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横滨咸鱼不想养猫 千风渡 > 70、第六十九章

70、第六十九章

小说:

横滨咸鱼不想养猫

作者:

千风渡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7

("横滨咸鱼不想养猫");

“太宰大人,
您的衣服。”

“啊,原来在你这啊,其实扔了也无所谓的。”

“……您说笑了。”

秋山诚提着手里的纸袋,有些头秃。

他昨天骑车回港.黑的时候才发现,
自己竟然顺手把太宰治的西装外套也给带走了。本来打算立刻还回去,
结果被告知太宰治一下午都不会回来。

秋山诚:哦,对,
这人被带去医院洗胃了来着。

然后今天一大早,
就听说对方已经活蹦乱跳着来上班了。

在感慨对方宛如小强般的生命力的同时,秋山诚思索着怎么把衣服还给对方。老实说,
如非必要,他并不是特别想再和太宰治进行任何交流——看对方昨天那个表现,
似乎和他的想法也差不多。

在不幸目睹了这人跳河**未遂的全过程后,他甚至当晚就做了个噩梦。

不得不说,
太宰治的行为确实给秋山诚原本佛系无比的心灵带来了不小冲击。

原本是想将衣服放在前台让人自己来拿,
结果工作人员在知道了里面的内容后非**婉地拒绝了。

【太宰大人已经来了,而且这是由首领亲自赠送给这位的外套,
过于贵重,还是建议您自己还给对方。】

秋山诚:……太宰治自己都不在意这件衣服,
你们倒是比他本人还上心。

“如果没有其它吩咐,属下就先告退了。”

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里的钢笔,
眼神注视着其它地方,没有回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去了医院的缘故,
秋山诚发现对方的脸色比之以往变得苍白了许多——不过也是这人自己作死,与他无关。见太宰治没有再理会自己的意思,秋山诚后退两步准备直接离开。

“啪嗒。”

太宰治停下了动作,钢笔脱离纤长的手指,
顺着惯性滚落到桌面,轻轻弹跳了两下。

秋山诚疑惑地向他望去。

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太宰治站起身,径直走到秋山诚面前,视线轻飘飘地落在他身上,语气听不出情绪。

“你还记得,我前两天跟你说过的,请你看一场戏吧?”

“……记是记得。”秋山诚忍不住皱起了眉,暗自警惕起来。

这人又想做什么?

太宰治见他这样,不甚在意地笑了笑:“这次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上,没人强迫你……如何?那句话还作数,要跟过来吗?”

“……去哪?”秋山诚茫然地注视着太宰治走到门口,听对方意味不明地回答道:

“去中也那里。”

*

“嗒、嗒。”

道路两边的墙壁密不透风,没有窗户,一丝光亮也照射不进来,空气中像是浮动着灰尘的气味,厚重的地毯吸走了多余的声音,气氛显得格外沉闷。

秋山诚跟在太宰治后面,依旧没有消化完刚才听到的内容:“……您说跟在中原大人身边的那名部下是卧底……所以他是一个叛徒?”

本来秋山诚是不打算理会太宰治的所谓邀请的,但对方突然在他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扔出这么一个惊天炸.弹,瞬间将他给炸懵了。

“嘛……”太宰治双手插在兜内,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也不算吧,毕竟一开始就没有效忠,何谈背叛呢。”

秋山诚张了张嘴,一时无言。

……

小野幸一,十六岁,性别男,从小生活在镭钵街,一年多前与人发生冲突,险些丧命,被路过的中原中也救下,当场表示希望能跟随在后者身边,结果被拒绝。

大概半个月过后,小野幸一再次被中原中也发现,当时对方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旁边还有另一具成年人的尸体,根据伤势来看,双方应该是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老好人中原中也再一次把对方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

“后来这位小野君再次找上中也,两人也不知道交流了些什么,总之小矮子最后被感动地稀里哗啦,终于松口,将人带在了身边。”

