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9. 艾尔3

9. 艾尔3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你们为什么会去调查维拉斯家族?”

听到神父和杰森所看到的那群扭曲身影,安迪侦探心脏都跳停了一拍。作为知道克系原著的穿越者,他不是不懂,他就是太懂了才会如此恐惧。

但是,艾尔如此淡定,显然他开始就知道维拉斯家族的问题,教廷派他去也是同样目的。

假神父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在埃及人和侦探的注视下,慢慢摆弄着古董怀表说道:“因为教廷怀疑维拉斯家族信仰□□,并且导致了不少人员伤亡。”

“具体的我就不展开说了,但维拉斯家族涉及多个产业,包括对贫困国家和地区的能源开发和基础建设,他们也热衷于投资慈善事业,建了不少福利院和免费学校医院。”

艾尔神父垂眸道:“然后,教廷发现了被他们救助过的人口失踪。”

而□□仪式上,最需要的就是无辜者的鲜血和性命。那么多人,就算是拿去做人口买卖,也早就会被国际刑.警盯上,之所以悄无声息,只能说受害者根本没被转手,而是直接祭祀邪神,连尸体都不剩了。

就连种种痕迹,最终都被魔法消除,所以官方当然查不出任何问题,只让几个教廷编外调查员发现了端倪。

“维拉斯家族很小心,他们尽管祭祀了很多人,但他们崛起时,却是规规矩矩的,没看出任何超自然的现象。以至于一度迷惑了教廷,直到那几个发现人口失踪的调查员……他们以各种诡异方式惨死。”艾尔神父似乎至今还能看到开门后的场景,他抿了抿唇,不愿再说下去。

“所以,维拉斯家族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嫌疑,但他们毕竟是豪门望族,动手之前必须证据确凿,才有了我调去那个教区,接近詹姆士·维拉斯克斯的事情。”

“继续说下去。”白发银眸的古埃及男子清冷地说道:“你去那个森林查看了吗?”

#

艾尔神父拿出了怀表,古老玻璃罩面下,不是传统的罗马数字,也不止十二个格子,而是遍布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这是用来判断力量所属的“指南针”。

上面每一个符号,都代表教廷调查员曾经接触过的力量。有埃及、希腊、印度等众古神的,也有宇宙混沌、门之匙、生育万物之母等邪神的象征。

上面每一个符号,都是历任调查员用血肉之躯记录下的,都曾是一桩惨烈残酷的案件。也许有一天,这块怀表上也会浸润艾尔·笛梵恩的鲜血,然后留给下一任调查员。

此时此刻,对着树林的位置,原本一动不动的指针仿佛被某种莫名力量影响,慢慢转到了某个污秽邪恶的印记。

神父的表情没有太惊讶,但他依旧微微扬起了眉毛。

千面之神,宇宙混沌。

在所有邪神中,最嗜血残忍的一位,祂以痛苦为食,以折磨人类为乐。祂做得那些事对祂半点好处都没有,只是让他愉快而已,人类是玩具,而地球是游乐场。

同时,分针也转了起来,停留在钟表的“四”这个位置,这标明了力量强度。

四级的混沌力量残留,大概也就比普通狂信徒强上一些。

神父觉得可以一看,但当他转向杰森的时候,后者高大结实的身体却整个瑟缩起来了,满脸盛满了恐惧,好像勾起了最可怕的回忆。

“你需要休息一下吗?”艾尔神父指了指落地窗旁边的座椅,“喝杯咖啡缓一缓。”

可惜了,他要维持虔诚神父的形象,否则就可以分他一支烟,用药物帮助对方镇定下来。

杰森猛地抬起头,那张纯洁无瑕的神子面容映入眼帘,轻柔的声音也极大安抚了他的内心。他伸出手,紧紧揪住神父的黑制服袖子,像抓住唯一救命稻草那样望向十字架,颤抖道:“神父……艾尔神父,我好像……曾经见过这些东西。”

也不奇怪,你是维拉斯家族的一员。

“可我想不起来了,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记得八到十一岁,那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妈妈……天啊。”他语无伦次,但艾尔听懂了。

干净修长的手指遮挡在了年轻人的眼眸上,挡住了他看向森林的视线,神父的声音就像教堂的晨祷语般宁静:“主会眷顾于你,庇护每一只迷途的羔羊。”

才怪,艾尔心想,他在教廷那么多年,邪神遍地跑,眷者多如狗,就没看过上帝他老人家显过灵。

“别害怕,我在这里,我会去处理的。”神父拉着杰森坐到了离窗户最远的座椅上,吩咐对方那里都不要去,接着起身整理了下被年轻人拉到褶皱的制服,从大宅中走出来,向着树林走去。

维拉斯庄园的绿化搭理得很好,但他和詹姆士相处的这段时日内,却从未见过有园艺师出入。那么,是谁在维护着花草的繁荣滋养呢?

艾尔神父踏入了扭曲身影所在的地点,瞬间感受到了被挤压的错觉,好像周围不是空气,而是狭小的墙壁缝隙,而这些铜墙铁壁还在不断靠近,阴冷的气息伴随着令人神智疯狂的低语,皮肤上毛孔张开,宛若被蛇划过似的黏腻。

他打开怀表,分针依旧在“四”的位置。

艾尔神父深吸一口气,继续艰难向前走去,随着愈发深入那片樱桃林,窒息的感觉就越明显,甚至眼前都出现了幻觉重影,但他依旧准确顺着“指南针”找到了目标——

在好几棵樱桃树围绕成的一个圈形空地中,竖着一块性状古怪的石头,爬满了大片不该在此的、浓密茂盛的落叶木质藤本植物,这甚至都不是当地该有的植物。

这些爬满岩石的藤蔓通体墨绿,却在叶片核心处和茎秆上带一些暗紫色,就像是干涸的血迹,随着阴冷的风一阵阵从洞里吹出来,藤蔓上的锯齿状叶片或快或慢地摆动起来,就像是和人招手一样。

它们的枝上,就和大部分藤本植物一般有卷须,卷须短,多分枝,卷须顶端及尖端有粘性吸盘,遇到物体便吸附在上面,紧紧吸附在冰冷的石壁上,就好像一张张小嘴,仿佛要从这无机质中汲取什么无上力量一般。

艾尔神父凝视着这些藤蔓如此入神,以至于慢慢陷入一种奇怪的感觉,逐渐忘却身边的人和事情,所有的声音都离我远去,只有眼前绿紫的枝叶,吮吸着石壁的卷须——

突然,在每一片叶片核心暗紫之上,都睁开了一只眼睛。

千千万万只眼睛,在摇摆的藤蔓绿叶中,密密麻麻地一个接一个睁开,接着,它们下一刻同时转动视线,齐齐地看向入侵者。

尖锐之痛刺穿了手指,整个手掌都宛如着火一样,瞬间将艾尔拉回到当前的现实,他低下头,看着古董怀表在掌心烫出的焦黑伤痕,眼神晦暗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