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艾尔10

艾尔10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调查员的一生从来都是短暂的。

尤其他们踏入那个变化莫测的神秘领域时,当他们暴露在邪神和狂信徒的目光下时。

艾尔·笛梵恩已经记不得多少人为此而死,前辈、后辈、同僚、无辜者……为什么这个世界要有 这些神灵的存在呢?

曾有人和他说过,世界是多维的,平行世界可能相似却又本质不同。那么,是否会有一个世界,那里的妖魔鬼怪只是传说和艺术作品,所有人都可以活在阳光之下,不用担心被魔法伤害?

如果有这样一个平行世界,另一个自己又会做出什么职业选择?做一个餐厅老板,和老头一起在夜.店门口卖海鲜饭?

艾尔走向已经不像人类,展露出真正状态的雷莉安娜时,扬起嘴角笑起来,他的目光透过那个怪物,仿佛看向了很远的地方,看向了很久很久之前——

“趁着还能工作的时候,多赚一些。”年幼的男孩对老头谆谆教导,“以后日子也好过一些,总比你又把钱都浪费在‘爱的激情时刻’要好。”

白发苍苍的老头立刻被口水呛住了,拼命咳嗽起来:“这才不是浪费,你这个没发育完全的小混蛋。”

“你这个已经发育过头的老头子。”艾尔毫不畏惧地怼回去。

一老一小互相瞪着,好一会儿,老人长叹了口气,把脸一撇道:“今晚就睡在这里,别回孤儿院了。”

男孩儿不为所动,数着脏兮兮床铺上的钱币,翻来覆去,就好像多数两遍就能多出来一样:“不行,孤儿院早上要点名,我要不回去才真会没命。”

老头的家,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个能遮风挡雨的破房子而已,在这个破旧狭小却昏暗的房子里,昏黄的灯光照在男孩儿数着钱的白嫩脸颊上,透着他们卑微的对未来的希望。

每一张纸币,每一个硬币,都是他们走向更好生活的梦想。

艾尔神父透过陈旧昏黄的灯光,凝视着幻觉中的一老一小,那一刻是如此安宁静谧,仿佛这多年的时光从未流逝。

“真是没意思。”这个漂亮神圣得像壁画天使一般的男人瞥了瞥嘴,将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在了神父服的第一颗扣子上,接着顿了顿,干脆放下道,“反正一会儿打起来,这衣服也会废掉。”

他对着怪物欠了欠身,礼貌却冰冷道:“那么,我们开始吧。”

#

当神父独自离开迎战雷莉安娜后,当亚当与爱德华和梅格交手时,伦德尔警官知道,此刻他不能有任何的犹豫和失误,这些无辜者的生命都指望着自己。

他带着杰森、艾玛和几个没有变异的保镖仆人,右手拿着“指南针”,左手握枪,飞快地往别墅外撤离,他的无感情此刻却是最好的镇定剂,平静得毫无波澜的表情语气,让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只低着头跟着他的脚步。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太多凶险,显然梅格和雷莉安娜都没空搭理他们这些蝼蚁,她们将活尸都召去助战,于是喂有几只墙中之鼠挡在路上。

这种应该算是老鼠的动物长得和猎犬一眼大,毛发漆黑尖锐,双眼鲜红如血,爪子锋利如钩,呲着牙发出令人胆寒恐惧的叫声。逃亡小队立刻发出尖叫,队形都有些散了,伦德尔毫不犹豫地举枪射.击——

“砰!砰!砰!”三枪一只,打空**就从腰间再抽出一支,动作娴熟老练,准头更是极好。

事实上,整个过程伦德尔手都没抖一下。

他们终于摸到了庄园的边缘,外面是漫天迷雾,这说明庄园无法进出的魔法结界还未破除,也就是说,雷莉安娜仍有战斗力,神父并未获得突破性成功。

此时此刻,作为普通人,他们唯有耐心等待,小心戒备而已,生死之战不发生在这里。

突然,从别墅的位置传来音爆声,那种能量宛如龙卷风呼啸,整个大地都在震颤,人们根本站不稳,在起伏颠簸的土地上,纷纷跌倒。杰森试图搀扶旁边惊恐的女仆,却几次失败,摔落的墙体打在人体身上,砸出了鲜血,但这不是此刻最要命的事情。

“闭上眼睛——不要往那里看——”伦德尔在狂风中拼命嘶吼着。

这是艾尔神父临走前嘱咐他的:涉及到神秘领域,不要看!不要听!不要了解!如此才有机会活命。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几个望向音爆方向的保镖身体突然僵硬,接着他们的双眼、嘴巴、鼻孔、耳朵……凡是有洞的地方都亮了起来,那种就像圣光似的能量在体内膨胀,他们痛苦哀嚎,双手徒劳地抓着自己的脸,硬生生扯下了一块血淋淋的皮肤,却像感觉不到似的。

下一刻,他们的身体爆开了,浓郁的圣光向着四周散开,不带光明温暖,唯有冰冷血腥。

见到这一幕的几个女仆当下叫得和女高音似的,有一个直接就昏了过去,不过好歹没人再敢回头。而伦德尔敏锐地察觉到,庄园外的雾气散了,魔法结界似乎被打破——

艾尔神父赢了!