或许是因为对方年龄不大,又是从镭钵街出来的,中原中也安排人做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平日里也极为关照。

单看调查结果的话,小野幸一这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也并不足以打消疑虑。但在中原中也的极力担保下,森鸥外还是默许了,不过在前面半年的时间里,依旧让太宰治对对方进行着暗中观察。

太宰治倒是蛮希望能观察出什么异常来,这样就可以借机嘲笑中原中也一顿。不过很遗憾的是,小野幸一似乎真的只是单纯地崇拜和感激中原中也而已。太宰治明里暗里搞了很多小动作,然而面对那些疑似涉及到港.黑机密的文件,对方一点兴趣也没有。

“……那最后是如何发现的?”

太宰治这次只是轻轻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秋山诚于是就自觉闭嘴了。

不过他突然回忆起中原中也曾经说过自己有一个部下,年纪不大,说话很恭敬——很有可能说的就是这位小野幸一。

想到这,秋山诚心情变得有些低沉。

看中原大人当时的态度,对这人应该是非常信任,甚至可能已经是把对方当做了朋友。然而一直以来真心关照着的人,竟然从始至终都是居心叵测地潜伏在自己身边,不管是谁,一定都会遭受非常大的打击。

秋山诚只是稍微换位思考一下,就感觉自己已经要绷不住了。

他不敢想象中原中也知道这件事时的表情。

“……不过您为什么要让我一起过去?”秋山诚不理解太宰治的动机。


“这重要吗?”太宰治没有直接回答:“反正你不也跟着来了?只要告诉你和中也有关——呵,简直就跟一条见到诱饵就上钩的笨鱼一样。”

秋山诚:……

*

太宰治没说的是,他那天扔给秋山诚的纸团上,写着的全都是搜查出来的几名叛徒的资料,而其中一位,正是中原中也身边的那名部下。

如果秋山诚当时打开看了,就会提前知道这件事情——这也算是他的一个恶趣味了。

他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对其余叛徒进行了私下处理,唯独留下了小野幸一,因为对方的目的尚未明确。

小野幸一是在中原中也升为干部以后才逐渐显露出马脚的——再准确点说,是在中原中也开始着手进行“我与横滨共进退”这项企划之后。

这人突然就做出了一些异常举动,和以往的活动规律对比而言,显得格外突兀——没错,太宰治其实一直没有打消对这个人的怀疑,随时在派人监视着对方。在他看来,这两人相遇的剧情简直就像小说套路一样,什么“救命之恩”、“梅开二度”,真是太狗血了。

中原中也正式升为干部也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在此之前,他的日常活动基本都是在带领部队出任务和待在港.黑写报告之间循环,但这段时间,又多出了一个外出巡视的环节。

因此小野幸一应该是想要趁着这期间做些什么,而且经过一年的沉淀,他也已经获取了中原中也足够的信任。

但对方如果对港.黑的机密不感兴趣,那就很有可能是对中原中也本人有所企图了。

要说中原中也和其他人最大的区别,除了身高和天花板一样的武力值以外,就是他作为【荒霸吐】容器装置这一点。

这样一来,牵扯其中的东西就变得稍微复杂了。

昨天他还从中原中也口中得知了一点:关于那条河的情况,最初正是小野幸一发现的。

也就是说,是小野幸一引导着中原中也开始调查那条河。

那么联系那座教堂底下的实验,太宰治很难不将两件事联系起来,得出一个猜测——有人想用中原中也的身体进行某种实验。

不管怎么说,太宰治决定先试探对方一番。他让中原中也以“调查后续”的名义重新将部下们叫了出来,并找一个机会单独和小野幸一待在一起。最终,在那条河边,趁着中原中也蹲下身背对着自己的时候,小野幸一选择动手了。

他掏出了涂满**的小刀。

后面的一切都发展地顺理成章,太宰治用了不到一晚的时间就挖出了对方背后的组织——一个地址远离市中心的制药厂。而小野幸一的任务就是,在取得中原中也的信任以后,找到机会将人带回去。

