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伦德尔2

伦德尔2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伦德尔没有费力给他取名字,小孩也不愿自己取名字,他总说自己会记起来的。反正这间公寓只有他们两个人,朝夕相处下,只要喊“你”,就知道是在对谁说话。

年轻人显然娇生惯养,即便他看会了,也从不主动去做家务,哪怕伦德尔的烹饪水平能难吃到令人表情漂移,他宁可挨这个苦,也不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如果伦德尔执意要求的话,这小孩会瞪视他几秒,最终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挫败地按照吩咐做事。弱肉强食,仿佛在遵照什么黑暗丛林法则一样。

伦德尔只让他洗过一次碗,就彻底放弃了教他做家务的想法。

没这个必要,去惹得小孩每次心情沮丧抑郁,哄半天也不见个笑脸。他终归要死的,小孩能在他死前想起来最好,想不起来也没办法。

他不是神灵,管不了任何事情。

今天小孩又发了脾气,因为他着凉感冒了。

说实话,伦德尔看不出生病有什么好气恼的,但病人一般脾气大,他也是知道的。把年轻人塞进被窝,给他喂了药和热水,小孩大半个身体都裹进被褥里,只露出一张脸,深黑的眼眸像是能**。

“所以你在气什么?”伦德尔无奈问道。

年轻人抿唇,像是和在自己置气一样。

今天伦德尔做得是速冻披萨,烹饪方法如下——拿出打着促销的速冻披萨,放进微波炉,在叮声后取出食用。

小孩生病本不该吃这种油腻食物,但他却偏要过来抢一块吃,依旧是那副写满嘲讽的表情,最后吃披萨芝士时把自己烫到了。

伦德尔就很佩服这小孩在再艰难的处境下,都能做出一副国王似的理所当然的样子来。

不,说是国王还差了点,大概像几千年前奴隶社会的法老或者**。伦德尔想到了冰与火之歌的乔大帝,又觉得这小孩起码比乔佛里聪明。

年轻人抿着嘴唇,似乎无法置信这该死的口腔黏膜会如此脆弱!这算什么?风一吹就会化了的垃圾玩意儿?

“你得张嘴。”伦德尔无奈叹气,凑到对方面前,就着灯光仔细检查被烫伤的情况,果然看到口腔内壁红了一块,有半透明的粘膜脱落,一碰就微微颤栗,“没有大事,披萨我帮你切小了,你慢点吃,喝点茶。”

口腔不适合上药,而且愈合也快,就是愈合期间吃东西受罪,这小孩看起来娇气得要命,鬼知道是从哪个皇室里偷跑出来的天命之子?伦德尔暗自翻了个白眼,这是《罗马假日》的另类剧情吗?

年轻人总是闲不下来,他满脸写满了无聊,伦德尔只能陪他打游戏,或者找一些电影出来看。这小孩确实有暴力倾向,而且性情扭曲,他能花上几天几夜建一个模拟城市出来,前一秒对里面的市民热心呵护,后一秒就摧毁了整座城,看着屏幕上的小人到处逃跑呐喊,而露出一两秒的愉悦表情。

接着,他顺手摧毁伦德尔建的那座模拟城市。

伦德尔:……草,他花了两个月建的,这个混蛋小子!

“你是变态吗?”

“变态是什么?”

伦德尔对上那双能把人吸进去的黑眼睛,他看得出小孩是真心在问他这个问题。但年轻人脸上恶意的笑此刻还没有消下去呢。

前任警官揉了揉太阳穴,好的,他知道这家伙果然有问题,但又有什么关系呢?还是那句话,他反正快要**,死后这个世界怎么样,他也管不了了。

“变态就是……算了,你也没做错什么。”

“你喜欢毁灭和痛苦,这让你快乐?”伦德尔询问身边漂亮的年轻人,后者没有思考,便点了点头,他根本没必要掩饰什么。

“所以这就是变态?”

“……对,对大部分人来说,确实如此。”

“那这栋楼,不,这条街,这个地方大部分人都是变态。”年轻人令人厌恶地讥讽道:“至少楼上的爱莎小姐,她听到自己闺蜜丈夫出轨的时候,她很高兴,尤其那个小三还是她自己。”

“那是因为嫉妒。”

“面包店的亨利,在看到流浪汉吃他扔掉垃圾桶的面包时,吃到了他故意放进去的钉子而流血时,他也很快乐。”

“呃,那是因为他讨厌这些总是挡住他生意的流浪汉。”