“快走!”伦德尔当机立断,背起昏迷的女仆,带着剩下几个活人往前冲。杰森咬咬牙,出手打晕了一个歇斯底里疯了似的女仆,背在背上,牵着女友紧随其后。

他们不停地往前跑着,一刻都不敢停下,生怕被身后的怪物或任何东西追上。

跑着,跑着,一直跑着,直到看到十几辆呼啸而来的警车,直到看到梵蒂冈教廷的标志,看到几个带着十字架穿着圣职服的人站在路上,面容沉静似水地伸手阻拦。

伦德尔停了下来,为首的神父双鬓泛白,走了过来,几个医护人员立刻接手了伤员,还往他身上披了一条毯子。

“艾尔神父。”伦德尔警官盯着陌生神父说道,“他还在庄园里,他应该赢了,但以他的状态很危险。除了雷莉安娜外,还有梅格·维拉斯,她杀了自己母亲,和亚当·维拉斯正在搏杀。”

他迅速给出了情报,语气快却平静,但他自己大概也没发现,他的全身在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没事了,放松,放松下来,你们已经安全了。”双鬓微白的神父轻声安抚道,旁边的随从递上了一杯热茶,神父拿起塞进劫后余生的警官手里,“喝口茶,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处理。”

看到伦德尔还想说什么,陌生神父再次重复,语气温和却根本不容反对,“喝一口茶,孩子。”

仿佛被下达了什么指令,警官动作僵硬地低头啜饮了一口热茶,一股安宁温热的气息从口腔一直往下浇灌,瞬间驱散了所有恐惧冰冷,让他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并且眼皮微沉有了睡意。

“休息一会儿,等你醒了,一切就都没事了。”神父的声音朦朦胧胧,这是伦德尔那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当他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自己身处医院,周围都是警局同事。

#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干掉雷莉安娜的?”听完故事的侦探举起了爪子,旁边的猫神眷者没有明说,但求知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了。

“各位,每个人都要有点秘密,尤其是成年男人。”艾尔神父笑了一下,摸了摸下巴,继续说道:“这事的结果还不算太糟糕,当然,还是**不少人。”

“后来教廷的人告诉我,亚当和梅格同归于尽,爱德华受了重伤,被教廷转移走了。”

“安东尼最初没来葬礼,就是亚当意识到老头子死的不对劲,让自己弟弟去联络教廷,提前背叛混沌之神计划。他倒是聪明,安东尼被教廷保护控制起来,应该和他儿子团圆了。”

“至于杰森是真的和这些事没什么关系,他可能只是小时候见过一次祭祀,还受刺激全忘了。不过,维拉斯家族的血脉都被混沌神诅咒过,所以也只能被教廷安排着隐姓埋名。”

“而教廷根据安东尼的交待,端掉了混沌教团的一个据点,抓到了不少狂信徒。”

“……等一下”侦探再次举起爪子,“打狗也要看主人,维拉斯背叛混沌,你们端了混沌教团的据点,那位存在就半点反应也没?”

奈亚拉托提普的脾气那么好了吗?

开玩笑,这位在外神旧日里也算最小心眼的一个了。

奈亚确实不在乎自己的信徒,可教廷基本上是按着祂的脸打,祂也没反应?

艾尔神父摇头,耸耸肩道:“祂确实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安东尼、爱德华和杰森现在都活得好好的。如果祂真要动手,我不觉得教廷那些保护者能拦得住祂。”

“或许,祂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维拉斯的事情吧。”神父只能如此猜测。

“还有一个问题。”侦探眼神奇怪道,“你说了这半天,这件事和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和那个盒子又有什么关系?”

“杰森的女友,叫艾玛,对了,就是你昨天见到的那位活尸小姐。”神父微笑着回答,略带被打断的幸灾乐祸,看着怂侦探的表情从听八卦转为惊悚僵硬。

“而咱们争来争去的盒子,原本是在维拉斯家族仓库里放着的,被艾玛小姐偷走了,她似乎是个国际惯犯,所以做笔录前就自己消失了,连和杰森谈恋爱的身份都是假的。”

神父摊开手,对德瑟奈德叹气道:“所以,眷者大人,现在的情况就很清楚了,谁当初雇佣了艾玛是偷盒子,谁就是杀死艾玛和大保罗的凶手,后续他还会继续跟着我们抢盒子,不如先下手搞明白对方身份,避免处于被动。”

“何况,猫神大人的使者怎么能被蒙蔽呢?”

“可是那个小偷**。”德瑟奈德看向假神父,问道,“还能怎么调查她的雇主?”

“很简单,我们去找警察,因为警察能抓小偷嘛。”

艾尔神父的计划挺合理的,虽然调查员有自己的情报网络,但多半和神秘学有关,但艾玛在卷入这件事之前,就是个纯粹的普通的国际雅贼,好吧,看看她的简历,应该业务挺优秀的。

所以,术业有专攻,对付狂信徒当然是教廷调查员出马,而对付国际小偷,那肯定是警察更擅长。这些信息警方不会无条件和教廷共享,黑进去当然可以,但在你有警察朋友的时候,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伦德尔警官是一个专业极强且靠谱的人,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艾尔神父直接拿着“指南针”放车头,开车带着两个小伙伴去往一栋公寓,从外表来看,这栋公寓有些破烂陈旧,住得都是没钱的人。

“伦德尔警官就住在这里?”侦探有些讶然,“这不太像警察住的地方啊。”

神父没说什么,但表情已经沉了一点。

当他们打开门,看到倒在床上已经有点腐烂的尸体时,艾尔的表情从真的彻底沉了下去,因为他看到“指南针”上的能量显示——

混沌之神,最高级的力量残留。

这意味着,奈亚拉托提普亲自来过这里。

然后,留下了伦德尔的尸体。

该死的!为什么要从伦德尔开始下手?!维拉斯和盒子的事情和警官根本没关系!为什么不冲着叛徒和调查员下手?!

就在神父表情平静、内心却愤怒得难以自制之时,突然,眼前的尸体慢慢睁开了了眼睛。

尸体睁开了眼睛。

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