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伦德尔1

伦德尔1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诊疗室总是这样,整个装饰一片惨白,所有高科技的仪器嗡嗡作响,让人的大脑无法思考问题。伦德尔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刚才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治不好?”

“我们可以试试欧洲最新的治疗方法,但可能有效果,也可能更糟。”医生大概见惯了这种生死大事,以至于用钢笔划拉病历单的时候,带着一种日常随意感,“我建议保守治疗,为你争取更多时间。”

争取更多时间做什么?安排后事吗?

伦德尔没有恐惧,他只是暗自好笑,毕竟他的人生反正不能更倒霉了——

父母在他考入警校后相继得病离世,相依相伴的女友三年前因意外车祸身亡,他从那时起开始滥用药物压制没有原因的头疼,几个月前他在一次案件中失去了搭档,那事情太过离奇,乃至于根本没几个人相信他说的话。

直到前段时间,有人污蔑他猥.亵少女,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至此,他被警队开除,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现在医生告诉他,滥用药物彻底摧毁了他伤痕累累的身体,那个病叫什么来着……反正是个挺复杂的名字,伦德尔懒得搞明白,他只知道,自己应该没有多少时日了。

讲道理,一个人能倒霉成这样是不多见的。前警官伦德尔觉得自己还没去报复世界,也没有大喊大叫不接受事实,真是多亏了他从小感情淡漠。

是的,他缺少剧烈情绪波动的能力,倒不是说他是个没有共情能力的连环**预备役,伦德尔从未想过伤害任何人,他只是没法让情绪和普通人那样强烈而已。

他看不出这世界有何可喜,而他人生又有何可悲?

即便此刻医生婉转告诉他,可以提前准备后事了,他也只是呆愣地思考了几分钟,觉得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好嘱咐的。

“你还有没完成的人生愿望吗?”大概是看他呆住的样子太可怜,医生放下写个不停的笔,提示他道:“你可以做以前一直想做,但没机会做的事情,比如学会潜水跳伞,又或者环球旅游,见自己喜欢的明星等等。”

很多人因为工作、家庭和种种原因,最终搁置梦想、虚掷年华,直到临终时才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愿望?”伦德尔认真地思索了起来。

凭心而论,他的人生乏善可陈,倒霉大概是唯一的亮点了。也许有人说这是上帝的考验,又或是佛教说的前世冤债,但伦德尔并不相信这个。

伦德尔的家庭信仰上帝,确实他幼时也洗礼过,但说实在的,他的信仰并不虔诚。每周去教堂做礼拜,也仅是当作家庭义务,就像每天晚上要刷牙洗脸一样。

对于自己的倒霉,前任警官先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是宇宙的无序性和混沌的体现。

是的,若不是干了警察这一行,他大概更适合去研究理论物理学,他从小在这方面就有着极强的天赋,下一个霍金?如果不是他父亲在年少时曾“蛮横”地干扰他职业发展的话。

嘿,他在警队做得也不错,对吧?

好吧,曾经是挺不错的,当年为了协助FBI拯救被拐卖的异国少女,他还吃了**几枪,他肩头那几个伤疤就是这么留下的。

结果却因为被少女诬告,加上滥用药物的事情被曝光,十分不体面地被开除。后来,他把大部分财产都“赔”给了那个看起来很缺钱的少女家庭,这才免于被起诉入狱。

宇宙的本质是混沌,伦德尔想到,噩运会随机降临到任何一人头上,完全没有道理可讲。某种程度上,当他连续的倒霉达到顶峰时,反而会成为一种宇宙级的奇迹。

所以,人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命运和宇宙规则置气呢?

不,伦德尔并不怨恨任何人,无论是他蛮不讲理的父亲,还是敲诈污蔑他的少女一家。他只是在思考医生的话,他无聊倒霉的人生中,到底还有什么值得去争取的愿望。

“我想见一见宇宙的混沌,如果祂是有形的话。”

什么?医生露出一瞬间的呆滞表情,说真的,你要是问任何一个绝症病人,他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人生愿望时,绝大多数,不,所有人都不会说出如此中二的话。

宇宙的混沌,怎么看见?造一艘飞船去探索系外群星吗?

