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尔风 > 11. 艾尔5

11. 艾尔5

小说:

[综神话]克苏鲁夜话

作者:

尔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7

原本,艾尔是想和杰森再谈一谈的,不过当他去到房间门口时,却发现半掩的房门里传来低低的抽泣与抱怨。

“她不能这么做。”杰森的声音坚定道,“你不能让她这么做。”

“我只是个没必要的大学生。”那是梅格的声音,幽幽而低沉。

“我可以供你读完大学,给你生活费。梅格,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在山胡桃树下野餐,你总喜欢把花朵戴在鬓角吗?有我在,没有人能强迫你的婚事。”

“那你的婚事呢,艾玛,你真的要娶她?”

“……也许。”

“你不该因为和家里赌气,而找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嗨,我才是哥哥。”

短暂的沉默后,兄妹俩低声笑了出来,仿佛是这个压抑的家族中唯一的欢笑与亮色。

梅格离开房间的时候,朝着神父点了点头,在不对着亲妈的时候,这个女孩儿倒是懂礼貌又乖巧。

杰森打开门,把神父迎来,急切道:“祖父的遗体……和祭祀有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艾尔平静地注视着维拉斯的长子,轻叹般说道:“我已经通知了教廷,他们会尽快赶来。在此之前……看当地警方怎么处理。”

警察一个小时就到了维拉斯庄园,来的是两人,为首的年龄稍长,有一张英俊淡漠的日耳曼人面容,仿佛是天生严谨死板的德国人,但当神父问起的时候,这位名叫“伦德尔”的高级警官只是平静道:“我的祖母是,一代移民不能担任警务工作。”

年轻一些的小警官,叫做贾拉德,看起来冒冒失失的,还好伦德尔警官压得住场子。

因为是尸体被窃案,又是在葬礼上出了事,所以尽管出事的是大名鼎鼎的维拉斯家族,亚当也没想掀起太大的动静,这才只来了两个警察。

保安协助封了庄园不让人随意出入,伦德尔警官带着小搭档一一盘问,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发现尸体不见,而发出凄厉叫声的女仆。

不过,没多久,就有风言风语在仆人间传来,说是拉瓦波尔,也就是那个女仆不知为何被疯了,当着警察的面要掐死自己,好歹被老成稳重的伦德尔警官拦了下来。

可惜这样一来,是铁定问不出太多信息。拉瓦波尔被送去庄园医务室,由专门的医生看顾,保镖也陪同在附近,避免疯子伤人。

接着,便是艾尔神父和雷莉安娜修女被分开问询,伦德尔负责前者,贾拉德负责后者。

看着淡漠严谨的警官打开一本黑皮小册子,金属钢笔在上面不知划拉着什么,手指修长,骨节宽阔,看着有力好看。

“葬礼之后,詹姆士·维拉斯克斯的尸体被移到了小教堂。”伦德荣警官开门见山道,“由神职人员负责看管,所以你和雷莉安娜修女都能接触到尸体。”

“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接触,尸体并不是财宝,需要巨龙时刻看守。”神父的手指按在了口袋里的金属怀表上,“指南针”没有任何反应,他略微松了口气。

伦德尔因神父这毫不客气的话语而挑了挑眉。

神父有心,不想让无辜人士卷入这些涉及邪神祭祀的案件中,便岔开话题道“我只是不明白,偷走老维拉斯先生的尸体,能够做什么吗?威胁维拉斯家族交赎金吗?”

又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小盗匪,能偷进庄园的,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谋划。

“确实如此。”伦德尔警官平静应道,却没有被转移走任何注意力,他甚至不在意神父不似凡人的容貌,不,好像什么事情,他都是如此平静而不在意。

能够抵抗埃尔斯斐尔的魅惑……而“指南针”又没有任何反应。

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伦德尔身上的力量诡异强大到无法想象,要么就是他不受影响的原因和神秘学无关。嗯,有些人确实天生没有太大的情感波澜。

艾尔一时吃不准,伦德尔属于哪种类型。

但伦德尔警官却继续问了过来:“你是主持葬礼的神父,老维拉斯先生的尸体,这场葬礼上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吗?”

说异常那可太多了,可惜没一个是和能普通警察讲的,他还不如等教廷援兵。

于是,圣洁温柔的神父摇了摇头,伦德尔警官浅灰的眼眸盯了他好几秒,甚至艾尔连神棍的微笑都快维持不下去时,才话锋一转问道:“你和杰森·维拉斯的关系很好?”

“杰森少爷是个有信仰的人,任何一个主的羔羊都能在教会找到安宁与保护。”

这话就说得假大空又道貌岸然了。

但伦德尔警官依旧没什么表情,照样在本子上刷刷写下,这才猛地合上黑皮笔记,吩咐道:“在老维拉斯先生尸体找到之前,庄园暂时不能进出,今晚我们也会留在这里。如有必要,警局会派人支援,你不需要太担心,father(神父)。”

果然是疑心了,这算是威慑警告。

艾尔暗中一琢磨,这位警官非但不吃他的颜值,还如此敏锐地抓住重点,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算了,他惹的祸不止这一件两件,反正也是教廷的人扫尾。

狗神父依旧是狗神父,半点亏心没有,脸皮是不要的,调查员要脸面做什么。

也不知道,下午的时候,伦德尔警官和杰森说了些什么,到现在这位大少爷的脸还惨白惨白的,不够好歹没直接被拷走。

艾尔的心思在伦德尔身上,便格外关注警官的一言一行,看到他吃饭前,从兜里拿了些药片吞下,这才吃了点海鲜炒饭。

亚当问了案情两句,知道这事没那么早结束后,整个人有片刻的沉默,接着点了点头,坚定地允诺道:“我们所有人一定会全力配合安检调查。”

有了亚当的全力支持,伦德尔和贾拉德这两个警察拥有了更大的调查员,几乎哪里都可以去看,谁都可以问,连亚当本人都谈了两次。

别说艾尔,连杰森都有些侧目,吃不准自家父亲到底想做什么。

任何一个家族出了这种事,都是以掩盖意外为主,哪有把警察直接请进来,随便他们调查问询的?以后在上流圈子里的脸面还要不要?

艾尔神父心里有些突突,他觉得这事要麻烦大了。

亚当·维拉斯为什么非要警察介入?要么,作为混沌之神的疯子信徒,这回彻底歇斯底里,打算把所有人都灭口弄死,所以由着伦德尔随便查。

要知道,那位邪神的信徒都是疯狗,这种事绝对做的出来。但以那位的狂信徒之高傲性格,真打算杀了,怎么可能由着“死人”在面前乱跳。

所以,第二种可能,亚当是用警察做障眼法。

“你的叔叔,安东□□拉斯为什么没有参加老先生的葬礼?”艾尔神父再次敲响了杰森的门,也不顾人家女人震惊于他半夜上门的奇怪的眼神,开门见山问道。

安东尼,老詹姆士的小儿子,爱德华的亲生父亲,据说负责欧洲分公司的紧要业务,分不开身来参加葬礼。

维拉斯家族的经济状况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吗?自家老爷子死了,儿子都必须处理公务,没时间送父亲最后一程,只能让儿子爱德华代劳,骗鬼呢?

就连杰森这种离家出走多年的叛逆崽儿,还有梅格这种非主流环保少女,都安安分分来了。素来以低调安静闻名的二房,这时候敢推脱不来?不怕亚当事后找麻烦?除非……是父亲詹姆士,或是兄长亚当让他不要来。

神父病中垂死惊坐起,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许……彻底想错了什么。

维拉斯家族的行事风格,根本不像奈亚家的疯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