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伦德尔3

伦德尔3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年轻人依旧没回头看他,只是看着又被毁成废墟的城市,好家伙,这段时间他干脆建了个古埃及出来,只不过现在连人带建筑都被撕碎了,显然心情十分不愉快。

“……那行,你继续想吧,晚餐吃意大利面,可以吗?”伦德尔是搞不明白变态的烦恼的。

年轻人陈述道:“你快死了。”

“呃,对,说实在的,也就这一两周的功夫,你想亲自动手也可以。”

每次讲到这个话题时,小孩总会暴躁地发表一些“我不会让你解脱”的变态言论。但出乎意料的是,今天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看起来更加诡异暴躁了。

“你真的想死?”年轻人问道,但依旧没有回头。

“我之前也说过了,我不想死,但我没有选择……”

“你见过有谁在我面前撒谎成功过吗?”

“……”

伦德尔沉默了,他一直都是这么说的,但他不能一直这么欺骗自己和小孩。

最终,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尴尬中,伦德尔听到自己的声音就像砂纸打磨过一样:“对,我想死。”

“我知道了。”年轻人这回彻底扔掉了游戏手柄,并随手把手柄扔到屏幕上,发出巨大的碎裂声,结束了这场无聊的游戏,他也终于看向了伦德尔:“我允许你死。”

但这个人类不能死在病魔手上,这将是对他的嘲讽。

年轻人并没有当晚就动手,相反,日子还是和之前那样过,仿佛他恢复不恢复记忆都没影响。反正力量还是没回来,反正受到影响也不止是他,至于外面蹦跶的信徒,他一向懒得搭理。

吃饭,亲近,睡觉等等,他还是保持人类的需求。

直到伦德尔病得越来越严重,病发得越来越频繁,即便不用力量,他也看出这个人类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对方不肯再去医院,只是躺在床上,由着鲜血染红了整张床铺。

他扼住了对方的脖子,凝视着死亡前的人类。

“宇宙的本质是混沌,而混沌是有形的。”祂慢慢说道,祂知道人类应该还能听见,“现在的我无法让你看见,但我可以告诉你,祂是什么样子。”

年轻人凑近了垂死的人类,在他耳边轻声诉说了一段话,人类的眼神爆发出一阵光亮,仅凭人类语言当然无法叙述出那种奇迹,但却足够他想象那样的美丽壮观。

那是人类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

下一刻,他的呼吸戛然而止,在混沌之神收拢的双掌中。

人类死了。

真是个无趣的游戏,他不再浪费任何一点精力,不再看向那具破败的尸体一眼。祂没有拿任何东西,只是换了件衣服离开,祂的信徒还在迫切寻找自己,是时候回到真正的游乐场。

离开门口时,祂稍微顿了一下,因为楼上的爱莎小姐正和闺蜜亲昵地手挽手下楼,她们似乎又重归于好了。

这真是个无趣的游戏,千面混沌之神再一次想。

#

伦德尔苏醒时,自己正躺在血迹干透的床铺上,面前三个脑袋正齐刷刷瞪着他。有一说一,这三个脑袋还挺好看……个屁。

这是怎么回事?

他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尸臭味,作为警察他再熟悉不过了,但随即伦德尔意识到臭味就是从自己身体上散发出来的,他艰难地低下头,发现自己的皮肤上都特么出现尸斑了。

所以,之前果然不是自己的幻觉,他被那个路边捡来的小屁孩掐死了。

伦德尔的眼神有些茫然,他无法忘记的是生命最后,那个年轻人在耳边低语的声音。宇宙混沌的真正模样,即便用人类语言大致描绘出来,依旧那般令人目眩神迷。

可是小孩怎么会知道混沌的样子呢?

想到对方的怪异之处,本来一心等死的警官先生总算肯转转他的大脑了。但有些事就不能细想,他无奈地叹气,摸了摸被掐得生疼的脖子。

另外,他为什么会复活呢?

小孩干的?不,以他的性子并不会,如果真不想他死,何必要做那一场戏呢?伦德尔很确定,年轻人看着他眼中□□消失的时候,眼神中所闪过的那抹神色。

高傲、轻蔑、冷漠、无情、可惜、乏味……

这些情绪主导下,小孩不会特意复活自己。而且他复活醒来后,也不会看见这三个好奇又中二的脑袋!

“你们看够了没有。”伦德尔无奈地揉着脖子,低声道。

“伦德尔警官,你还记得我吗?”先说话的是神父,依旧是那副悲天悯人的圣子模样。伦德尔抬头,眯着眼睛看了半晌,说实话,这种模样的人想忘记也不容易。

“……神父。”伦德尔点了点了头,“我们在维拉斯案中见过。”

“很抱歉,我之前刚打电话去警局打听了你的消息,这才知道那些意外。”艾尔有些怀疑,警官是不是因为维拉斯家的事情,被奈亚教团给诅咒了,怎么能倒霉成这样?

先是被开除,然后得了绝症,最后疑似被混沌之神找上门,横尸自己的公寓,连个发现和收尸的人都没有……刚才复活的时候,吓得侦探差点拿棍子打人,而自己条件反射就要念咒。

幸亏德瑟奈德靠谱,硬是把两人拦了下来,指着“尸体”肯定道:“不是活尸,是活人,纯人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纯人类能死而复活,以及这个房间里为什么有最高级的混沌神力量,但伦德尔警官能继续活下去,当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好事。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为什么……”伦德尔总觉得眼前的神父知道什么,但话刚出口,又渐渐低下去,就算有答案又如何呢?

