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5. 安迪5

5. 安迪5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来根烟?”旁边的艾尔·笛梵恩尽管没全听见,但看这可怜蛋的表情,就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又一次从神父袍里拿出那包高级卷烟,用银灰打火机点燃其中一根,递了过来,极为同情道:“这种事被缠上确实很难脱身。”

该死的克系世界!

侦探猛地拿过烟吸了一口,暴躁地一脚踹到旅馆二楼的栏杆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好极了,现在连他的脚趾都疼了。

“骷髅帮的老大应该也变成了死人。”过了一会儿,侦探平静下来,苦涩香醇的烟叶味仿佛能安抚人的情绪:“他,呃,它问我要那个盒子,但我猜你不会给他。”

笛梵恩摇摇头,圣洁的脸庞也微微皱眉:“这东西得拿去交差,太多人想要它了。”

“你确定是‘人’想要它?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在这种事件中,知道太多真的没好处。”越接近事件真相,就容易掉san。

“狗.屎。”侦探又骂了一声,“所以,你带着东西走了,我怎么办?被死尸找上门,一起变怪物?那你还不如现在就给我一枪,来个痛快。”

假神父眨了眨漂亮的眼眸,反问道:“你不是有护身符?”

这你他.妈都知道?安迪差点喷了,他怀疑神父是不是趁他睡着时搜过身。

“秘术,可以看到特殊能量体。”笛梵恩按了按自己的眼眶,解释道:“你胸口那里有一团守护的力量,从类型上来看,和古埃及人使用的那种很相似。”

“所以,你是专门来解决这种事的侦探?”

“调查员,他们是这么称呼的。”

怕不是个神秘学和魅惑点满的调查员哦。

安迪吐槽了两句,又回到正题上,他嗤笑一声:“靠那个护身符能抵抗多久?如果不止大保罗一个人变成死尸,如果是一整个骷髅帮呢?”

假神父叹了口气,充满宗教意味的面容有些无奈:“我什么时候说过,拿走东西后,就让你自生自灭?这些东西迟早要处理掉,况且,我拿着魔盒,光躲是没用的,他们杀了你之后,还会追杀我,被动等死不是我的性格。”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安迪一眼:“在这个世界,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正面迎上去反而才有一线生机。”

只不过这意味着,你从此之后就要告别平静普通的人生,成为一个调查员,在无法抵抗的黑暗中行走,直到有天倒在某一个案件中,成为不可名状脚下的蝼蚁牺牲品。

狂信徒也要,调查员也好……说到底,作为人类,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呢?所谓传奇调查员,也不过是比一般人多经历了几次“未知”而已。

安迪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他看过的那些克系原著里,又有多少角色能全身而退?即便真的活下来,克系怪物和那些不可名状也给那些人类心中留下永远的烙印伤痕。

“行吧,我知道了,先吃点东西,我带你去骷髅帮的基地。”安迪闭了闭眼,说道。

对即将加入我方的新成员,艾尔·笛梵恩一直都是很友善的,谁知道哪一个未来会成为传奇呢?于是,他干脆把剩下半包卷烟都给了帮派侦探。

“这真的是好东西,除了好牌子之外,还加了点特殊的料,能帮助调查员保持冷静平和的心态。”也能用来安抚受害者。

安迪:……所以,你果然下了药。

侦探并非不知好歹之人,他请假神父去附近一家咖啡店吃了早餐,这家的班尼迪克蛋做得最好,吐司又香又软,咖啡也很正宗。

大战之前必有补给……诶不对,是临死之前也得吃顿好的。

安迪昨天晚餐也没来得及吃,当下狼吞虎咽用起餐来。反倒是假神父要维持着一本正经的模样,慢条斯理地享用着半熟鸡蛋,圣洁的外表,纯黑的神父装,看起来和周围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

“你为什么要装得像圣子下凡似的?”安迪给自己又倒了杯咖啡,好奇地问道。但凡和笛梵恩多相处两分钟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德行,何必还要披一层圣子外衣?

假神父笑了起来,眉眼间的笑意如沐春风,让周围的人立刻感觉到心灵净化一般的感觉。他的手指按在餐具上,平静道:“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首先,我不是装得像。”

他没有在这方面多说什么,继续补充道:“其次,我和教廷确实有联系,也在梵蒂冈待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的结果不太好。”

“最后。”他突然抬眸,狡黠地笑了一下,让那张像教堂壁画一样的脸生动起来:“我可以一直都保持正经,让普通人,尤其是信教的人全身心相信我。怎么说呢,那效果好极了。”

啧,装圣子骗教徒,教堂怎么还没把你烧死呢?

笛梵恩动作虽然慢,却最终把自己那份食物吃得一干二净,甚至连一滴蛋液都没留下。他低头啜饮热咖啡,发出小声舒服的喟叹:“曾经我和你一样,不想和这些事有任何牵连。但你看,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我们是命运的表子。”

“好了,吃饱了吗?我们该走了。”

骷髅帮的基地离这里不算太远,安迪开车过去只用了半小时。往常这个时候,虽然帮派成员不习惯早上乱晃,但总有人为老大站岗放哨。

然而,早上十点,房子外面却一个鬼影都没看到。

安迪下意识看向神父,后者无所谓地摆弄了一下胸口的银质十字架。用耶稣裹尸布包好的魔盒就放在他的随身包里,里面还放了几个玻璃瓶,也不知道什么用处。

艾尔·笛梵恩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古董怀表,侦探瞥到一眼,发现玻璃罩层刻度盘上的字符不是罗马数字,而是一些扭曲的字符,看久了甚至会头脑发晕。

假神父“啧”了一声,随即啪嗒合上了怀表,看起来表情轻松,实则更加紧绷地先一步走进房子,安迪皱了皱眉,却还是无奈地跟进去。

刚一踏进门厅,安迪就默默地看向了七歪八扭倒了一地的骷髅。哇哦,骷髅帮这回真的名副其实了呢。

笛梵恩无人指引,却像是知道路线一样,带着安迪直接走到了大保罗的办公室门口,他犹豫片刻,把手按在门板上,轻轻一推,就推开了门。

安迪已经做好准备,看到一个大保罗模样的暴躁死尸了,然而,眼前的景象依旧超出他的想象——

大保罗的“王座”上倒着一个骨架尤其大的骷髅架子,这玩意儿还在“嘎吱嘎吱”作响,随即被旁边的白发银瞳男人一把捏碎头骨,动作极为凶残熟练。

白发男人抬起头来,和安迪看了个对眼。

草,这不是拿了他钱跑路的那个春宵对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