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艾尔8

艾尔8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伦德尔走了之后,你做了什么?”侦探问道,一旁的德瑟奈德也很好奇,他知道这个基督徒应该藏了一手,甚至刚才差点动手时,神父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知道对手越多的信息,对于自己越有帮助,德瑟奈德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谁料,艾尔神父只是轻轻咳嗽一声,丝毫不打算回答,睁着一双圣洁眼眸,平静道:“每个人都有点保命的办法。”

那天晚上,神父到底是怎么压制住祭坛的没人知道。

当杰森把人叫起来时,神父才满脸疲倦地回来,他看起来越发不像个活人,半点活气都没有。伦德尔警官依旧面无表情,站在门口接住了虚弱得跌入他怀里的神父。

“别墅里剩下的人呢?”神父脸庞苍白,询问杰森。

后者表示大部分能叫醒的人都聚集在了大厅,剩余不多的保安和贾拉德警官护在了那里。“不过,情况紧急,还有一些人没到大厅。”

艾尔神父点了点头,依偎在伦德尔警官怀里,手指沉重得抬不起来,他喘息片刻:“我得缓一缓,起码得一周……别声张,祭坛关掉了,但开启那个祭坛的人,还没有找到。”

谁在幕后?维拉斯家族?不可能,他们很可能是受害者,包括老维拉斯的死亡都未必是自然事件。那除了维拉斯家族成员,还有谁莫名其妙出现在此次事件中?

“你的女友?”神父看向杰森,却没报什么太大希望,毕竟这是唯一和维拉斯家族无关的人。

后者连忙摇头,“艾玛只是个普通人,她也不知道我会带她参加祖父的葬礼。”

倒是伦德尔警官突然开口道:“那个修女呢?她也是和你一道的,来自教廷吗?”

不,教廷只派遣了他这一个调查员。

修女?雷莉安娜?等等,雷莉安娜修女,他确实知道有这个人,甚至和她一起主持了老维拉斯的葬礼,但为什么他对这个神职人员的印象如此模糊,好像每次思考,都本能地忽略掉修女存在一样。

神父变了脸色,他是经验丰富的调查员,立刻反应过来——

雷莉安娜有问题。

而听到伦德尔提到雷莉安娜,杰森少爷的脸色也跟着一变,他仿佛如梦初醒般,低声咒骂了一声“该死的”,他的手痉挛般拉住神父的袍子,面庞铁青道:“雷莉安娜,那个修女,我在葬礼上看到她露出了那样的表情,然后才慢慢想起过去的事情。”

他把葬礼上看到的事情告知面前两人,伦德尔沉吟片刻,当机立断道:“她很可能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但问题在于,就靠目前的警力,无法将她逮捕归案,而神父短时间没有办法再动手了。”

找到罪犯又如何呢?现在这个境地,估计要被罪犯按在地上打死灭口哦。

杰森面容黯淡,一种恐惧感攥住了他,他正是盛年的年纪,本就没如何思考死亡这个问题,何况是如此诡异的事件,如此凄惨的死亡……那些在外面腐烂行走的活尸,极可能就是他们的未来。

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杰森的,他低下头,看到那张虚弱的面容,神父此刻就像一幅薄薄的画,双眼却如燃烧的火炭般明亮:“别担心,我还活着呢。”

他只是不太方便再动手,却远不至于坐以待毙,又不是混沌之神亲至,他还能再浪一波。

何况——

“雷莉安娜在杀我们灭口之前,估计会先杀掉维拉斯家族的叛徒。”神父微微扬起嘴角,“跟从邪神那么久,他们总该有点压箱底的本事,现在再不用就该一起死了。”

“杰森,跟我一起去找你父亲。”

事已至此,大家老底都掀开了,还遮遮掩掩个屁?

面对儿子、侄子侄女们略带惶恐的眼神,看着窗外逐渐升起的晨曦,亚当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把手按在桌上,凝视着墙壁上挂着好几代先祖的画像,眼神晦暗不明。

“你确定雷莉安娜修女是他们的人?”他没有回头,但神父很明白这是针对他的怀疑。

“是,我来自教廷,如果你不信……”

“不,我相信你至少不会是教团的人。”亚当嗤笑了一声,他带着毫不隐藏的恶意与讽刺:“那群疯子怎么可能屈尊降贵,把自己扮演得神圣成这样?那对他们来说,可比死亡更难受。”

能扮成修女已经是为任务而做出重大牺牲,还要搞得和基督教的圣子下凡似的?这是恶心谁呢?

