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伦德尔6

伦德尔6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老伊戈带着一行人,身手敏捷地在污水横流的小巷里穿行。

他们看到身穿吊打的拉丁裔女孩儿,双目疲倦地靠在二楼的窗户上,还有一件件五彩斑斓又湿哒哒的衣服,挂在斜斜架在两个窗户的长杆子上。

如果没有老伊戈带路,他们多半已经迷失在这座城中城。

他们来到了一个街边餐厅的后厨,里面腐烂的蔬果鱼肉的味道很重,还有嘈杂的人声,这时候正是厨房最忙的时候,老伊戈和相熟的朋友低声说了一句,塞上了几张钞票。

“阿卡。”厨师打扮的人朝着搬运蔬菜的地方叫了一声。

一个长着圆润脑袋、双眼带着些精明的男人,系着脏兮兮的后厨工作围裙就走过来了,两人快速用罗尔拉德的语言交谈了起来。

被唤作“阿卡”,实际代号为蚊子的销货人不情不愿地嘟哝了两声,朝着神父等人走来,却在即将靠近他们的时候,突然扭头就跑——

“卧槽。”侦探拔腿追了过去。

蚊子不愧他的绰号,跑起来也和夏季到处乱飞的蚊子一样,够不着打不到,尤其是在罗尔拉德最混乱贫穷的巷子里,即便艾尔神父也因为多年没回来,而不太熟悉路线,老伊戈体力不行跟不上,早被甩在了后面。

眼看着蚊子越跑越远,侦探对神父吼道:“你到底还是不是一个法师?”

神父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很想告诉他,理论上调查员不可以对普通人使用魔法。

但他只是喘气,继续追着蚊子往前跑。

猫神眷者突然跳了起来,没错,字面意义上的一跃而起,就像一只猫似的轻柔无骨,身姿轻盈地越过一排排晾衣杆,跳出了这个肮脏狭小的人间十里的小巷,阳光洒在银发上,就像真正神灵的眷顾之人。

然后,他跳到了蚊子的背上,做出了背刺的动作。

如果德瑟奈德此刻手里有任何武器的话,蚊子大概就凉了。不,就算没有武器,力气稍微大一点,可能脖子和肋骨都会断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手臂发出了轻响。

蚊子捂住左手臂惨叫起来,看样子是骨折了。

艾尔知道尼罗河勇士还是手下留情的,他们被作为猫神的杀戮机器被培养出来,本就为了掠夺生命而存在,而神灵赐予他的力量,更是让他在这种事情上巅峰造极。

“别打我,我再也不敢跑了,我什么都说,别打我,别打我!”

蚊子在地上打滚,怂得眼泪和鼻涕都流在一起,德瑟奈德面无表情,伦德尔叹了口气,望向了天边,他已经不是警察了,何况这里是东欧的辖区。

神父拿出了艾玛和维拉斯木盒的照片,放在销货人眼前:“她为什么会去维拉斯偷这个?是谁雇佣了你们?你是否帮他卖过这个盒子?”

在猫神眷者充满杀气的冷漠眼神下,蚊子根本不敢撒谎,何况,他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好保密的——

“有一个人来找艾玛,想要她偷走维拉斯家族仓库的一件古董,没有年代,你知道这种东西也卖不出什么价格,我们一般不会费大力气偷这个,但他说给我们两百万美元。”

“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来历吗?能画出来吗?”

神父很清楚,他们这种专门偷艺术品的雅贼,绘画和鉴赏技能都极为不错。

“我的手断了啊!不不不,别打我,我有他的名片!”

蚊子拿出了那张精致极了的小卡片,纯白为底,压花设计,烫金工艺,看着定做价格不菲。

而在这张纸片的正面,是两条互相咬尾的蛇,一条纯黑,一条墨绿,眼睛和鳞片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活过来一样,你甚至能闻到蛇吐信的腥味,听到鳞片因蛇身缠绕而互相摩擦的声音。

神父翻到了背面,只有一个漆黑墨水的名字——

斯坦。

艾尔神父眯了眯眼,似乎认识对方,却没想到是他雇佣了艾玛偷盒子。

“斯坦是谁?”侦探问道。

“一个什么都买卖的商贩。”神父将名片都收起来,“比妖精还会做生意,能掏光你身上的最后一文钱,如果是他肯出两百万美元,这个盒子还真是个贵重玩意儿。”

不然也不会引得神灵派出眷者争抢。

就在蚊子期期艾艾在地上叫着,神父思考该如何联系斯坦的时候,十来个壮实的人影围了上来,右臂上都纹着一只张嘴咆哮的棕熊。

神父按了按自己到咽喉的圣职人员领子,轻声道:“人熊帮。”

这个地区最为凶残的黑帮之一,艾尔小时候没有少吃他们的亏,就算如今背靠教廷,当了神秘领域的调查员,他也不敢贸然得罪这群人。

得罪了人熊帮,大不了再不回罗尔拉德罢了,他连混沌之神都敢惹,何况都是普通人的帮派?

只是……

给他情报的哈里斯怎么办,给他带路的老伊戈怎么办?

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的亲友却要为他承担所有的代价,而人熊帮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艾尔神父闭了闭眼,得让德瑟奈德带着警官和侦探离开,他去和对方谈一谈。

“别动手,奈德。”侦探拦住了猫神的眷者。

要是尼罗河勇士动了真,这条巷子就得血流成河,别了吧,侦探有些暴躁地按了按太阳穴,虽然这里不是芝加哥,但帮派的事情吧,放在哪里都一样。

这些老大,在意的无非就是那几样东西——钱和面子。

围住他们不该是为了钱,蚊子和维拉斯的事情,人熊帮本不该参与,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为了面子。

他们在人熊帮的地盘抓人,所以丢了面子?

不,如果是这样,没必要出动那么多人,未免小题大做。

而且要收拾不守规矩的外来者,直接动手就是了,何必团团围住,却始终没人向前一步呢?黑帮侦探的脑子转了转,突然带着谄媚地笑了起来:“是哪位先生亲自来了?何必如此,派人叫一声,我们肯定自己就会来的。”

越是黑帮,越是希望别人叫他们“sir”,哪怕他们知道自己不配。

就在德瑟奈德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从后面走了出来,西西里人的外表,脸上带着伤疤,蛮横之气连西装都掩饰不住。

有些人穿着人皮,却还是一只野兽。

男人介绍了自己,他叫洛哈尼奥,应该算是人熊帮现在的二把手,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人熊帮的老大,法尔考阁下想要见他们。

艾尔神父想起了报纸上的分尸新闻,人熊帮近来和k29越来越激烈的矛盾冲突,市长帕西都无法控制这种可怕的局面,仿佛只要有人打了第一枪,就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你们应该知道最近的杀人案。”洛哈尼奥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们损失了不少人,关键也不在于人命,而是我们的面子,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是面子在道上活下去的。”

“可是,为什么找到我们。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神父。”艾尔露出了圣洁的微笑。

这种魅惑冲击,连久经考验的黑帮二把手都有些眩晕,他有些迷迷糊糊,张嘴说道:“因为有人告诉我们,你是艾尔·笛梵恩,你可以解决这个案子。”

一旁的侦探咋舌,所以说,狗神父到底点了多少魅惑?

你是不是把点数都点在脸上了,以至于之前连跑都跑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