但光是这样的信息并不能派上什么用场,因为这家制药厂从表面上看挑不出任何错处,生产出来的药品质量也全部达到了国际标准,药厂公司每年纳税也很积极,在大众心目中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形象。

……而且仅这样看,还有几点说不通的地方。

比如小野幸一为什么要引导中原中也去调查那条河?是为了顺势将人引到什么地方,来个瓮中捉鳖?那为什么最后又会选择直接下手,而且也没有看到接应的人?

总之具体内容太宰治直接写进报告里打包扔给森鸥外了,至于小野幸一,等确定其已经失去所有价值之后,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条。

而这个处决的命令,今早刚刚传达过来。

*

秋山诚跟着太宰治一路往下走了很久,周围已经安静地只剩下二人呼吸的动静,在一阵七拐八拐之后,他们来到了一扇铁质的大门前。

见对方掏出一根铁丝开始在锁眼处捣鼓起来,秋山诚没忍住问道:“您没有钥匙吗?”

“哦,有啊……”太宰治侧耳倾听着锁眼内传来的动静,“不过我没带——好了。”

“咔哒”一声,大门被推开了。

秋山诚:……

门内是一处通往地下的楼梯,太宰治率先走了下去。没走几步,察觉到身后的人没有跟过来,他转身挑了挑眉:“怎么?后悔了?”

“……”

秋山诚确实有些踌躇,在消化完所有信息后,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告知了一些本不该他知道的东西,而且……

“这下面是什么地方?”

看上去阴森森的,大门被推开的时候,还涌出来一阵阴风,混杂着一股泥土一样的腥味。

“地牢啊。”太宰治一脸理所当然。

“?”秋山诚懵逼了:“您不是说去中原大人那里吗?”

他实在是放不下这件事,还想着跟在太宰治后面偷偷看一眼中原中也的情况就好了,没想到直接来到了地牢。

“叛徒该待的地方,除了地牢也没有别处了吧,至于中也……他现在当然是和叛徒在一起,就等着随时处决对方了。”太宰治见秋山诚表情微变,浅笑着补充道:“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哦,毕竟你已经听我说了这么多东西,即使想抽身而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

秋山诚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楼梯,沉默了。

其实选择跟上太宰治的时候他就已经作出决定了,只是因为这样的决定十分不符合他过去一贯的主张,因此内心依旧在不停地询问着自己:

确定要掺和进这件事吗?

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了吗?

可以接受任何改变吗?

但这些问题,在听到中原中也现在和叛徒待在一起的时候,全部都从大脑中消失了,他现在,只想立刻看到对方的情况。

和叛徒待在一起……和原本以为的朋友待在一起,最后还要亲手处决么?

虽说已经当了这么久的黑手党,但中原大人对这种情况能够适应吗?他真的下得了手吗?

即便已经知道中原中也的战斗力,但秋山诚还从未亲眼见对方杀过人。平日里相处的时候,中原中也一直都表现得十分爽朗正气,甚至还充满了爱心,现在又开始搞什么环保工作,简直就不像一个黑手党。

这样一位情感真挚的人,要如何面对背叛自己的叛徒?

太宰治默不作声地观察了秋山诚一会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转身继续走下了楼梯,也没有再作招呼。

“……”

秋山诚盯着对方的背影,最终跟了上去。

*

太宰治将秋山诚带到了一个监控室一样的地方,在后者疑惑的视线中淡淡解释道:“从这里看就行了。”说完,他按下几个按钮,四周的屏幕亮起,而前方原本洁白的墙壁在闪烁几下后,一下子变成了玻璃一样的透明状,房间对面的情形立刻展现在了二人眼前。

