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8. 艾尔2

8. 艾尔2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杰森差点当场在葬礼上尖叫出声,但他的本能制止住这种行为,他预感到如果真的打算了葬礼仪式,恐怕会有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而他更不能让人知道他之前的幻觉。

这让他心情低落到新的境界,即便艾玛的热情抚慰都无法让他兴奋起来。他只想等律师快点宣布遗嘱,拿走属于母亲的遗物。

葬礼之后,不远处的爱德华还在没心没肺地和人聊天,脸上没有半点阴霾。有时候,杰森真的羡慕对方是个“没脑子”,至少不用发愁和害怕。

他后怕般地环视四周,发现那个诡异的修女没有在现场后,才松了口气,从侍者盘子里拿了一杯不含酒精的苏打水饮料。

他看到了正独自低头品尝鲑鱼点心的神父,后者抬起头的时候,杰森这才意识到对方俊美的容貌——之前他只顾着沉浸在修女和幻觉带来的恐惧中了。

但这位神父的美貌却不带着任何蛊惑妖媚,反倒是充满了宗教意味的圣洁,就犹如从教堂壁画中走出来的大天使。

“艾尔神父。”杰森记得爱德华提过对方的名字。

神父点点头,开口说话,声音温和平静,像是大教堂的主教在布道。在之后的交谈中,杰森发现前者的拉丁文和教义基础非常扎实,他不像是一个小镇的普通神父,倒应该在教宗圣座下行走。

和艾尔神父的交谈,让杰森莫名安心下来,他的声音带着轻柔的安抚,让人想在安宁祥和之中美美睡上一觉。

“我确实在教宗圣座下待过一段时间,梵蒂冈,大概进修了三四年……”艾尔神父像是想拿出什么东西放在嘴边,最后及时变为推了推眼镜,随口问道:“我听詹姆士说过你,没想到你会回来。”

杰森撇了撇嘴,没法对这样一位神父说出怨毒诅咒家族的话。

最后,他低声道:“他毕竟是我祖父。”

艾尔神父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和爱德华说笑的美貌女子,又说道:“你不该带她来的。”

“能气死他们,为什么不带?再说,我和艾玛确实在谈恋爱,未必将来不会结婚。”杰森恶劣倔强地说道,“艾玛对有两百年历史的庄园也很感兴趣。”

艾尔神父低头推了推眼镜,没有再说什么。他的侧脸在淡淡的阳光下,像是打上了一层金粉,矜持、干净而充满宗教感。

杰森几乎是无法抑制地,满怀好感地邀请对方参观老宅。

“我小时候常居住在这里。”当维拉斯家族长孙带着神父顺着螺旋悠长的原木楼梯,走过一幅幅死人遗照般的先祖诡异画像,来到巨大的书房门口时,年轻人充满怀念地说道。

维拉斯老宅比正常建筑的结构都要大上一些,说是仿照欧洲古堡,但如此一来,便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潮湿阴冷和粗苯感,艾尔神父抚摸着三十多公分的墙壁,这还不是主体承重墙,入手冰冷,即便覆盖着一层柔软的古典花纹墙纸。

神父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花鸟墙纸上轻轻地叩击——笃、笃笃。

杰森有一瞬间的眩晕,他仿佛看到眼前一闪而过某个阴暗的画面,他掩饰般继续介绍道:“祖父那时候总是很忙,父母又不在身边,我不喜欢让仆从跟着,没意思,你知道的。”

“和别的孩子不同,我不喜欢花园、灌木、小树林,我更喜欢在书房里。”他带着神父走进了占据三层楼的书房。

对,上下楼层打通,内部直接镂空了一百平米面积的书房。左右各有两个一人宽的木质楼梯,每一层绕着墙壁放置了二十个五层实木书架,三楼顶端垂着代表宇宙星系的捷克水晶吊灯,每两个书架之间也安装了一盏铁质煤气灯,二楼西面的墙壁换做了落地玻璃,可以站在那里眺望维拉斯庄园的树林湖泊。

说这里是大英图书馆的分区都有人信,在没有计算机帮助的情况下,杰森觉得不可能有人能记得清这里到底放了多少书,都是什么书。

任何客人见到维拉斯家族的书房,无论多少次,都会惊叹震撼,杰森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心情,下意识地看向艾尔神父——然而,神父并没有什么表情,他的注意力甚至不在书籍或装潢上,他的手指依旧抚摸着墙壁。

“墙壁里要通水管、电线和煤气,因为那时候建筑技术问题,会显得比较厚,不过是中空的。”杰森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你有听过墙壁里发出的声音吗?”艾尔神父突然问道。

杰森第一次面对对方的俊容,心中闪过的是一丝恼怒,而非敬爱欢喜。

“不。”他立刻说道,“墙壁里怎么会有声音,你在想什么,我以为起码神职人员会……”

“我是问老鼠。”艾尔神父平静的一句话,就让年轻人说不出任何话来,他张了张嘴,好半天才震惊地摇头道:“奇怪,维拉斯庄园从没有鼠患,我们连老鼠药和夹子都没买过,我在花园树林间也未见过,不,我从来没见过一只!”

像这么大一座庄园,没有老鼠,反而是极为奇怪的事情,毕竟这种阴暗又食物丰富的角角落落,就该是啮齿动物的天堂。

有些事情一旦细想,就会带来恐惧感,杰森克制不住再深入想一些,却听到神父仍旧温静的声音,他笑着安慰道:“也许它们生活在墙里,你只是没机会看到,而你祖父也不热衷于消灭它们。”

“行……”杰森有些犹豫,但还是听从那个温柔的声音,将这件事抛在脑后,他带着神父来到二楼落地玻璃前,欣赏树林如画、湖泊似镜的好风景。

“我小时候常拿着书,在玻璃窗前放着一个坐垫,躺在上面晒太阳看风景。”年轻人露出一个莞尔美好的笑容。

他伸手指向那片樱桃木,刚想说什么,表情却极为惊恐地凝固了。

观察杰森的表情转变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他之前还因为童年所剩无几的美好回忆而微笑满足,带着怀念的神情,但在短短几微秒之内,当嘴角还停在上扬的位置时,眼中却迸发出极度恐惧,瞳孔收缩,激素分泌而使大脑失去控制,以至于脸上残留的笑意僵硬在诡异弧度上。

微笑着的极度恐惧,让他本身也成为了这个场景中的恐怖之一。

而艾尔神父只是随着他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凝视着成片樱桃木树荫下隐藏的若干细长漆黑的扭曲身影,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古董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