他是一个生来没有感情波动的人,生不知何喜,死不知何悲。

“你还记得维拉斯家族被偷走的一个盒子吗?”艾尔直接进入主题。

伦德尔的业务水平终归不错,脑子稍微一转,立刻接口道:“据说杰森·维拉斯的女友艾玛是个艺术飞贼,她已经上了国际通缉了,但她并没有拿走任何珠宝文物,根据家族仓库清单,遗失的只有一个木盒子,并且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古董。”

“你还记得什么?”神父继续问道。

“警局调查了一段时间,但因为是国际上通缉的雅贼,鉴于她没有太大的危险性,FBI相关部门就接手了剩下的事情。”伦德尔略带疑问,“你们是为了她和木盒子而来?”

“算是吧,说来话长,而且艾玛已经死了,就因为那个盒子。”

“杀了艾玛的人,还不肯善罢甘休?”伦德尔迅速抓到了整个问题的关键,依旧和过去一模一样的犀利平静,完全不像死过一次的人。

“一直追着我们咬呢,大概是因为盒子在我们手里?”

……你们手里拿着赃物,幕后凶手肯定追杀你们,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们想要调查艾玛的信息,但我已经被警局开除了。另外,我记得,我好像……我好像死了。”

“是的,但你复活了。”艾尔神父过来人似的拍了拍警官的肩膀,态度随意道:“我们都经历过维拉斯家族的事情,你就该知道,连怪物都能满地跑,活活死死的事情很正常。”

旁边的黑帮侦探差点把烟头吞下去,正常你个屁哦!

这时,那个一直怎么说话的白发男人靠近伦德尔,在伦德尔皱着眉头注视下,像一只机敏警犬似的闻了闻,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身上带着盒子的味道。”

好极了,这群人叽叽喳喳半天,都没能说到重点上,前警官心累地揉了揉太阳穴,迅速进入办案工作状态,干练平静道,“给我一件新衣服,我要再洗个澡,然后我们一件件事情从头说。”

“比如,那个艾玛偷走的木盒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伦德尔警探。”神父意味深长地看了侦探一眼,“你的业务水平比某些人好多了。”

安迪立刻炸毛,拿着烟卷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本来就是个黑帮侦探!黑帮做事不需要证据!凡是怀疑了就吊起来打,总会有线索的,才不靠推理!狗.屁的调查员业务,他倒了血霉才惹上这种事。

现在大保罗那里再也回不去了,以后靠什么营生都是问题,只希望教廷能给口饭吃。

“来,我知道附近有个高级的日式温泉按摩馆。”神父过来人般地笑眯眯道,“咱们大家一起去泡个澡,男人嘛,感情就是泡澡泡出来的。”

……等等,你以为你自己是毛子吗?

去你的男人泡澡之情!谁要和你们泡澡啊!

安迪侦探看着白发的埃及眷者,又想起了那个倒了血霉的一夜春宵,想起了自己全副身家都打了水漂,最要命的是,他想起了自己是特么如何求欢的黑历史。

于是,他自闭了。

但四个人里,一个人自闭是没有用的。对泡澡这事,神父十分热衷亢奋,德瑟奈德也喜欢洗热水澡,埃及人在条件允许下还是很喜欢享受的,而伦德尔警官纯粹想洗干净身上的臭味。

“我付钱,免费按摩,免费海鲜自助餐。”最终,神父用这句话让侦探放弃了所有抵抗,低着头跟着大家去了艾尔熟悉的一家日式温泉按摩馆。

一进门,就有穿着统一樱花款式和服的漂亮亚裔女孩儿和神父打招呼,后者完全不像个圣职人员,如鱼得水般在花朵似的少女中左右逢源,令人叹为观止。

一个领班模样的稍微年长的女性不知道听艾尔说了什么,温婉地捂嘴笑了起来,眼神在三个小伙伴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向手下妹子们点点头。

妹子们散开了,之后各自拿了一套和风浴衣和洗浴用品,递给了几位客人,并领着他们往更加私人的汤池那边走去,这是专门为VIP开设的包厢服务,当然,价格不菲,还需要预订。

艾尔神父大概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保守,他高高兴兴地脱掉神父袍,把自己身上略微清洗一下,就围上白毛巾就钻到了水里去,德瑟奈德紧随其后,露出精壮的八块腹肌,不愧是尼罗河的顶级勇士。

伦德尔知道身上味道大,便先去淋浴干净,想让人帮忙搓个澡。

“别别别,放着我来。”艾尔神父喊了一声,就动作敏捷地又窜上来,从女孩儿手里拿过搓澡巾,让后者先去休息:“合子,去给我们拿些温泉蛋和水果来。”

伦德尔默默地扬起头,后者像煎鸡蛋前往锅里倒油那样,把沐浴液倒在充满尸斑的背脊上,淡定道:“相信我,即便你复活了,但你血液确实凝固过、心脏不再汞血,导致皮肤下全是血瘀,不小心一点,我怕搓完澡得直接送你去医院。”

艾尔神父在内心叹气,要是警官先生再次当场暴毙的话,他怕自己的san值撑不住。

调查员的san值,且扣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