“所以,人总是有那么多借口吗?”年轻人愠怒地扔掉了手上的游戏手柄,瞪着伦德尔说道:“你不想让艾德森一家痛苦吗?”哦,艾德森,那个害伦德尔被开除的少女一家。

伦德尔心累地捂住脸,闷声道:“不,没必要,我的人生早就被我自己毁了,有没有那个诬告都 是一样的,何况他们确实比我更缺钱。另外,别随便查我的卷宗。”

“说的你能够命令我一样。”年轻人怒道,“你还是早点**算了。”

“别着急。”伦德尔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昨天医生说,照这个病情的发展趋势,下个月你就能完成心愿了。”

那个孩子本该高兴的,毕竟他喜欢毁灭与痛苦。然而,伦德尔却只看到对方怒意更盛,大概意识到瞪视不能造成任何伤害,而他就算砸了游戏机也是给自己添堵后,年轻人转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狠狠地砸上。

伦德尔笑了起来,他说什么来着,一只张呲牙的小狮子,但至少目前没有咬伤人的力量。

年轻人和伦德尔冷战了两天,直到一天晚上,伦德尔倒在浴缸边吐血,站都站不起来时,这小孩才抱臂站在门口看,也不上来帮忙,也不说话。

“你是打算看我被自己的血呛死?”伦德尔自己缓了过来,慢慢转头看向对方,“还是说,你在欣赏我的痛苦?”

“你并不痛苦。”年轻人平静道,“相反,你在高兴,因为你快解脱了。”

“你不希望这样?”

“死是最简单的事情,而我也不希望你解脱。”

果然是个小变态。

但年轻人总算是走了过来,这有点尴尬,因为伦德尔没有穿衣服,他原本是打算洗澡的。虽说身体都是伤疤也不好看,但这小孩却正盯着看。

“咳。”伦德尔轻咳了一下,更多血污从嘴角滑落。

但年轻人并不怎么在意,反而被他浑身是血的样子刺激了,他的手沾染着伦德尔胸口的鲜血,划过他伤痕累累的身体,然后爆发力量,将他撞倒在了浴缸边缘。

伦德尔:草,他的老腰,这浴缸多膈人,这小混蛋就不知道吗?

“你能流更多的血吗?”年轻人饶有兴致地问道,这愉悦又带着恶意扭曲的表情,倒有些像他毁灭模拟城市时的样子了,他伸手抓住了洗手台上的剃须刀。

伦德尔并不紧张,刚才吐血发病时的眩晕还没有完全过去,何况他早就意识到有这天了,死在一个变态手里没什么,还是那句话,他就能早点解脱了。

年轻人将锋利的刀口抵住伦德尔的脖子,不,他并不是想杀他,要杀死一个人太简单了,他也不可能让对方借着死亡离开,他只是想……当毁灭欲混着复杂情绪而来时,他难得有些困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不记得了,年轻人懊恼极了,他竟然都不记得应该做什么。

即便失去一切,他已经本能享受着人类的痛苦,然而,伦德尔这事情半点趣味也没有,他竟然找不到乐子,却又不想离开。

可是为什么呢,他到底忘了什么呢?

刀口划下一道血痕,血珠渗了出来,紧接着,伦德尔被对方按入了浴缸的热水中。

第一反应是挣扎,就像任何一个意外溺水的人,但年轻人此刻的力气出奇得大,以至于他攥住浴缸边缘的双手发白了,都无法逃脱水呛住气管的窒息。

杀死他,年轻人高傲不屑地观察生命在手中流逝,却依旧带着迷惑。

而伦德尔在眼前发黑的窒息中,竟也慢慢迷惑起来,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进入了某种幻觉,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这宇宙的混乱无序,毫无道理的噩运,永无止境的痛苦……

下一刻,年轻人将他从溺水中捞了出来,亲了亲他的耳朵。

“我不想让你解脱。”那个恶魔在他耳边说道。

然后,他们转移到了客厅。

再然后,他们突破了正常的关系,有了负距离的接触。

从那以后,他们彼此都亲昵了不少,但这孩子就是有本事,把日常的亲近都搞得像**未遂一样。看在随便什么的份上,他身上就再没有一块好肉,而这个变态竟然还抱怨,他始终无法尽兴?!

要不你直接杀死我算了。

但没有什么能阻止死亡逼近。

医生告知病情进一步恶化,他可以给自己准备棺材和遗嘱的,而伦德尔只是撇了撇嘴,想着今晚给那个小祖宗准备什么作晚餐。

事实证明,任何事情在发生时,起初都是平淡无澜的。

那天,他回家就看到年轻人正盯着游戏机看,仿佛在思考什么千古未解的宇宙之谜,至少这变态看起来确实很困惑苦恼。

“你在想什么?”

“在想我失忆时都发了什么疯。”

“你不是每天都在……”等等,伦德尔猛地扭头,“你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