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艾尔9

艾尔9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在还没推门的时候,门口的几个男人就都猜到情况不会太好。

那股浓烈的血腥味,只要不是鼻子失灵患者,就都能感觉到充斥着鼻腔,仿若在血海中游泳的腥臭味,令人作呕和心惊胆战。

亚当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倒是几个保镖吓得战战兢兢,要不是雇主本身也是神秘侧的狂信徒,得罪了维拉斯恐怕结局不会太好,庄园又出不去,他们早就拔腿就跑。

看着扶住神父且面无表情的伦德尔警官,亚当沉静地转头,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将钥匙塞入。他的动作安静且缓慢,随着金属门把手慢慢转动,“哒”一声,门锁弹开,人们的心揪到了顶峰。

没有任何动静,房间里是一片漆黑,窗帘都拉得好好的,血腥味更重,仿佛在里面发酵了整整一夜,随着门推开的波动,那流动的空气中,是实质般的恶意。

亚当的手摸到了开关的位置,却在下一刻停下,指尖离按钮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老板?”一个保镖壮着胆子问道。

艾尔神父拿起了金属怀表,指向开关的位置,仍旧是混沌之神的符号,但能量等级却陡然增高了一个数字——

这个开关被人做了手脚!

亚当凝重地收回手,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支手指长短粗细的棒状物体,接着在尖端亮起了温柔的光晕,虽然只有豆子那么一点大,却奇迹般地照亮整个房间,似乎都没有阴影所在,连众人和桌椅的影子都消失不见了。

而众人看向亚当手中,赫然真的就是一截焦黑干枯的人类手指!

艾尔神父见状讶然道:“盗.墓.者之手?”

亚当简单地点头,并没有解释太多,反倒是艾尔神父为了安抚众人,不得不开口说道:“不必惊慌,这只是一种魔法物品,作用并不算太大,相关魔法原理也不复杂,但却很难得。”

放.屁!

盗.墓.者之手的制作原理,是把一个从事盗.墓至少十年的人,把特殊魔法符文生生刻在全部皮肤上,接着把他埋进有200年以上历史的坟墓和棺材中,年代越久,死亡气息越重越好。

随后把土壤盖回去,活埋祭品。而因为魔法符文的力量,对方并不是立刻窒息而死。坟墓中的死亡气息会通过皮肤导入身体,在狭小窒息的棺材中,活生生看着自己干尸化,这个过程长达几年不等。

最后,制作者重新挖出干尸,用特殊魔法火焰焚烧,留下来的就是这一截手指。

要说作用,这个玩意儿也就只能照个亮。但会有三个特殊之处——首先,能够在任何场合下点亮,包括在水里,它不许氧气和燃料;其次,点燃后能够照亮一个密闭的空间,无论那个空间有多大;最后,被照亮的空间里不会出现任何阴影,包括任何生物和物品的影子。

但这种东西,艾尔能和普通人说吗?

那几个保镖看起来san值都快清零了,他不想直接刺激对方疯掉……维拉斯也不愧曾是混沌神的信徒。

干尸断指的光芒照亮了卡梅尔的房间,也露出了她惨死的尸体,伦德尔在和神父确定过房间里别的东西没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把后者扶到沙发上休息,自己则戴上手套靠近尸体。

亚当伸手拦住了,伦德尔警官抬头,用淡漠的眼眸和他对望。

“尸体上有魔法力量的残留,而且也不用看了,我知道她怎么死的,那个法术我也会,算是混沌教团的招牌了。”

“你是说让死者自己把自己的喉咙撕开,把气管拉出来,再用非人的力量把脖子拧断是你们教团的招牌?”伦德尔平静地用水笔遥指了指尸体,“还有,最后再放些动物……应该是啮齿类动物把尸体咬成这样?”

“老鼠咬的时候,卡梅尔应该还是活着的。”亚当沉声指出,“墙中之鼠,恐怕这个别墅也不安全了,这个别墅有地下室祭坛,除了埋在花园祭坛的尸骨外,我们大部分祭品最后都丢在那里,喂养墙鼠。而地下祭坛有通风管联结房子的每一处地方。”

他顿了顿,又说道:“当年先祖把墙壁做得那么厚,也是方便墙鼠行动。我们决定脱离教团时,就用法术安抚过它们,现在看来,那个法术彻底失效了。”

“你对妹妹的死亡并不伤心。”伦德尔说道,不带什么指责,只是陈述事实。

亚当冷冷地笑起来:“也许我们要不了多久,就能和卡梅尔一个结局,甚至更凄惨。”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混沌教团的做事风格。

伦德尔点了点头,又问道:“雷莉安娜杀的?”

这次亚当沉默了,而依旧处于虚弱状态的神父却整个人僵住了。

不,不对!

不是雷莉安娜,绝对不是她杀了卡梅尔·维拉斯!

