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伦德尔4

伦德尔4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医护人员是怎么处理死而复活的病患?

哦,一般他们不处理死了几天又复活的人,但在这方面,见过太多大风大浪的调查员足够有经验。艾尔神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银质镶嵌着红宝石的繁复花纹瓶子。

他把瓶塞拧开,将里面水银似的液体倒出来,那些液体明明是纯粹的流质,却仿佛有生命般彼此黏连,闪烁着碎星似的光彩,滴落到人体皮肤上时,迅速分散渗透了下去。

伦德尔感觉背脊有火焰般灼烧的痛感,他的后背肌肉猛地收紧,咬紧了后槽牙,让火灼的力量通过血管循环,蔓延到全身,最终抵达心脏所在。

噗通——噗通——

警官的心脏此刻就像被架在火刑柱上,身体痉挛蜷缩,想要捂住心口。而他却无法动作,艾尔神父面带微笑,眼神中没有任何情感地按住了他,只用一只手就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神父……”受惊的侦探微微张大嘴巴,似乎想说什么。

药力彻底渗透了心脏,火烧之感顿时消失,伦德尔感到沉重的身体一下子轻快了下来,就好像体内的污浊泥垢都被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得能立刻去跑个负重越野五公里,或者再加个三天班。

“谢谢。”伦德尔低声对身后人说道。

艾尔神父珍惜地把瓶盖塞回去,还晃了晃,听完里面还剩下多少,这才转头望向黑帮侦探,挑眉戏谑道:“你刚才喊我做什么,觉得我要伤害警官先生?”

“我以为……你怀疑他……。”安迪自暴自弃地揉了揉被水蒸气迷糊的眼睛,咒骂道:“妈的,你知道的,死而复活这种事情,还牵扯到了混沌之神。”

艾尔神父了然点头:“我确实怀疑他,但现在没问题了。”

他晃了晃手里的小银瓶子:“对任何一个自然生物来说,这都是最好疗伤药,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能帮你再续半小时,但对黑暗生物来说,这是糟糕极了的诅咒。”

神父圣洁地微笑了起来,态度自若地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它们会从心脏开始,像遇到热锅的黄油那样融化,哦,如果没有心脏的话,那就会从要害开始,”

当然,这种东西对邪神级别的没用,估计混沌之神能把它当饮料喝,也不会有半点不适。

“那你现在验证完了吗?”旁边的伦德尔起身,平静道,“是不是该说正事了?”

神父耸了耸肩,拿起淋浴头给对方冲了冲,浇了警官一头一脸水,招手道:“来来,边泡澡边说。”

四个人在假山旁的水里,一人顶着一条毛巾,温泉里热气缭绕,潺潺的水流声在耳边响起,伦德尔面无表情地把这段时间的经过说出来,完全没有讲故事该有的跌宕起伏。

“你小时候故事比赛,肯定没有得过奖。”艾尔肯定道。

“别打岔!”侦探瞪了神父一眼,然后像看什么神奇生物一样打量着警官,不可思议地问道:“他就这么掐死你,然后走了?!”

“他还告诉你,什么是宇宙混沌?”

“他还应该恢复了记忆?”

“你不会已经不是你了吧?”

安迪没有注意到,他亢奋地说起这些事时,神父似有若无地瞥了他一眼,却垂下眼眸没说什么。反倒是在他激动得差点扑到伦德尔面前时,德瑟奈德像提猫仔似的,抓住了他命运的后脖肉往后拉。

“他没问题,除了盒子的味道,我闻不出任何别的。”

等等,这才有问题吧,他都和奈亚子负距离接触了,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混沌神的味道?就算没有打下烙印,无意间也会留下气息,除非……

奈亚子的状态,听上去好像不太对。

安迪原本以为奈亚子又在整活了,因为维拉斯家族的事情,在戏耍玩弄伦德尔,这位外神向来是这般百无禁忌的,假装自己失忆不是常规操作吗?然而沌之神怎可能这样放弃,或放过伦德尔?

首先,掐死的手段也太过温和了一些。上次得罪祂,祂又不感兴趣的人类,是被老鼠活生生吃掉心脏而亡的。

其次,你以为死了就能逃得出祂掌心吗?凡祂感兴趣的玩具,是要连灵魂都捏在手里,永生永世折磨到宇宙终结为止。

“行了,让警官先生喘口气吧,”艾尔神父缓缓开口道,直接弹了下安迪的额头,笑着道,“这里的生鱼片寿司很有名,要试试看吗?”

