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爱国学霸穿到50年后 以诗为马 > 37、除夕夜团圆

37、除夕夜团圆

小说:

爱国学霸穿到50年后

作者:

以诗为马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8

("爱国学霸穿到50年后");

明明人还没开始放假,
大家的心已经在放假了,都迫不及待地规划起了假期安排。

“看看,我儿子长得多可爱!”林工是设计室里为数不多当了爸爸的人,工作之余,
他最喜欢做的就是晒自己的儿子。

宁蔓华凑上前去看,
翻了一下屏幕上的小孩照片:“哈,小庚看着又长高了!嫂子都快抱不动他了。”

“是啊,
小孩长得太快了!等我这次回去了,
我就带他去游乐园玩,你嫂子老是说,他每次路过都说,
要等爸爸回来玩。”林工捧着小小的手机,
喜滋滋地给大家展示儿子从出生到最近的照片。

儿子刚出生还不到一个月时,林工就被紧急召唤到利剑-6号项目组。这两年多以来,
他跟儿子见面的时间,
加起来还不到半年,
家里的担子都压在了妻子身上。

关掉屏幕,林工有点头痛地说:“我上次回去,这小子不认得我了,见了我就躲在他妈妈背后哭。我好不容易哄了三天,
又是买吃的又是陪他玩,
他才认出来了,
肯叫爸爸了。到我走的时候,
他在门口哇哇大哭,
抱着我的大腿不让我走。唉,这次回去,都不知道他还认不认得我。”

眼看气氛有点伤感,
小钱赶紧插科打诨道:“林工,那是你亲儿子,这辈子都跑不了。我就不同了,再不回去,我女朋友可能就不要我了。”

林工赏了他一记白眼,用过来人的身份指导他:“你啊,平时多花点心思,别一忙起来就忘了人家姑娘。想当年,我跟你嫂子的情书都有一大麻袋的。”

小钱将信将疑:“我们天天忙成狗,哪来的时间写情书啊?再说了,你让我写公式我在行,让我写那些情情爱爱的,也太肉麻了吧……”

“谁让你写那些肉麻的话了?你写写关心她的话、问问她的心情,都可以啊!然后情人节、纪念日这种日子,要记得提前买好礼物,不然别人都有,就你女朋友没有,你又不在她身边,她该多难受啊。”

“总之,信不信随你,反正我娃都这么大了。”说着,林工就收拾东西,准备去吃饭了。

小钱急眼了,连忙跟上:“我信!林工,再多教我一点嘛!那礼物要买什么……”

……

作为设计室里的单身青年,宁蔓华和裴云松默默地听着大家闲话家常。

他们都知道,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着要失去很多东西,其中,异地是最煎熬的。

在假期安排上,因为还有工作要跟进,不可能全部人统一休假,大家就让有家室的同事先选了。临近春节,很多人自然是希望能回家团团圆圆了。

排到最后,宁蔓华和裴云松的假期已经排到了4月份,不过他们倒也无所谓。吴总就更不用说了,他和妻子住在这里大半辈子了,儿子在这里出生、长大和工作,可以说,他们一家人都扎根在这片戈壁滩上了。

这天下班后,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宁蔓华回到宿舍,快速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手机信号屏蔽袋里取出了手机,给外婆打了个电话。

“嘟……嘟……”

宁蔓华心想,如果嘟声超过三次,外婆可能已经睡了,那就明天再打。

不过,才到第二声,电话就接通了。

“喂,蔓华吗?”那头传来外婆惊喜的声音。

“嗯,外婆,是我。”宁蔓华躺倒在了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

“蔓华,你刚忙完吗?吃过饭了吗?”外婆急切地问道。

“嗯嗯,刚下班,已经吃过了,今晚食堂有松子鱼,我吃了整整一条呢。”

“诶,那就好,多吃点啊,你太瘦了。你爱吃的话,等你下次回来,外婆再给你做。”

“你说的哦,我4月有假期可以回去啦!”

“要到4月才有假呀?那你春节不能回来了?你具体多少号回来?我让你表哥去接你!这次能待多久?不行,我得赶紧去买东西。”

宁蔓华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一长串问题,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开门的声音,她赶紧劝道:“外婆你别急啊,还有几个月那么长啊!我这次能待一周,你先安心睡觉吧!大晚上的,你要跑哪去?”

