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7. 艾尔1

7. 艾尔1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那是一座庞大的庄园,笼罩在若隐若现的山间晨雾中,掩映在郁郁葱葱绿植之中的,是青灰宛若怪物的高大墙壁,墙体因历久经年而斑驳陈旧,略显鲜亮的红褐房顶非但没带来一抹活气,反倒像倾泻其上的干涸血迹。

一辆火红的1966年经典雪佛兰impala踩着油门停在了庄园锈迹斑斑的铁门外,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都是典型的高加索人种,鼻子高大,嘴唇单薄,淡金头发卷曲,蓝绿的虹膜。

男人穿着皮质夹克衫,戴着墨镜,整个人带着股散漫高傲的味道,而他身边的女伴身材火辣、穿着凉爽,即便浑身都是名牌饰品也掩饰不了她糟糕至极的穿衣品味。

“杰森,这就是你爷爷的老宅?”女人纤细白皙的手搭在温热的引擎盖上,身姿不经意就露出妖娆的曲线,而男人从善如流地搂住,不以为意道:“据说,从我先祖来到美洲起,他们就选中了这块被神灵祝福之地,这栋庄园有快两百年的历史了。”

“哇哦。”发出不走心的赞叹,女人在杰森唇上飞快地吻了一下。

“祖父始终不肯离开这里,哪怕这块狗.屁地方成天阴沉沉的,不利于他的肺部疾病。”杰森摇了摇头,推开小女友道:“父亲的话,医生的话,全家的话,他都听进去。”

小女友仔细观察着有钱男友的表情,才小心说道:“我以为你是来参加葬礼的。”

“是的。”杰森不耐烦道,嗤笑而不安地挠了挠散乱的头发,“他们一定要我到场,毕竟今天除了葬礼,律师还要宣布遗嘱,老头就非要选在同一天。”

他不喜欢这座老宅,就像是天性,就像是老鼠畏惧着猫科捕食者一样。每次当杰森看向那座青灰斑驳墙壁和如血红顶时,他都感到了内心深处,从灵魂泛出来的颤栗。

他在这里度过了从八岁到十一岁的三年,但那三年早就被他封存在了记忆里,如今,连他自己都想不太起来了。而他也两三年都没见过祖父,直到此刻……

不远处的山路上,又一辆看上去便价格不菲的豪车开了过来,车灯昏黄的光,就像猎食者在夜幕中的两只瞳孔,很快,从迷雾中开出来的车身展示出惊人的金属光泽和美感。

杰森阴沉着脸,再次低声咒骂一声。

“爱德华。”他轻声喊着,墨镜遮掩的上半张脸翻出一个白眼,但从银灰古董豪车上蹦跶下来的年轻人却格外热情豪爽,直接大步走来,就给了杰森一个熊抱。

“哦,杰森,我的兄弟(brother)。”他满脸写满了没心没肺的快乐,还有久别重逢的喜悦。

Shit!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杰森再次咒骂,却只能表情尴尬地回抱,干巴巴道:“我们是堂兄弟(cousin)。”

“可你就像我亲兄弟一样。”爱德华不以为意,用能把人肺拍散的力度,用力地锤了锤杰森的背部,后者吃痛倒吸一口冷气。

好不容易从拥抱中脱身,如果你管这个叫“拥抱”!杰森扭头看到了爱德华开来的古董车,不由惊叹道:“722?”

这美到令人窒息的流线金属车身,俨然是梅赛德斯1955年出产的经典款300 SLR 722,据说曾在意大利跑出过157.62公里/小时的冠军排名,那可是半个世纪前!关键是这款市面上早就找不到了,只在汽车博物馆能看见。

爱德华大笑地拍了拍车,车身令人惊恐地震了两下:“不是原版,是仿造的。”

刚为爱德华对722粗暴行为而痛心不已的杰森立刻淡定了。

在庄园房屋里,上一代人早就到齐了,参加老祖父詹姆士·维拉斯克斯的葬礼。没错,这是个西班牙姓氏,所以一般没耐心的喜欢简写一切的美国人会称他们为“维拉斯家族”。

詹姆士·维拉斯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亚当接手了家族公司,育有长孙杰森;次子安东尼,接受了欧洲分公司的业务,常年住在德国,有爱德华一子。