四面没有刷漆,墙壁上还有各种早已变得陈旧的痕迹,头顶吊着一闪暗黄的吊灯,灯泡周围飞舞着细小的飞虫。

首先出现在秋山诚视野中的,是被吊在左边墙壁上的,伤痕累累的人。对方双手被拷在墙上,一头干枯棕黄的短发,低垂着头,身形瘦削,衣服破败,表面渗透着大大小小的血迹。

没想到最后是以这样的方式和中原大人所说的那个人认识。

秋山诚沉默了一会儿,转动视线,终于在一处背光的角落发现了中原中也。

对方此刻正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一条腿曲起,袖子卷到了手肘处,露出的小臂搭着膝盖,垂下的手指间闪烁着一点微弱的红光。

压低的帽檐将他的眉眼给完全遮住,无法看清表情,整个人似乎要与阴影融为一体。

“……”太宰治默不作声地观察了片刻,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随后拿起桌面上的对讲机,按下按钮,话语简洁:

“可以开始了。”

秋山诚眼尖地发现被拷在墙上的人轻轻抖了一下。

“……”

中原中也没有说话,沉默地撑着地面站起身,将手中的——秋山诚这才看清那是一支香烟,对方将烟放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停顿片刻后,仰起头,喉结微微滚动,缓缓吐出了白色的烟雾,接着又将其扔在脚边,踩上去,狠狠碾了几下。

透出了一股秋山诚从未见过的痞气和狠戾。

“真是学了些不好的陋**啊。”太宰治已经关掉了对讲机,听不出什么感情地吐槽了一句。

*

“抬起头来。”

中原中也走到了小野幸一面前。

对方一动不动,仿佛还在昏迷。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中原中也的声音冷静得出奇,“或者我不介意将你给揍醒。”

“……”小野幸一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睛,盯着地面发呆。

“抬起头来。”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重复道。

“……”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小野幸一咬紧牙关,畏缩地扬起了脑袋:“中——”

“闭嘴。”

少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止住了声音。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应该知道叛徒的下场吧,背叛港.黑的家伙,两拳五枪……”中原中也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从外套内侧掏出一把手.枪,扣动**,利落地抵住了小野幸一的额头。

仿佛在赶时间,中原中也语速极快:“那么就这样吧,一句也不要多说,我可以破例给你一个痛快——”

“中也大人!”眼看着马上就要小命不保,小野幸一瞬间嘶吼出声,声音破碎得不成样子:“中也大人!我也是被逼的!我不想这样做的!您相信我!请您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不是让你不要说话吗。”中原中也不为所动,手上微微用力,枪口陷入了对方的皮肉。

他食指微弯,眼看就要扣下**——

“中、中也大人!”小野幸一惊惶地打断了他:“您能够理解的吧!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这样的人……”少年的眸子中涌动着强烈的悲愤:“我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啊!他们找到了我,威胁我,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

“威胁你?”中原中也语气不明地重复了一遍。

“没、没错!如果我不照他们说的做,他们就会杀了我!如果可以!我也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啊!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什么时候就会夺走,看不见明天,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为了活下去!我都是为了活下去啊!”

“虽然我最初动机不纯,但那都是被逼无奈!在和您相处过后,我知道您是一个好人!您和其他那些黑手党一点也不一样!你关照我,并没有因为我的笨手笨脚而嫌弃我——所以我知道!我知道您是会理解我的!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请您再相信我一次!”

“是吗,那你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动手?”

“我……因为他们的人找到了我……我不这样做,就会**死……”

“……所以,”中原中也原本澄澈的蓝色眼眸像是蒙上了一层灰,“你选择的活下去的方式,就是背叛我吗?”

“不!我并不想背叛您——”

“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真的信任我,有很多机会可以告诉我的吧?还是说,你并不相信我能够保护你?”

“不、不是这样……因为我担心会被您厌弃——”

“所以你干脆就直接选择了背叛?”