“哈哈哈,我就是高兴,你说你都多久没回来了,我想去跟你舅舅舅妈说一声。”

宁蔓华心里甜甜的,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不用喊表哥来接我了,我到时跟同事一起回去,回家顺路的。”

“两个女孩子也不安全啊,你们还是待在车站,让你表哥过去,顺便把你同事也送回家。”

这几年,每次提到找对象的事,宁蔓华都不怎么上心,外婆自然而然就觉得,这次应该是和女同事结伴回来了。

没想到,宁蔓华支支吾吾地说:“嗯……是男同事,他家还挺近的,别麻烦表哥了。”

本来都准备睡觉的外婆,突然就不困了。“男同事哇?多大了?京市人吗?有对象了吗?”

“外婆……你别这样……”宁蔓华有点头痛,一头埋进了枕头里。

外婆眼睛一亮,这事看来有戏!

外孙女哪次不是大大方方的,哪有今天这样扭扭捏捏过?外婆偷偷地笑了:“好好好,外婆不问了,那你回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后,宁蔓华的脸还躲在软绵绵的枕头里,她也不敢去想外婆会有什么反应。

她所说的同事,其实就是裴师兄。

这几年,她一直有跟裴老保持联系,平日里会问候一下老师的身体情况,遇到难题时会听听老师当年是怎么解决的。当然,涉及保密的不能说的话,她绝对不会说,裴老对这也是清楚的。

这次放假,因为她和裴师兄都是回京市,裴老便给孙子下了指示,让他一路护送宁蔓华回来,路上两人也好有个照应。

随着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不少同事已经归心似箭,像林工这样的更是提前回家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需要继续驻守在研究院里。

到了年三十这天,年味越来越浓了,也是乡愁最浓烈的时刻。院里干脆组织了一些活动,让当天没有任务的同事高高兴兴地过个年。

一大早,大家就开始装扮各自的宿舍,贴春联、贴窗花、挂灯笼,院里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

宁蔓华站在椅子上,在门边贴上了亲手写的春联。

旁边宿舍的同事跑过来扶着椅子,还给她看位置:“往左一点点,对,对,这样就贴正了。”

同事认真端详了一番,不禁赞叹道:“你写的这手字还真不错啊!”

宁蔓华轻轻抚平春联的边角,空气中飘着墨汁的香味,她回头笑道:“谢谢,小时候被家人抓着练过一阵子。”

那时候,她常常趴在案台上,看祖父写春联。祖父的字在当地很有名气,每逢春节来临前,很多人都会送来红纸,央他帮忙写,祖父都会欣然答应,从不收什么润笔费。

人们所求的,大都是风调雨顺、阖家平安之类的吉祥话。一个村里,家家户户贴着的春联全是出自祖父之手,那景象,宁蔓华终身难忘。

贴过春联,食堂早早备好了材料,连饺子馅都备了三盆不同的,把大家都喊来一起包饺子。

宁蔓华兴致勃勃地上手了,弄得满脸都是白色面粉,最后却包出了一堆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的“怪饺子”……

“师妹,没想到还有你不会的事呀?”裴云松故作惊讶地笑道。

今天是很轻松的日子,平时的层级关系都被暂时地放到了一边,大家也取笑起了宁蔓华的“大作”。

结构室的陈工一本正经地说:“蔓华,你这饺子不得了啊!一下水,就像火箭一样,会自动分离,你记得去落区捡回来啊!”

宁蔓华听了乐呵呵的,幽默地说:“那是!我正准备装个追踪器,不然到时候进水里就找不到了!”

“哈哈哈!”

年夜饭前,宁蔓华先给家里打了个拜年的电话,又给老师和朋友们挨个发去了贺年短信,忙得不亦乐乎。

“蔓华!快来!要开饭了!”

“好嘞!马上就来!”

除夕夜,大家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留下来的同事们来自五湖四海,后勤部门今天也就拿出了看家本领,准备了各式各样的菜式,有广式清蒸鱼、糖醋里脊、爆炒竹节虾、蚝油生菜……让大家过了个丰盛的团圆年。

“来,小心烫!”宁蔓华接过了同事递来的一碗热腾腾的饺子。

“谢谢!”热气氤氲中,她看见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幸福的笑容,电视里播放着热闹的音乐。

这是宁蔓华穿越到这个时代后,度过的第8个春节。从一开始的激动万分到如今的从容自若,她已经越来越能融入到今天的生活中。

但是,曾经的那些记忆永远不会褪色,她始终记得,这就是他们当年渴望的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山河依旧,人间已换。

真好,新的一年又来了。

2("爱国学霸穿到50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