安迪:“试。”

猫爱吃鱼没毛病,旁边的尼罗河勇士暗自点了点头。

四人从温泉里出来换衣服的时候,德瑟奈德私下里问艾尔神父:“你猜到了前因后果。”

神父整理着自己的袖口,轻声道:“有些猜测,但不能告诉伦德尔。任何一处微小的命运涟漪,都会惊动混沌之神。”

猫神眷者沉默片刻:“祂没有留下灵魂烙印。”

“但这并不代表,祂就没办法注视伦德尔。”神父看向猫神眷者,认真道:“混沌之神也是诡计之神,凡人根本无法猜测祂的想法,祂是真的因什么而失去力量?或是又一次的欺诈戏法?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就凭我们几只蝼蚁,就因为维拉斯家族的事情,远不值得祂如此屈尊降贵玩这个游戏。那么,什么值得?想想伦德尔身上的盒子味道,想想教廷和猫神交给我们的任务。”

神父眼里是化不开的凝重严肃:“德瑟奈德,那个盒子比我们想象得更可怕。”

“我怀疑,那个盒子能对神造成巨大影响。”

人类,不过蝼蚁,无法抗衡神灵。

但如果有一天,如果,如果他们得到了一件可以让神陨落的武器呢?

而那件武器,此刻就在他们手里。

泡完温泉,最值得期待的当然是温泉餐,艾尔神父经验丰富,轻车熟路地点了一通美食:煎鹅肝配鱼子酱、生鱼片手握、马粪海胆、生蚝和龙虾刺身、各种天妇罗、关西烤鳗鱼、温泉蛋等。

从被死尸找上门,再到跟着神父奔波了几天的安迪侦探终于感觉自己得到救赎。他看了旁边的古埃及眷者好几眼,终究没脸问对方把钱要回来,叹了口气,埋头化痛苦为食欲。

事实上,这段饭也只有他和德瑟奈德吃好了。

伦德尔警官和艾尔神父忙着打电话,一个从警局好友那里获得了艾玛的情报,据说她的一个销货人在东欧的城市罗尔拉德,具体躲在哪里不清楚。

听到“罗尔拉德”后,神父的表情微微有些复杂,接着就是他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出去,等这顿饭吃完,他都已经把飞机票都订好了。

“今晚就走,不用担心护照和签证问题,我已经搞定了。”艾尔无意识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继续道:“也不用担心到了当地怎么调查,我在那里认识不少人。”

“罗尔拉德,是我的故乡。”

#

东欧并不算大,但因为处于欧亚大陆边缘的关系,这里的地理环境复杂多变。

从黑海和里海吹来的风,往往到了高加索山,便无法再逼近一寸,而在山脚下才稀稀落落散着一些森林、农田、小镇和村庄,仿佛还保持着上个世纪的模样。

当年欧洲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大概是把东欧这一块给忘了。大航海和工业革命的好处并未享受到多少,反而世界大战的阴霾次次不落。

在罗尔拉德的土地上,至今还传唱着坚贞不屈的骑兵们的故事,但说实在的,一战之后被几个大国瓜分土地,二战时跟着纳粹被毛子打得妈都不认识,眼看希特勒即将战败,这才转向反法西斯,憋了一肚子气暴打前盟友的“光荣历史”实在拿不出手炫耀。

二战结束后,罗尔拉德也没喘上几口气,甚至有不少人怀疑有没有这个国家。大概唯有“吸血鬼之乡”和“女巫传说”,才能让这块土地在国际上稍显存在感。

罗尔拉德有没有吸血鬼暂且不论,但黑手党肯定是有的,而且三五成群,大大小小,遍地开花。黑帮如今都特么成了东欧特产,再往西西里岛那边去一点,还是“教父”的故乡呢。

这座城市街边的建筑老得看不出年代,仿佛是某个被遗忘的史前文明残留下的废墟。在阴雨绵绵,不见天日的气候里,那些建筑的阴影、轮廓、孔洞、剥落的墙体……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的建筑。