长女卡梅尔,嫁给了曾是律师,如今已经是国会议员的米勒先生,有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儿,极端环保主义和动保少女,叫做梅格。

最小的女儿叫海伦娜,很不幸再十六岁时就得传染病去世了,她的雕像至今还竖在维拉斯庄园的后花园里。

詹姆士的妻子早亡,因身体原因,将公司传给两个儿子后,就一直隐居在老宅庄园。儿女们都试图让老父亲从山里搬出去,到海滨晒晒太阳,那里干净、温暖、清新的空气更利于肺部疾病的康复,但老人坚定拒绝了。

他一个人孤独地守着维拉斯庄园,身边没有亲人,只有佣人、私人医生、看护、神父和律师。

然后,他同样孤独地死去,私人医生赶来时,只来得及让他走得更安详一些。不过无论如何也不算医生和看护的错,能顺利活到81岁,对患有严重肺部疾病的人来说,已经算是高龄。

这次是家族内部葬礼,没有邀请商业伙伴和朋友,连佣人都遣散了大半,只有管家、看护、医生等和詹姆士朝夕相伴的人留了下来,人们穿着得体肃穆的衣服,显得杰森小女友清凉的穿着更加显眼。

杰森的父亲,亚当·维拉斯克斯带点斑白的眉毛立刻拧在了一起。

他端着杯子看似不经意地走过儿子身边,低声呵斥道:“你这是想做什么?这是你祖父的葬礼,迟到就算了,你请来的那是什么人?”

“我的未婚妻,你的儿媳妇?”杰森毫不示弱地挑衅道,他以把自己父亲气疯为荣。

亚当伦深深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你不可能娶她。”

“这可说不定,又不是你娶。”杰森直接怼回去,更是宣布自己权利一般,伸手搂住了小女友纤细的腰肢。

长辈们都不赞同地摇头,唯有表妹梅格对他偷偷竖起大拇指。梅格今年在读大学,不过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上课,而在抗议人们虐待动物、破坏环境。她本来有一张清秀美丽的脸,不过此刻都埋在烟熏火燎的浓妆之下。

要说家族的害群之马,恐怕他和梅格都算得上。

杰森嗤之以鼻,他从高中开始,就自行和阴森古板的维拉斯家族割裂,靠着打工考上大学,又趁着网络科技的风口,在硅谷和伙伴成功创业,如今他的RT网络智能公司市值上亿。如果不是祖父去世,他也根本不会回来。

“你根本就没长大。”亚当恨铁不成钢地摇头,眼神不像一个父亲看叛逆儿子,倒像是一个首领看着自己胆敢反叛的下属。

又是这种感觉,杰森在脊椎骨发凉的同时,更加憎恶自己的家族。

今天除了为祖父送别外,他确实也是为家族遗产而来。不,不是钱,他不缺钱,他只想要拿回自己母亲的遗物。他的母亲在他中学时抑郁而终,倒不是有钱人家常见的出.轨戏码,亚当对搞情人没有丝毫爱好,他就是个工作狂。

母亲只是不快乐,甚至隐隐恐惧着什么……而那个男人从不在乎,他心里只有家族事业!

杰森仇恨地看着自己父亲,捏着女友腰身的手越来越紧,直到小女友呼痛,他才猛地惊醒,低头道歉。艾玛喜欢他,更喜欢他的钱,这点杰森心知肚明,但又怎么样呢?他就是为了气疯家人才带对方来的。

葬礼过程平平无奇,一向古板的维拉斯家族还能有什么新意。杰森冷眼看着众人对躺在精致棺材里的尸体致以哀悼,看着他冷血无情的家人连一滴眼泪都没留,看着神父带着修女念诵着悼词,愿詹姆士的灵魂升到天国里。

突然,他猛地抬头,没有错过修女嘴角边的恶意嘲讽。

这不是一个虔诚的神职人员该有的表情,这甚至不是一个拿了钱办事的葬礼工作人员该有的表情。这笑容是如此恶毒亵渎,足以让死人都不得安宁,让活人恐惧至极。

那种不知原因的恐惧感再一次如潮水般淹没了他,他的大脑仿佛受到重击,在极度悚然中隐约听见了不间断的呢喃声,邪恶、黏腻、亵渎、扭曲……但至少那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戴兜帽穿黑袍的数个人影,跪倒在阴暗山间森林中,在鲜红中向不知名存在祈祷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