候,已经能看到那一具具恶心腐烂的活尸了,其中甚至不乏孩童的尸体。

祭品,维拉斯家族曾经献给混沌之神的。

他们应该就是在这个庄园举行了一次次的祭祀,将无辜的孩童杀死,献给邪神换取力量,再将这些牺牲者的尸体埋在祭坛之下,祭品的灵魂被混沌吞噬,而血肉用来供养祭坛怪物。

果然是混沌教团的疯狗行径,最令人不齿的狂信徒。

他沉着脸打开怀表外壳,上面依旧指向着混沌神的图腾,但力量已经慢慢攀升到八了。这说明附近有极为强大的邪恶力量,超过了一般的信徒。

也是,祭坛被打开了。

而旁边的伦德尔警官依旧坚强地没有掉san,握.枪的手也稳得不得了。

他举起手,对准了一只向他们走来的活尸。

但下一刻,他的手被沉静如水的神父按住,不用力,只是轻轻地放在他手臂上,露出一个凝重的苦笑来,此时艾尔终于褪去了壁画般的圣洁,露出了人类该有的表情。

“你先离开,这里活尸的数量太多了,惊动一个,就会惊动最可怕的那个。”他察觉到祭坛怪物并没有彻底苏醒,否则“指南针”上的能量显示,不会到了祭坛中心都只显示八级。

那种程度的怪物,怎么都是十级以上。

所以,他们还有机会,强行暂停怪物的苏醒。

艾尔叹了口气,看向仍旧不肯放弃“普通民众”独自逃离的警探,伸手扭开了神父袍上的第一个扣子,戏谑地笑道:“不肯走?怎么,你是想看完我脱衣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