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10. 艾尔4

10. 艾尔4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如果不是“指南针”的魔法效果,恐怕他现在已经沉迷幻境中,被藤蔓吞噬了。神父换了个手,接着沉默地看着右手的焦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又恢复了洁白无瑕、娇嫩柔软的状态。

埃尔斯斐尔。

他默念着一个名字,轻轻嗤笑了声,俯身观察落叶腐殖层和岩石的情况。他从樱桃木上折断了一根树枝,翻开了层层叠叠的落叶泥土,露出了下面巨大的“血管”。

植物的根茎?不,那就是怪物的血管。

他甚至能看到深红血管壁下,不断流动的粘稠液体,中间掺杂着乳白或漆黑的游丝,就像趴在土地上,吸取这块土地上所有生灵血液的庞大野兽。

这还仅仅是血管的“冰山一角。”

艾尔神父同样注意到了岩石下面土壤吸附的血垢,按照那种颜色和厚度,没有十几年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地浇灌,是绝对呈现不出那种色彩的。

这确实是个祭坛,但艾尔神父已经不确定,这是否是给千面之神的献祭。

神父起身,从樱桃林的位置望向古老的大宅。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说地下埋藏着怪物的血管,这块祭石是怪物的心脏,那么,那个老宅所处的方位,又象征着什么部位。

他沉默地看了半天,才不得不挑眉承认,如果他没推测错的话,维拉斯老宅正是整个怪物的头部——半个头埋在了地底,而大门正是张开的血盆大口,斑驳的墙壁是怪物的纹路,而略显鲜亮的红褐房顶是受害者的血迹,图书馆落地窗的位置……是它的一只眼睛。

从最开始,他们所有人的所作所为,都落在了它的眼中,行走于它的口中。

艾尔神父感到有些发冷,可能是身上的神父装太过单薄了。他拉了拉衣领,银质十字架晃荡在胸口,却只能沦为无用的饰品,在面对邪神时,连把锋利的刀子都比不过。

他不能毁掉祭石“心脏”,因为一来做不到,二来会惊动整片土地下的怪物。艾尔揉了揉太阳穴,决定给教廷报信,现在只能暂时维持表面的平和。

当艾尔神父回到老宅时,杰森正坐立不安地等待他,对身边献殷勤的艾玛不看一眼,一心一意就等着他回来。

“感谢上帝,艾尔神父。”杰森的面容一松,激动地迎了上去,“那里……”

神父含笑看着他,止住了所有要说出口的话,艾尔的眼神清晰传达出了一个信息“别在这里”,杰森接收到了讯号,两人往杰森曾经的房间走去。他离开老宅多年,房间却始终保留着曾经的模样。

“你得尽快离开这里,还有你的女友。”艾尔说道,教廷可以草菅人命,但他不能眼看着无关人员在怪物的嘴里走来走去,却无动于衷。

他的外表圣洁平静,手却始终伸进口袋摩挲着光滑冰冷的怀表外壳:“这是合理的,找个机会和家人爆发争吵,你已经离家出走过一次了,再来一次也正常。”

“不。”从杰森牙缝里艰难地吐出这个词,当他把话说出来时,他仿佛终于放下了什么沉重的负担,重新恢复了那种把握一切的商业总裁状态,“我的母亲死在这个家里,我的父亲对此视而不见,曾经的每一个夜晚,我都会沉浸在那种噩梦中。哪怕真相意味着危险,但离开就意味着永远无法得到解答的痛苦。”

人类终会选择死在真相中,从古至今。

神父暗中深深叹了口气,没有告知他地下怪物的事情,而是简略说了说维拉斯家族可能卷入“□□祭祀”中。

杰森握住了拳头,面孔涨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惊的。

“他们是不是把我母亲也祭祀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艾尔略挑了挑眉,安抚性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那位神灵更喜爱年龄幼小的祭品。”相比于成年妇女,反倒是当年的杰森更符合混沌之神祭品的要求。

孩子?杰森想到了维拉斯家族的各种儿童慈善活动,他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

“我会通知教廷,在此之前,不要妄动。”

一切都要等到教廷的援兵,他基本已经找到维拉斯的“犯罪证据”,只是维拉斯家族中到底有多少人涉及此事,又涉及到什么程度,他尚不清楚。一旦匆忙动手,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优,他可不想被狂信徒追着满庄园跑。

又不是溜风筝……

午餐吃饭的时候,杰森显得无精打采,整个人都带着生人勿进的气场。而他的冷落让女伴艾玛不太高兴,反倒是和爱德华坐在一起聊得开心。

神父慢条斯理地切着羊排,不动声色,宁静安稳。

直到这安稳被尖叫声打破,从后花园小教堂的方向传来,葬礼之后,老爷子的尸体要暂时放在教堂里三天,等待葬入家族墓地,这算是某种传统习俗。

神父擦了擦手,并未说什么,反倒是杰森的眉头紧蹙。维拉斯家族成员也都没有动,而是耐心等待安保人员告诉他们调查结果。

非常有意识的一家人,要是听到风吹草动就乱跑,才会让人有可乘之机。

作为这一代的长子继承人,亚当显然稳得住场面,尤其他的弟弟安东尼还在欧洲处理事务,除了妹妹卡梅尔外,都是下一代小辈,理论上都需要他来照顾庇护。

亚当接通了对讲机,保安队长在那头说了点什么,前者微微变了脸色,却没有立刻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指在实木餐桌上敲了敲,说道:“那就报警吧。”

“我们维拉斯家族是遵纪守法的公民。”

杰森差点嗤之以鼻,而画得满脸烟熏妆的叛逆少女梅格则是直接笑起来,被她母亲卡梅尔用极为严厉的眼神瞪了一眼。

“抱歉,因为这实在太好笑了。”梅格摆了摆手,再次笑起来,“你们,遵纪守法。”

“梅格。”卡梅尔放下餐具,目视女儿慢慢说道,“还记得之前我和你说过什么。”

叛逆少女凝视着自己端庄的母亲,抿了抿唇,耸耸肩膀道:“Okay,你说了算。”

没有人打岔后,众人终于看向了座首的亚当,后者两鬓微白,沉稳地说道:“看守小教堂的仆从发出的叫声,”他停顿片刻,“父亲的尸体不见了。”

……

所以说,这么大一件事,你们全家也能如此淡定?

杰森差点把叉子戳到舌头上,艾玛也惊讶地停止了和爱德华的交流。艾尔声音温和地问道:“有谁会想偷遗体呢?这真是亵渎主的一件事。”

“确实如此。”亚当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不打算继续用餐,他欠了欠身,“失陪一下,我得亲自去看看。”

理所应当,刚办完葬礼,尸体就不见了,鬼知道老爷子是不是自己爬起来的?

何况如果只是尸体失踪,那位仆人何必叫得如此凄厉,就好像当场撞见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