第一,昨晚卡梅尔死亡时,祭坛被人启动,雷莉安娜很难同时做到两件事。

第二,就算昨晚雷莉安娜是先开启祭坛,再杀了卡梅尔,这也是不合逻辑的。为什么偏偏是卡梅尔?雷莉安娜的计划应该是杀了维拉斯家族所有人,不,是在这里的所有人一个活口不留。

这也是雷莉安娜启动祭坛的原因,启动花园祭坛后,就等于启动了那只怪物,这样更方便一网打尽。一个个要杀到什么时候?

就算雷莉安娜是一个疯子,毫无理智,就喜欢一个个虐杀,为什么从卡梅尔先下手?选择亚当和杰森不是更好?卡梅尔到底有什么值得必须第一个杀死?

所以,启动祭坛的是雷莉安娜,但杀死卡梅尔必然是另一个人所为,而对方下手,多半是和卡梅尔的私人恩怨。

去掉所有选项,剩下的那个即便再不敢相信,也是真相了,这也是亚当沉默的原因。

他知道了谁是凶手。

“我们家族中大部分人都死有余辜。”亚当转向了艾尔神父,深深叹息了一声,“可杰森和他母亲是无辜的,我们早亡的妹妹海伦娜是无辜的。”

“海伦娜16岁就死了,因为接受不了家族祭祀,也是这件事让父亲下定决心脱离教团,他将希望寄托在孙辈身上。”

“杰森离家出走,爱德华去欧洲学习他喜欢的艺术,梅格搞她喜欢的环保,我们不让他们接触家族的事情,这样哪怕我们全都死在了这件事上,他们起码还有希望。”

“但我们大概忘记了一件事。”亚当自嘲般地笑了起来,“我们忘了,当父母都投身在邪.教中时,孩子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艾尔神父沉默片刻,问道:“我昨晚听到杰森安慰梅格,让她自己做决定,而在这之前,她和卡梅尔吵得很厉害。”

亚当点了点头:“米勒议员想做总统,他是保守党,他的女儿不能是个每天只会惹事的环保人士,而卡梅尔认为,嫁给合适的人能让女儿收心,且有助于竞选。”

……

“她恨自己的父母,她更不愿意自己的人生被人摆布。”艾尔神父顿时了然,看着卡梅尔惨不忍睹的尸体,虚弱而缓慢地说道:“她母亲认为,那不过是个二十岁且没任何社会经验的小姑娘,可以像从前那样任凭摆布。”

“但她忘了,梅格是维拉斯家族的一员,也是混沌之神的信徒。”

“她可以越过你们,向混沌之神祈求力量,祈求杀死自己父母,杀死自己全家的力量。”

“而你们为了保护她,刻意不让她了解太多和祭祀有关的事情,反而让梅格不清楚混沌之神的真面目,不知道祂是什么样残忍的神灵。”

而毫无疑问,不说维拉斯本身就打算背叛,奈亚拉托提普对这种破事绝对乐在其中。作为一个愉悦犯,哪怕梅格提供的祭品不算多,祈求仪式不太规范,祂都不会吝啬赐予。

从老詹姆士打算背叛的那一刻起,维拉斯就是奈亚掌中之物,在祂的注视下,被玩了个彻底。

就在这种被命运戏弄的沉默中,楼下大厅的骚动响起,几个没听懂刚才对话,略带迷茫的保镖都是一惊,看向了自己的雇主。

艾尔神父无力地倚靠沙发,拿出了自己的怀表,揉着太阳穴说道:“你能同时对付梅格和雷莉安娜吗?”

亚当诚实地摇头:“如果安东尼在这里,或许我们兄弟还有一搏之力。教团只派出雷莉安娜一个处刑人,就说明了她的实力,况且梅格到底从混沌神那里得到多少力量,我并不清楚。”

“另外,楼下和梅格、雷莉安娜有交流过的人,恐怕都会异变,哦,还要考虑墙鼠。”

伦德尔的表情变了,贾拉德!他的新人同事贾拉德,当时就是一对一问询了修女,而他当时在给艾尔神父录口供。

“我看出来了,你这是想逼死我。”艾尔神父挑眉,露出苍白的嘲讽笑容,“行,雷莉安娜交给我。但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能只让杰森一个人逃命,伦德尔警官、那些普通仆人和保安,你必须尽可能保障他们的安全,否则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后悔。”

亚当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这个口头约定。

伦德尔警官看向神父,后者冰凉的手像死尸,连站都站不起来,他很难想象神父还能继续参加战斗,并且独自面对可怕强大的处刑人。

他们在下楼的时候,神父将手上的古董怀表偷偷塞给了警官,对着后者疑惑的眼神,圣子般的脸上露出笑意:“我不相信亚当·维拉斯,这个道具能帮你做出判断。你是个好警察,所以我相信你会把无辜者都救出去的。”

“杀死雷莉安娜后,庄园的结界就能破掉了,拿着怀表指路,对,它其实叫做‘指南针’,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不要来找我……如果我死了,把它交给教廷。”

从出生以来,就没多少情绪波动的警官看着神父踉跄的身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并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但他知道,如果情况到了万分危急时,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因为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