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打字机N号 > 78、悬案

78、悬案

小说: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作者:

打字机N号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8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顾楚选择辞职了。

一开始她不愿意离职的原因一来是因为房贷,
二来是为了市局刑特大队副队长这个身份,虽然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但是这个身份确实可以给她提供诸多便利,查到一些其他读者查不到的保密消息。

只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工作同样也有不少限制。

要知道,刑特大队警员是接触本地凶杀案最多的工作,作为副队长,顾楚几乎天天要和罪犯打交道,也会经常接触到死人。

如果触发现实生活中的鬼怪的原因是读者与其的接触,
那么顾楚长期呆在刑特大队,或许会导致更多鬼物的诞生。

如果是受害者变成厉鬼,那一定怨气难消,
如果是罪犯变成鬼,那就是恶上加恶,
霍乱人间,
而且顾楚也没办法保证那些东西不会伤害局里的那些队友,
如果是罪犯变成厉鬼,
最先想要报复的,
一定是将他们捉拿归案的警察。

顾楚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没几个,大多都在警队里面,她不能为了自己的便利,将他们的置于危险的境地。

顾楚已经决定了,
辞职后卖掉现在这套房子,
在还清剩下的贷款后去地广人稀的城郊租一间带院子的房子,远离人群,万三也是这么想的,他这趟过来就是想要和顾楚商量,
最好能租近一些,这样一来,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还能相互支援一下,毕竟两人也算知根知底了。

“小顾啊,你是不是还对局里之前的处理方式有意见啊,你可不能带着情绪辞职啊,你这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不容易的。”

领导并不愿意接受顾楚的离职申请。

体制内辞职手续比较麻烦,好在顾楚手头现在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案子,而且已满最低服务年限,要不然,她可能真的没办法轻易离职,不过即便这样,在领导不愿意松口的情况下,顾楚也只能慢慢等。

按照现在的政策,如果三个月以后依旧没给出处理方案,她就算自动离职了。

领导喝了口茶,以为顾楚只是在闹小情绪,毕竟她之前虽然竞争大队长的位置失败了,可作为市局的刑特大队副队长,已经是很多人奋斗半辈子也不一定能得到的成绩了,这些都是顾楚用功绩实打实挣回来的,好几次险些要了命,她真的舍得放弃这些荣誉吗?

再说了,陈邦川没几年也就退休了,到时候这个位置还不是给她留着的,她年纪那么轻,这些年爬的快,不少同事都已经有意见了,现在缓几年,下一次再晋升,不更顺理成章吗?

领导心中依旧不想放弃顾楚这个实干派,但是在心里也已经留下了她不识大体,闹小脾气的印象。

可任领导好说歹说,顾楚想要辞职的念头都很坚决。

最后领导没办法了,只能让她回去等通知,打算慢慢拖下去,万一顾楚改变意见呢,反正还有三个月呢。

顾楚领导不肯放人,只能先回办公室工作,然后另想办法。

在顾楚回到办公室后没多久,陈邦川就被领导叫过去谈话了,等回来的时候,陈邦川的脸色有些难看,还偷偷瞪了眼顾楚。

顾楚大致能猜到领导和他讲了什么。

无非就是问他平时工作的时候是不是给她小鞋穿了,才让她的意见那么大,亦或是让他在这三个月里安抚一下自己,尽量打消她离职的念头。

不过顾楚对于陈邦川这个人还是有些了解的,领导找他谈话,恐怕是无功而返,只会激发他对顾楚的敌视。

果然,最了解你的可能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此时此刻陈邦川确实很生气,他将心比心,压根不觉得顾楚舍得放弃现在这个地位,她那么年轻就已经是市局干部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出门在外亮出身份,人家都得敬你怕你。一旦辞职,在别的行业从零开始,这种落差,谁受的了啊。

他觉得顾楚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她还记着自己抢了她队长位置这件事呢,这种下属,能力再高也是反骨仔,不能为他所用,滚了最好。

陈邦川想到刚刚领导那一顿批评,恨的牙痒痒,顾楚不是装作要走吗,好,他就逼她灰溜溜的滚出刑特大队。

于是当天,顾楚就被安排了一个很棘手的案子,连带着同组和她关系最好的华瑛也被牵连进来了。

“雨夜屠夫!”