“但即便是教廷……”亚当欲言又止,他们都心知肚明,难道教廷就会比混沌教团好多少吗?混沌神的信徒皆是疯狗,但教廷也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早就没了回头的路,亚当干脆把一切都摊了开来:“老爷子那时候就想脱离教团了,从我们先祖开始,侍奉混沌之神就纯粹是为了利益,而接触这位神灵越久,我们家族的人就越确定,祂带来终将是疯狂与毁灭。”

你们现在才明白吗?

任何和混沌之神有关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无论是信仰还是敌对。

“但没人敢背叛祂,以前有人做过违背祂的事情,结果他被墙中之鼠从内往外吃掉了。杰森你说家里没有老鼠,怎么可能没有呢,只是之前它们不会贸然攻击同为信徒的我们而已。”亚当语调冰冷,“维拉斯家族的每一个新生命出生,都在这群疯子的注视下,永生永世逃脱不掉。”

他看向自己的儿子,那酷似亡妻的眼睛,和自己肖像的脸部轮廓,眼神陡然软化温柔下来:“你真像你母亲,却不太像我,她热情、聪明而善良,无法接受我们家族的祭祀。”

“所以你们杀了她灭口?”杰森的嗓音陡然提高。

“不,我永远不会伤害你们母子。”亚当避开儿子像只小狮子似的怒气,也避开了杰森的视线,他的语气平静得让人看不出,他是否为妻子最终的遭遇而伤心过:“她接受不了血祭,在生下你后,在发现你也逃不脱这命运诅咒后,她绝望得自杀了。”

“而你因为悲伤过度遗忘了祭祀之事,又离家出走,和家族断绝联系。杰森,你觉得……如果不是你爷爷和我的默许保护,你会安然无恙地在外生活那么久,没有遇到任何神秘事件?如果不是我一直偷偷关注你,你会如此轻易地获得风投创业?”

亚当摇头叹气道:“别傻了,我的孩子,这个世界无非如此。如果今天我们都死在这里,我希望你知道真相,如果今天你能活下去,我希望你别再这么天真。”

我的孩子,以后不会再有人偷偷地保护你了。

维拉斯家族必将在今日覆灭,唯一区别只在于,是否能保存下这几个后辈,延续家族的血脉,摆脱混沌之神和教团的控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杰森的双手微微颤抖,他觉得自己前半辈子活得就像个彻底的笑话,他的仇恨和痛苦都是笑话,他以为的独立和成就也是笑话,一切都毫无意义。

他陷入了沉默,当然,艾尔神父觉得他是刺激过头,以至于自闭了。

之后,亚当试图和外界联络未果,别墅外的警卫似乎全部失踪,艾尔觉得他们大概加入了昨晚的活尸尬舞团,最终,这位维拉斯现存的当家人揉了揉眉心,再次睁开眼眸,突然问道:“卡梅尔还没有来吗?谁去通知她的?”

贾拉德警官犹豫片刻,小心谨慎地举起了手。

伦德尔警官皱了皱眉,问同事道:“她为什么没有参加集合?”

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新人小警察身上,他有些慌张地擦掉了额上的汗珠,磕磕绊绊道:“我叫她了,但她说要处理一些事情,等会儿就来大厅,她……她,我。”

卡 梅尔是维拉斯家族的长女,美国国会保守党议员的夫人,而那位议员很可能参加明年的总统大选,支持率还不低,他一个刚入职的小警察,怎么敢强制卡梅尔做什么?

而之后又是活尸,又是警卫不见,又是别墅无法进出,又是亚当抖出了这样惊人的真相,他完全 记不得卡梅尔的事情了。

艾尔神父白皙修长的手指握紧,接着又松开。杰森这时在自闭,倒是伦德尔注意到了,坐到他身边,倒了杯热红茶,让面如白纸的神父喝下了几口。

亚当从身上拿出一个木制的雕像,没让任何人看到上面的图腾,接着递给了旁边的侄子爱德华,吩咐道:“如果有人袭击这里,你知道怎么做。”

接着他冲着别墅里仍存留的几个保镖点头,带他们往卡梅尔的房间走去。

伦德尔看了看房间里的人,又看向往外走的亚当,一时有些犹豫。这时,一只冰得像死人的手轻轻触碰到了他,他转头,艾尔神父低声道:“扶我一把,我跟着去看看。”

“你能行?你不要命了。”伦德尔警官挑眉问道。

神父笑了起来,“没关系,爱德华不是拿着魔法道具在这里。”他闭上眼,让呼吸喘匀了,继续说道,“你是个警察,而我——”

“我是个调查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