“不、不!因为我知道您很厉害——就算被抓住了!您也一定能够逃脱的!对!您这么厉害的人,和我这种蝼蚁完全不同,如果可以,我也想变得强大啊!这样就不会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控——您这样的强者,这些对您而言都不算什么的吧!我不祈求您原谅我了,就、就随便把我扔在哪里就可以,求求你、我想活下去,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少年涕泗横流地痛诉着、祈求着,全然没有了以往和中原中也相处时的模样。

“……归根结底,就是不信任我,你所在意的,只是你自己的性命而已,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真的打算和我结交吧,难怪让你直呼我名字你也不敢,还有你说的那些话——”什么崇拜他、想要追随他,“全都是骗人的吧。这样的骗子,你说我凭什么再给一次机会?”

小野幸一拼命地摇着头,嘴里不断重复着“不”、“不是”这样毫无意义的词汇。

“求求您……我们以前不是相处得很愉快吗?请您看在过去的情谊上放过我——您以后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真心和您相处——”

中原中也沉默着,眼眸深处像是有什么情绪在挣扎,一种冰冷的愤怒逐渐燃烧,扩散,将那双眸子充盈地亮的惊人。

他的手缓缓垂了下去,像是妥协一样松开了手指,**无力地掉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太宰治眼神微动,将视线转向了一旁。

“中也大人!”小野幸一双眼蓦然瞪大,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劫后余生的欣喜:“我就知道您会理解我的!您——”

他的话被一双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掐在了喉咙中。


“在你们这些人心目中,”中原中也抬起了头,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一样,“难道我就是一个很好骗的傻子吗?还是说只是一个让你们活命的工具?”

被那双眼睛注视着,小野幸一瞬间停止了思考。

昏黄的灯光与阴影的交界处,仿佛孕育而生了一只不为人知的恶魔。恶魔的瞳孔被眼白占据了一大半,细小的瞳仁像是针尖一样冰冷地刺入人的骨髓,像是寒冰般冻结住人的神经,像是锋利的冰刃一样,一刀刀割裂着人的心脏。

中原中也手指逐渐用力,空气中响起了不知是谁的骨头发出的“咯吱”声。

“你说错了,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即使手上正掌控着一个人的性命,他的眼里也没有丝毫波动:“我可是黑手党啊。”

“啊……嗬……”小野幸一想要求饶,但再也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锁链碰撞出刺耳的声音,他脸色涨红地挣扎着,狰狞的血管从脖颈处浮现出来,眼角和鼻子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液体。将要活生生被人捏碎的恐惧感已经将他整个人的笼罩住,死亡的气息从来没有如此逼近过。

【饶了我!】

【我想活下去!!】

【明明你这么强!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强烈的求生欲在他眼中爆发,但面对中原中也始终无动于衷的视线,渐渐的,又演变成另外一种恐惧和厌恶——

“……怪……物……”像是报复一样,他拼命地挤出了这两个含糊不清的字。

中原中也瞳孔微缩。

“快点,别磨蹭了。”

太宰治的声音突然从角落的对讲机内响起。

“……”

中也中也像是不忍直视一样闭了闭眼,手里的力道微微放松。

然后。

“砰。”

简单地如同掐断了一根火苗,少年所有想说的话,所有想表达的情感,全部凝结在了那双失去色彩的瞳孔内。

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样,血液瞬间喷涌而出,泼墨一般溅在了中原中也的头发上、脸上、以及身上。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伸出掌心在嘴边用力擦了一下。嘴角殷红,像是刚食用完猎物的野兽。

他的脸上连一丝杀了人之后的特殊情绪也没有。

仿佛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鲜红的液体在昏暗的地牢内带着一种诡谲的色调,与那双冰冷的宛如无情野兽般的冰蓝色瞳孔交织在一起,如同天生长在对方皮肤上的妖异纹路。

中原中也松开右手,那颗圆滚滚的东西立刻像是焉掉的皮球一样垂了下去。

再也不会抬起来。

2("横滨咸鱼不想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