看着手里的卷宗,华瑛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称呼可能全华国一大半的人都曾听说过,八十年代的香江,曾经因为这个人物掀起过巨大的社会恐慌。

不过香江那个雨夜屠夫早在当年就已经被抓获归案,但很少有人知道,津市也曾出现过一个在雨天作案的凶手,而且至今这个案子还没有被破解。

最早的雨夜屠夫案发生在九四年八月,前一天正好是大雨,经报案,警方在下沙岗红军超市门口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几袋被分解的尸体。

这是一个女性被害者,现场找到了她的一只手臂和两个脚掌以及被切割下来的乳/房,当时出动了很多警力全城搜索,但至今没能找到她的头颅和躯体。

因为缺少能够辨别身份的信息,当时的警方只能通过近期的失踪人口进行调查,但经过比对,他们所掌握的所有失踪女性的年龄,都无法和那具被找到的女尸经检验后确定的骨龄相吻合。

也就是说,要么是死者家属尚未报警,要么这个受害者就是外来尚未登记的人口,失踪报警地在外地,甚至第一案发现场也极有可能在外地,这对于那个时候的刑侦条件来说,找到受害者的真实身份,无异于大海捞针,同时也为破解这桩案子增加了难度。

最糟糕的是,在经过法医尸检后确定了该具女尸曾在死亡后被长期冷冻,这样一来,女尸的具体死亡时间就无法判断,寻找失踪人口的年龄可能是往前推几个月,也可能是往前推几年,当时最厉害的警察也对这个案子束手无策。

就在这个案子迟迟不能破解的第三个月,又发生了一起碎尸案,这个案子同样发生在津市,只是地点位于下沙岗隔壁的代东县。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一个拾荒老人,他趁着雨停的时候出来捡塑料瓶和纸壳的时候在某一家餐馆门口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几个黑色塑料袋,出于习惯,他将每一个垃圾袋都打开,然后在里面发现了人体的残肢,当时拾荒老人立马吓坏了,是餐厅里吃饭的人听见老人的惨叫声跑出来,继而报警。

这一次发现的碎尸是女人连着头发的头皮,两条手臂和一堆剃完肉的骨头,经过法医拼接,除了缺少头颅外,这就是一具完整的女尸,但缺少的头颅和被剔下来的皮肉和上一具碎尸一样,依旧不曾找到。

因为尸体发现地点的特殊性,警方甚至还检查了那家餐厅里售卖的所有肉类,虽然最后确定餐厅里售卖的肉类都是普通可食用的家畜肉,但这个消息传出去后,当时城中还是人心惶惶,肉摊和餐饮里的荤肉一段时间内销售困难。

很多人觉得,被剔下来的那些肉或者就和电影里演的那样,混入食用肉类中,被做成食物售卖给了普通食客。

这两个案子有许多共同点,比如受害者都是女性,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晚上都下雨了,而且包裹尸体残肢的都是同一种黑色塑料袋。

只不过那中黑色塑料袋太过常见,没办法以此为线索查找。

但同样的,这两个案子里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比如第二具寻找到的女尸的死亡时间可以明确判定为两天内,尸体呈自然腐烂的状态,而第一具女尸被长期冷藏,按照当时的条件,没办法判断女尸的死亡时间。

同样的,津市警方依旧没有在本市的失踪人口中找到和这个受害者相匹配的女性。

那个时候,街头小报都在抨击警方办案不力,整个城市人心惶惶,很多女性不敢在雨夜出门,因为线索太少,案子迟迟没有进展。

又过了一个月,第三次抛尸案出现了,同样是在下雨后的第二天,一群晨练的老人在丰华的草丛里发现了几个黑色塑料袋,当时这个碎尸抛尸案已经是家喻户晓了,因此那些老人不敢打开那些诡异出现在草堆里的黑色塑料袋,只是在第一时间报警。

