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6. 安迪6

6. 安迪6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看到白发男人,安迪侦探的反应是茫然,而艾尔神父的反应,就是低头看怀表。随着怀表的吧嗒一声合上,震动了在场的三个人。

神父确实紧张,却不至于太恐慌。

“我没有想到,会有猫神的眷属会来芝加哥,沉睡的尼罗河勇士,是什么让你造访这片异域新大陆的呢?”假神父露出圣子般的笑容来。

但白发男人不为所动,他只是沉默地看着两个人,接着盯着安迪很长时间,才冷漠沉声道:“看来我找错了对象,我昨晚不该去追那群死尸,而该来找你。”

笛梵恩有点想翻白眼,又是一个冲着魔盒来的眷属,这个破盒子到底是什么香饽饽?引来外神旧日的仆从,让梵蒂冈都拿出裹尸布了还不算,连埃及古神都有了动作?

他当初就不该接下维拉斯那家的活儿!

对面的尼罗河勇士并非不可战胜,但该死的,他不能再得罪一个猫神,否则北非这块地方就要终身对他拉黑。什么,你问为什么叫“再得罪一个”?

好吧,埃及大部分是黑法老的地盘,而他刚超度了一个分部的奈亚教团。

就算千面之神从不在意信徒死活,但笛梵恩确定,追在魔盒后面跑的,必然有宇宙混沌的狂信徒。只是为何奈亚不亲身上阵……没必要?不,这个邪神连和人类玩逃生游戏都做得出来,抢个盒子算什么?

想到这里,神父眯了眯眼,有点意思,想要盒子的大人物很多,却都只派了仆从眷属,甚至没有闹出太大动静。

是他们不屑于亲自争斗,还是不方便靠近盒子?

如果是后者,那笛梵恩只能说,魔盒的水比他想象得更深更不可言说,甚至涉及到了超越人类的领域层面。

当然,也可能是他想多了,也许魔盒对大人物来说可有可无,只是信徒们不敢怠慢而已。

笛梵恩的沉默,让侦探感到不安,尤其是白发男子看向他的眼神,就像利刃刮过血肉,那是真正见过血的战士,甚至都不是骷髅帮这种斗殴火并,而是真正在战场厮杀到最后一人的战争机器。

“我……”侦探只说了一个单词,但终究是无法解释什么。

又来了,又是那种幼猫似惊慌无辜的眼神,白发男人咬了咬牙,他就不该被现代人迷晕了神智!脑补太多是一种种,而这位经历过太多腥风血雨的尼罗河勇士,已经直接脑补昨晚的相遇是一个阴谋。

必定是和那个异教徒串通好的,用死尸把他引开,好先一步拿走女神要的东西。不,他决不能辜负女神。

白发男人向神父抬起了手,一把无形的弯刀在空气中呈现,历经几千年岁月的锻造,黑红的表面布满血腥阴沉,甚至扭曲了周围的空间。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打吧。”

打?打个屁!什么样的魔鬼才会让奶妈当近战T?

艾尔·笛梵恩抽了抽嘴角,有点想摸烟,却发现自己那包烟给了安迪侦探。他暗自叹了口气,傻子才和活了几千年的尼罗河勇士拼身手,打赢了也要得罪猫神,屁都不划算。

“是猫神大人想要魔盒吗?”假神父没有应战,反而开口问道。

白发男人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驳。

“猫神大人有明确提出,要拿走那个盒子吗?”如果他的第二个猜测为真,众神目前不会直接去接触魔盒的。

白发男人依旧不说话。

“我觉得吧。”神父慢慢揣测道,“即便尼罗河勇士是以骁勇善战闻名,但猫神大人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比如历史上那些更英勇的战士,为什么选择了你?大概祂是希望你能自己动动脑子,比如说,弄明白神灵真正的意思,比如说,起码要知道它是怎么到艾玛手里的,为什么有别人来抢夺它?”

安迪就听了一句话,就眼神复杂地看着假神父,他说什么来着,果然说服魅力点满的狗神棍,看,这就忽悠上了。

“魔盒只能转变持有三天以上的人为怪物,所以,骷髅帮的众人为何也会变成死尸?”

“给你盒子当然没问题,说实在的,这任务我早就不想再做了。和你们这种虔诚的信徒不同,我就是个教廷编外人员,我没有必须要给个交待的神主。”

“做调查员呢,最重要的是太太平平,谁都知道,这种玩意儿就是人类催命符。你拿走给猫神大人,也是再好不过了,梵蒂冈也不会苛责我。”

“但问题在于,这真的是猫神大人派你来的唯一原因吗?”

神父干脆利落地从包里拿出裹尸布盒子,接着连同那块布一起扔给了白发男人。后者打开了裹尸布的一角,感受到了那股目标力量。

但女神大人到底是怎么下令来着?

好像也没让他把盒子拿回埃及神国,只说是找到那股力量的源头,不要太相信现代人类,不要相信任何异教徒,但也不要造成太大动静。

看着白发男人产生动摇,狗神棍就知道自己忽悠成功了,他立刻再次展开一个神圣微笑,友好地介绍道:“东西你拿着就好,对了,我叫艾尔·笛梵恩,无信仰,一个普通的教廷编外调查员,教廷让我寻找魔盒带回去。”

他又看了看小侦探:“这是安迪·威廉麦斯,一个被莫名其妙卷进这件事的倒霉鬼,但死尸找上门了,我也不能让他躺着等死,对吧?你昨晚不是也救了他?那么,猫神的眷属,你又叫什么?”

白发男人沉默片刻,张嘴道:“德瑟奈德。”

愿意沟通就好,假神父松了口气,干脆把房间里的骷髅踢到旁边,搬了两把椅子过来,而德瑟奈德也做到了大保罗的位置上,三个人围着一个巨大的办公桌,陷入了短暂的尴尬中。

考虑到狗神棍刚忽悠了埃及人,而埃及人和小侦探昨晚有一腿,小侦探又和狗神棍临时组队,这三个人目前关系凌乱,且气氛诡异。

最终,艾尔·笛梵恩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先说一下,第一次接触魔盒的事情。”

“那是半年前的事情,你们大概不知道,梵蒂冈和各国政府一直在暗地打击黑暗怪物和狂信徒教团,我只能说,他们确实很努力,虽然每年调查员报废率就和一次性用品似的。”

“咳,这是题外话。总之,我接到任务去维拉斯庄园调查,教廷为我安排了一个合适的身份:作为当地教区的神职人员,接近家主詹姆士·维拉斯克斯。”

“等等。”安迪侦探突然打断了神父,讶然道:“是那个维拉斯家族?”

假神父沉重地点了点头:“我是临时调去那个教区的,就为了接近维拉斯家族。而詹姆士·维拉斯克斯的死亡非常怪异和蹊跷,我们不能放过这个葬礼的机会去调查,所以,当地教区就派了一名修女与我一同进入了维拉斯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