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4. 安迪4

4. 安迪4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安迪是个糟糕的侦探,这点从他混了好些年,也只能替帮派大佬找货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但凡他有福尔摩斯的半点本事,现在就该出没于联邦调查局和各大警署了。

但他不会调查,不代表作为专业调查员的艾尔·笛梵恩也找不到蛛丝马迹。

假神父反倒是真侦探。

“你昨晚找了老板,询问了艾玛的房间是几号,接着我又探听了你的身份。大保罗丢货这件事,好吧,尽管他竭力掩饰这件事,但道上总有不少小小鸟在传递消息。”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艾玛的房间找?”安迪感到一夜未曾进食的肠胃有种灼烧的饥饿,他又想去拿烟了。

神父大概看出点什么,从自己的神父袍里,拿出了一盒意大利卷烟,分了一根给他,另一根自己拿了点起来。

……这算是彻底不管神棍形象了?

神父用那张不染纤尘的神子脸吸着烟,就好像是《创世纪》的上帝给亚当递了个大.狙,有种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你怎么知道我没找过呢?”假神父把打火机抛给侦探。

安迪接过,入手是一股冰凉,沉甸甸的很有分量,仔细打量,银灰金属光泽上刻着漆黑的奇怪纹路,点起的火焰倒是普普通通。

侦探吸了一口,接着舒了口气,好烟啊。

“你说昨晚有死人找到你家。”神父的面容依旧圣光笼罩,让安迪抽了抽嘴角。

安迪躺回宾馆床上,抽着高级意大利卷烟,把从大保罗雇佣他找货物,到发现艾玛被砍得血流成河扔在芝加哥街头,再到半夜死尸拍门,委托他去绿袖子旅馆拿东西。

不过,他略去了白发男人的部分,一方面是因为丢人,另一方面也处于对假神父的不信任。毕竟在道上混了那么久,就算确定神父无恶意,他也不能掏心掏肺。

“原来如此。”假神父点了点头,“所以,这是某种契约,只有你能够把东西拿出来。其他人,无论用再多的秘术或探测,都无法发现。”

安迪侦探享受着高级卷烟,懒得搭理对方的自言自语。

“和我一起去艾玛那里一趟,把东西拿出来后,我会带走它。死尸应该也被清除了,鉴于你隐瞒掉的那部分原因,我不清楚是谁动的手,但总而言之,你很快就能摆脱这些事情。”

最后一句话倒挺动听,说实话,就算神父不问他要东西,事后他也得想方设法处理掉。

侦探点点头,把最后一丝烟叶抽完,抖落了手指上的烟灰,说道:“早点办完事,我得吃点东西,你的烟是好东西,就是不管饱。”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艾玛入住的房间,她付了好几天的租金,所以旅店老板也没有清理此处。这地方显然被人翻找过,安迪看向假神父,后者摇摇头。

“我来的时候就翻成这样了,换做我的话,业务水平不会如此低,我还以为是帮派的人。”

“不会是骷髅帮的人,我让他们都回去了。”安迪侦探很快否定了这个说法,他径直走到脏乱的床头,在床头的地方摸索了一会儿,接着就感觉手下有一种莫名的触感,他灵感一动,手指就往里抠进去。

他从里面掏出一个A5大小,五六厘米厚度的黑盒子,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的,整个盒身光滑水亮,连个缝隙都找不到,但从手感重量上来说,里面肯定装了东西。

“所以,你们要的就是这个?”安迪像烫手山芋般,把盒子转手递给了神父,笛梵恩拿过盒子,随意看了一眼,就用一块破旧的亚麻布把它裹了起来。

艾尔·笛梵恩确定他找到了教廷要的东西,也就是之前在维拉斯家族被偷走的“魔盒”。这是个棘手玩意儿,和那些动辄要人性命的魔法物品相比,魔盒充满了不确定性。

之前,魔盒在维拉斯家族的仓库老老实实待了十几年,什么屁事都没发生过。但自从庄园那件事发生后,魔盒便拥有蛊惑人们把它偷走,并导致拥有它超过三天的人异变并死亡的力量。

而关于魔盒的出处,教廷也讳莫如深,只再三叮嘱这是头等大事,甚至给了他一块耶稣裹尸布。啧啧,对梵蒂冈那群老家伙来说,这种堪称圣物的东西竟然给了他这种编外人员,只能说明魔盒太过重要,也太过危险了。

而房间里狂乱翻找的痕迹,更让笛梵恩确定,盯着这玩意儿的□□徒不止一群。

“这事结束了,你可以尽情想用自己的早餐,祝你好运,安迪·威廉麦斯先生。”假神父笛梵恩对着侦探点点头,后者的表情果然彻底松动下来。

挺好的,安迪心想,虽然开端令人头秃,但最终结果好歹不坏。他又可以过上平静攒养老金的生涯,虽然之前的存款全部清零,但只要人活着就还有希望。

再说,大保罗的货不也找到了?哦,对了,得给骷髅帮打个电话,通知他们东西在乔格鲁兄弟的仓库里。至于后续是谈判还是火并,就和他没半点关系了。

侦探拿起电话,拨通了骷髅帮老大的电话,等待着对方粗鲁暴躁的声音在另一头想起。大概十几秒后,电话被接通了——

“货物找到了,你猜怎么着,在乔格鲁那对兄弟那里。”

然而,对面没有人说话,没有呼吸声,但有黏腻摩擦的水渍声,映衬出某种死寂冰冷。

安迪没有傻到以为大保罗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声音,相反,刚走出房间步入阳光下的侦探,就像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来,背脊一下子全凉透了。

“喂。”犹如死尸般平静僵硬的声线,但这的确是大保罗的声音,他仿佛艾玛那般像复读机一样说道: “能把盒子给我吗?能把盒子给我吗?能把盒子给我吗……”

然后复读机保罗终于停住了,在侦探快窒息的时候,怪物开口叫他的名字,但带着滑腻尸体般的冰冷无情:“安迪·威廉麦斯。”

侦探下一刻就把电话挂断,伸手一摸冰凉的额头,湿漉漉的一头冷汗。

草,该死的,安迪心想,这怪物知道他拿到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