等警方赶到打开后,里面又是一堆被肢解的碎尸。

这一次除了一具新发现的女尸外,又多了几个重复的身体部位,但同样的,这具女尸也没有脑袋。

经过dna对比,那些重复的身体部位属于第一具女尸。

第三次碎尸案相较于前两次又多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前一天晚上有人曾看见一个穿着雨衣的人影拎着几袋东西出现在公园附近。

因为是下雨天,目击者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可从对方的体型、身高判断,极有可能是个男子。

当时很多地方都没有安装摄像头,再加上雨衣上并没有特殊的图案和文字,因此这个线索最后也没有为破案提供什么帮助。

一连死了三个女性,还是这样残忍的杀人手法,而案件没有一点进展,津市内风声鹤唳,女性人人自危,那段时间女性出门几乎全都成群结队,上夜班必有家人接送,就当很多人以为那个雨夜屠夫会再次犯案的时候,他居然就此消失了。

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刑特队长被记大过一次,其他人员也有不同程度的处罚,而这个案件则被尘封起来,成为了一件悬案。

“两天前,东广省开阳市发生了一起碎尸案件,碎尸被找到的前一天晚上刚好下了一场大雨,现场找到的尸体残肢中同样缺少了能够帮助辨别身份的脑袋,女尸被切掉了乳/房,四肢,切成块的尸体用黑色塑料袋包裹,作案手法和十多年前发生在我市的雨夜屠夫案极为相似。”

陈邦川看向顾楚,她不是号称罪恶的克星吗,他就不信,顾楚能破了十几年前的悬案。

“开阳市现在的局长就是我们市当年因为没有破案而被记过的刑特队长,对方在被记过后就因为妻子工作的缘故被调离去了开阳市,因此在一看到那个案子后,他就想起了我们津市的这桩悬案,这是他的心病了,因此这一次,他特地联系上了我们津市公安,希望两地能够联合调查。”

只要能够确定不是模仿作案,只要找到了开阳市那个分尸案的凶手,当年的悬案也能破解了,因此开阳市公安局长希望津市这边能派几个刑警带上旧卷宗过去,辅助调查。

开阳市和津市天南地北,除了那个十几年前被调过去的局长,两地公安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陈邦川觉得顾楚过去了,也找不到什么帮手,甚至还有可能被排挤。

别以为他们这个系统里都是伟光正,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你本地的案子被一个外地来的警察破解了,兄弟们都会笑话你没本事。

陈邦川就想看到顾楚吃瘪,而且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当年经历过雨夜屠夫案恐慌的民众们肯定会关注这个案子。

当年他们给警局施加了多少压力,现在顾楚就会承受多大压力。

到时候案子破了,是开阳市警方的功劳,案子没破,津市这边肯定把责任都推到顾楚的身上,那个时候,她不想走也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顾楚知道这是陈邦川在给她挖坑,但是这个案子,她还真拒绝不了。

陈邦川可能不知道,当年带顾楚的恩师曾经也是为破雨夜屠夫案特地组办的精英小队成员之一,可能是因为凶手的杀人手法格外残忍的原因,她的老师一直愧疚没能找到凶手,这样的人魔活着,一定会控制不住再次作案,他们晚一天找到凶手,就有可能多一个受害者遇难。

之后的十多年里,她老师也一直想要重新调查这桩悬案,但因为这个案子的社会影响力实在太大,他的申请一直没能通过。

直到去年老师因病去世,这个案子依旧是一桩悬案。

现在那个雨夜屠夫果然如老师所说的那样再次犯案了,但在此期间,难道就能保证他没有作案,只是没有被当地警方重视,或者没有往津市当年的连环凶杀案上猜想吗?

顾楚觉得,如果能破解这个悬案,找到残杀女性的凶手,也算是为自己的警察生涯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6-09
10:38:14~2021-06-11
05:22: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走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atori
40瓶;风月马前卒
30瓶;莳念、轩染
20瓶;揽月
12瓶;珠珠、绿是一道光
10瓶;近花‘外咯楼
6瓶;乘以
4瓶;我见青山多妩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十万个为什么[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