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3. 安迪3

3. 安迪3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虽然古埃及文明以奔放纵情闻名好莱坞,但他显然不是其中一员,奔放直白,是曾经贵族的特权。

“如果不是……不管你是不是做这行的,我可能都会约你去吃饭、看电影。”安迪叹气,人生不易,社畜叹气,这年头能找到一个合眼缘的不容易,两辈子了,总不能一直孤独下去。

何况他自己也是替帮派做事的,有什么资格去挑剔对方做哪一行?

“你会遇到更好的。”白发男人含混地安慰了一句,人类是这么安慰彼此的吧?

“我能亲你吗?”安迪叹息道,从口袋里拿出厚厚的信封,“反正我说过这些钱都给你,我看得出,你不愿意。那就让我抱抱你,亲你一下吧。”

这要求简直卑微。

果然是被吓坏了。白发男人心想,不过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拒绝对方的要求,反而沉默片刻后,坐到了男人的身边。

“我叫安迪,安迪·威廉麦斯。”

男人低声说着,伸手握住了白发男人的手,他的动作有些小心翼翼,怕是会吓到某个柔弱的小动物似的。白发男人感觉到对方的忐忑,又在心中叹了口气。

最终,他们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似的,手拉手在床上坐了两分钟,尴尬在整个房间蔓延,白发男人意识到安迪骑虎难下,所以说,他之前连和人亲吻都没做过。

那是谁给他的勇气来约的?还是像只猫,耀武扬威地伸出爪子,却又没有和猛虎搏斗的能力,只能虚张声势,男人心想,不过已经多久了,他已经多久没和普通人安静坐在一起,而不是直接拔出武器厮杀。

白发男人转过头,安迪抬眼看着他,前者按住了后者的肩膀,主动探过身来。浅褐眼眸里写满了激动渴望,但下一刻,一股浓重的睡意袭来,他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倒在了真正的侦探肩头。

白发男人轻轻将手指按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微微闭眼,仿佛在阅览什么。

然后,他睁开银灰的眼眸,带着黑暗世界的冷漠,将受惊过度的人类放在床榻上,给他盖上被褥,自己出门去找那个死尸的麻烦去了。

走到门口时,白发男人顿了顿,折返回来,从信封上撕下一条纸,随手用血写下几个象形文字,放在安迪的床头,接着拿走了信封里所有的钱。

公平交易。

这些钱就当是雇佣他搞定死尸,做护身符的报酬,其实还算少了。

但怎么说呢?就像安迪说的,这年头要找个看顺眼的人,确实不容易,他很久没有来到人类世界了,也很久都没机会吸猫了。

当然,找死尸只是顺带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女神要的东西。

#

安迪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他的眼神迷茫了片刻,然后猛地意识到昨天发生了什么。死尸敲门,白发银眸的男人,还要春宵……草,他为什么会睡着?

等等,他昨天没有去拿东西,死尸为什么没有找上门来,他也并没有死去。难道不是即时性的?安迪突然很想拿一根烟抽抽,便伸手去摸索床头柜子。

果不其然,他那一封厚厚信封的钱都没了。昨晚脑子不清不楚的,纠缠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即便是一见钟情的对象也太过了,早上倒是醒了,但养老金全没了。

安迪叹了口气,继续摸索,除了烟盒之外,又摸下来一张纸条。上面干涸的深褐血迹,让侦探ptsd地颤了颤,但随即他认出那是几个象形文字。

他上辈子毕竟是个历史生,象形文字具体含义不清楚,但至少能分清是什么。他用手点了点最开头那个像拥抱太阳似的小人,稍微想了想,把纸条叠起来,放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他大概猜到自己为何没死了。

安迪苦笑一声,这笔养老金花得倒真心值,买了一条命回来。只是那个白发银眸的男人,他是不敢再奢望了。不管对方昨晚是怎么想的,为何非但放过他,还顺手帮了他。克系世界生存法则第一条:远离一切超自然现象和人。

真可惜,他确实很喜欢那个类型的人,两辈子都没有如此心动过,又或者只是吊桥效应?侦探寻思着,纤细的手指摸索出一根烟来。

突然,宾馆房间的门“嘎吱”一声开了,几缕阳光透过门缝照在安迪的眼睛上,一时间晃得什么也看不见,侦探伸手挡住了刺眼的光线,隐约感觉有一个穿着深衣服的人坐到床边。

好半天,他才挤出眼睛里的泪花,看清楚了来人,竟然是特么一个穿制服的神父!

你不觉得神父装和廉价汽车旅馆格格不入吗?老板是怎么让你进来的?

“神父。”安迪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你是迷路了吗?”

神父长着一张俊美神圣的脸,美则美矣,但安迪却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因为神父的美带着一股浓郁的宗教气息,不沾染世俗与欲念。

难道你能对着墙壁上的天使油画嗨起来吗?什么,你能?你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我为艾玛的事情而来。”神父的声音平静从容,“我叫艾尔·笛梵恩,另外一说,我并不是神父,穿这身衣服只是因为好办事情。”

草,所以你是个狗神棍。

很久之后,安迪确实意识到了笛梵恩确实兼容了“不要脸”和“神棍”两个属性,也的确和教廷有些关系,但此时此刻,他只因为“艾玛”这个名字而僵硬。

原因无他,艾玛,就是昨天来前门的那个死尸小妞。

“你特么为什么……”安迪直接从床上弹起来,假神父拍了拍沾到身上的尘土,平静陈述道:“我认识艾玛,她拿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说,那个小妞果然就是个到处偷东西的贼。结果偷到了棘手的玩意儿,安迪嗤笑了一声,克系世界的神秘物品,可比帮派大佬的货物更要命。

“你自己去找,我不想卷进这些该死的事情,你知道一个死人拍你家大门是件多惊悚的事情吗?看在你们上帝的份上!”安迪怒道。

假神父摊了摊手:“我理解,我见过更惊悚的。另外,我也不信上帝。”

草,你对得起那一身神棍装吗?对得起如此神圣高洁的外表吗?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艾玛有关系的?”侦探绝望地揉着太阳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