不过,由于这块地区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又有从黑海吹来的风,所以冬季冷不到哪里去,夏季温暖多雨,灌溉了罗尔拉德的肥沃良田,滋养万物生长,有了这些花花草草,这座城市倒不至于太过萧条可怕。

罗尔拉德的经济支柱产业虽不是稻米和水果,但肥沃到插根草都能发芽的土壤,对年幼的流浪儿、难民、少数裔族群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便利。

至少饿得肚子绞痛的时候,这群倒霉鬼还能挖点植物根茎,或者从别人家的枝头偷两个果子。不过要小心的是狗,罗尔拉德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

夏天的第二个阴雨星期五。最为混乱的那个街区。

路边一个满脸灰蒙蒙的孩子,用那双漂亮的浅褐琉璃眼眸瞧着小餐馆服务员,,顺利地从对方手上讨到了一只干瘪的苹果,毫不犹豫地就往嘴里大口塞着,酸甜的汁水从嘴角流出一点,他用手抹了,又啜了啜手指头。

吃慢了,指不定就让别的孩子抢走了,这群像麻雀似的到处乱窜和聚集的孩子都是习惯了街头打仗的,有一些是黑帮的好苗子,一早就和当地混混接上了头。

混得好一些的男孩子,如今早就不愁吃喝,甚至跟在黑帮身手喝酒、打架和嗑药,对这些孩子来说,未必不是一条好出路。

街边橱窗玻璃后的电视在放着“辰星科技”股价再创新高的新闻,但和这条街的居民半点关系都没有。男孩儿有些没兴致地看着,他更希望看英雄电影,里面的角色会飞会用眼睛发光,比什么辰星科技的董事长接受采访有趣多了。

孩子把苹果核啃得只剩下籽和梗,想了想,干脆把籽“咯嘣”嚼掉,将梗放在指间把玩。阴雨绵绵,不太方便再出去找吃的,男孩窝在某个小巷后门的屋檐下,看着上方锈迹斑斑、还没打开的半旧霓虹招牌——爱的旅店,激情瞬间。

突然,他捕捉到了细碎的脚步声,仿佛在不远处的地方,这条街上的话孩子,都和老鼠一样机敏而善于逃跑,他们对任何危险都有种直觉性的感觉。

孩子像某种野生小动物一样,“呲溜”一下躲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只在缝隙处贴近了眼睛。

不远处,那细碎的脚步拐弯了,带着莫名的惊慌,而后面突然出现一个更加沉重却迅速的脚步。前者逃命似的飞奔,后者像猫戏老鼠般追逐。

两个人终于追到了这里,流浪儿从垃圾桶缝隙里看到,那是个健壮高大的白人壮汉在追逐一个印度裔的女孩儿——女孩儿很漂亮,她有着高耸的颧骨和柔软的棕色皮肤,一双黝黑的眼睛看起来晶莹明亮,此刻却充斥着惊恐,嘴里说着流浪儿听不懂的话。

东欧是国际走.私人口最多的地区之一,孩子和女人是当地最主要的货品。不然呢?毒也干不过南美,难道真要当地居民去卖水果吗?

流浪儿在这片街区时间久,加上长得好看,不是第一次看到或自己遇到这种事情,小小年纪,他就什么都懂了,但他没有吭声没有动弹,只是瑟缩在垃圾桶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想在这里生存,你就得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

高大强壮的男人轻而易举地用手肘勒住了女孩儿的脖子,嘴里骂着罗尔拉德常见的脏话,应该就是当地的黑帮,是人熊帮,还是K29?男孩依旧啜着手指头上的苹果汁,漫不经心地想着。

女孩儿来自异国的尖锐叫声,混杂着求助的凄厉,在这片街区回荡,也许有人听见了,但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出头,于是她被扇了两巴掌,被硬生生拖走了。

街区又恢复了阴雨绵绵的宁静,直到垃圾桶动了一下,小孩儿探出了头,他看到了地上掉落的饰品,是女孩儿挣扎时,从她脖子上被抓落的。

他从垃圾桶爬出来,捡起了那个洁白光滑的牌子,不是金属,不是宝石,也不是塑料,流浪儿分不清饰品的材质,当他把吊坠牌转到正面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性雕像——

通体蓝色,怒目圆睁,红舌吐出,腰围人头,十臂各持一件武器,以一个极度扭曲愤怒的姿态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