“这就是我此生终结前,唯一的愿望。”伦德尔低声说道,声音近乎呢喃,这话医生接不下去,又在病历本上划拉,给他开了一堆药丸药片。

#

伦德尔的人生愿望有没有实现暂且不论,反倒是他在从医院回去的路上,偶遇一个流浪汉,对方眼神迷茫,正在被人推搡,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为啥出现在这里。

眼看又一起凶案即将发生,好吧,伦德尔其实也知道这个男人不太对劲,但他还是把人从街上捡了回来。

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没多久他就要**。

哪怕这个流浪汉是个变态**狂,哪天晚上杀心暴起,给了他几十刀。伦德尔还得感谢对方提前结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免得他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惨死在白晃晃的医院里。

他依旧对生死十分淡定,反正看到宇宙混沌的愿望不可能实现,剩下的日子,也就平平静静地度过好了。

某个厨艺不精的单身男人把煎焦了的鸡蛋,随手扔进垃圾桶里。犹豫片刻,最终拿了两片白吐司和熟食香肠,用几天前烧的冷水冲了两杯速溶咖啡,打着不精神的哈欠来到黑头发褐皮肤的年轻男人面前。

“早餐。”伦德尔有气无力地说道,接着把一堆花花绿绿的药片扔进嘴里,就着冰凉凉的咖啡吞下去,啧,真划拉嗓子。

年轻人看了他一会儿,问道:“为什么还要废力吃这个,反正你要**。”

“人都会死的,难道他们就不吃饭不洗澡了吗?”伦德尔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今天还是没想起自己是谁?”

年轻人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即便从伦德尔的直男审美来看,他也算漂亮的那一款,甚至有一种妖冶的魅惑感,一度让前警官先生怀疑对方的职业。

“想不起来就算了。”伦德尔埋头狼吞虎咽自己的早餐,含混道:“我**之后,这里就都给你了,我交了半年的房租,不过应该活不到那时候,剩下东西也归你,虽然不多。”

“你就在这里慢慢想,总会想起自己是谁的。”

年轻人看起来有些被冒犯,他再次露出那种高傲轻蔑的神情,不满道:“你就真的对任何事都不在乎?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呢?”

“因为我不想死。”伦德尔根本无所谓对方说什么,反正对方就像一只恼怒的小狮子一样,只是呲牙,实际上却没有任何攻击性,看在上帝的份上,自己捡到他的时候,这孩子连人类要吃饭这件事都不知道。

得亏不是个真傻子,否则伦德尔还要在死前想办法安置好他。

“我不想死,就像我也不想被开除,不想滥用药物,不想这三年里任何一件事发生。但我的反对没有任何意义。”伦德尔咽下咖啡,十指交叉放在桌上摆玩,“我不是不在乎,我只是知道,我无力改变这一切。”

宇宙的本质是混沌,而混沌,是无法战胜的。

人甚至不能抵挡一场暴风雨的来临,更何况是这个宇宙的本质?

“唔,你看,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想要,之前我的医生问我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我说,如果宇宙混沌是有形的,我其实想见一见祂。”

而年轻人对此嗤之以鼻:“如果祂是有形的,那在见到的那一刻,就没有你了。”

“我知道。”伦德尔的眼神微微发亮,“然而祂一定很美。在中国古代有一句谚语,是孔子说的,叫做‘朝闻道夕死可矣’。”

“那这个叫孔子的一定没有真正见过‘道’。”年轻人将吃剩下的盘子扔在桌子上,他才不会去收拾,他高高在上的、慢悠悠抱怨道:“以及,你真该去做个哲学教授,容易疯掉的那种。”

伦德尔想,他其实曾经有机会的。当年,他的导师是研究宇宙混沌理论的权威,他坚信无序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与本质,维系人类社会的规则才是虚幻泡影,是人们的自欺欺人。

后来?后来伦德尔当了警察,而他的导师疯了从楼上跳进干涸的喷泉,脑浆和鲜血沾染到希腊众神雕塑的身上,看起来就是某种恶劣的玩笑。

几个月前,他认识了一个叫“艾尔”的神父,知道了一群是混沌神的狂信徒,他们做出了极为疯狂的事情。伦德尔并没有告诉神父,他曾经是宇宙混沌理论权威的学生,那种时候,说这些只会引起同伴的不安。

他永远不可能认可那群疯子所制造的**,但他无法抗拒混沌本身,这是他导师的遗愿,是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里透出的全部希求,也是他毕生的心愿。

但混沌神……虽然叫做混沌,但说不定也就是扯个好听厉害的名字而已,和那种外号动不动就“XX之王”的犯罪分子没什么区别。

不过到底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都要**。

年轻人很聪明,聪明到伦德尔觉得自己死后不需要为他担心。虽然第一天连吃饭都不会,但第二天就熟悉了所有必备社会生存技能,和人沟通交流时,也不会被人骗走。

这大概是一种天赋,年轻人能轻易嗅出任何一句谎言,然后用一种懒洋洋又尖酸轻蔑的态度看着对方,并毫不客气地反击任何得罪他的人。

他就根本吃不了亏。

伦德尔为小孩的这种斤斤计较、小肚鸡肠感到担忧而欣慰。担忧是怕他有一天被人套麻袋打死,欣慰是这孩子肯定不容易被蛊惑诱骗。

“除非你真能确保他们没机会伤害你,否则就得管管自己的嘴。”伦德尔叹气道。

小孩只是撇撇嘴,依旧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