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强吻男装大佬后 七千折戏 > 4. 万妖谷

4. 万妖谷

小说:

强吻男装大佬后

作者:

七千折戏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22

二人皆是一片沉默。

夏无心也未曾想到会如此轻易,她惊讶地低头看着,只见原本银光闪闪的锁链,如今已然变得黯淡无光。

她愣愣地将那东西拿在手里,然后伸手握住宋逾白的脚踝,将她已经发红的双足解救出来,宋逾白被她这么一碰,宛如受惊一样,猛然将脚收回,用衣袍裹得严严实实。

她是天界判下的罪人,终身都得戴着镣铐,若是妄动仙力,不仅会受到封印的惩罚,镣铐也会显露出来,证明她有罪的事实。

今日她难得动了恻隐之心,施法从夏春秋的鞭下救了夏无心,便遭受了痛不欲生的惩罚。

可是夏无心一个区区散仙,怎么能够解开只有天帝才可解开的镣铐?

“或许,或许是我天生力气大。”夏无心挠挠头,她犹豫了下,又问道,“可是先生你,身上怎会有这种东西。”

一阵寂静过后,宋逾白终于开口,声音低沉:“与你无关。”

她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力气多问,只是用手撑着床沿,吃力地躺下,瘦弱的身躯包裹在宽大的衣衫里,跌落在床上,眼眸看向月光皎洁的窗外。

夏无心看着她,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像是天上的月牙,冷冷清清,孤孤寂寂。

除去性别,和梦里的女子完全符合。

“出去吧。”宋逾白开口。

像是冷水泼在了头上,自己也算帮了忙,她却还是这般冷漠,夏无心撇撇嘴,方才一瞬间的怜惜立刻无影无踪。梦中的女子温柔得很,怎会同宋逾白一般。

或许只是相似吧,夏无心摇摇头,转身离去。

“登徒子!”门外的阿醉追着夏无心大声骂了几句,然后忙不迭地跑进门。

“先生,怎么样了?诶,这,这天帝下的镣铐,怎么破了?”阿醉低头捡起破裂的锁链,一脸的不敢相信。

宋逾白沉默了会儿,忽然伸出柔荑,拉住了阿醉的衣袖。

“好疼啊,阿醉。”她喃喃道,眼中难得出现了一丝泪光。

“一百年了,怎么还是,这么疼。”

——————

夏无心在床上躺了三日,伤总算是好了个七七八八,这三日里,她强行亲了宋逾白的闹剧飞快地传遍了整个平逢山,成了她数不清事迹中的头等。

有人说夏无心讨厌宋逾白,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法子欺辱人家。

更有甚者,说她原来喜欢的是男人,强吻是因为情不自禁,此说法最为广泛,传得神乎其神。

这日清晨,天光正好。

“我喜欢宋逾白?你脑袋被驴啃了?”夏无心正坐在竹席上抱着个甜瓜啃,听见这话,险些将瓜整个儿吞下去。

“自然是同门们讲的,不信你问斜月师姐,别说同门,就是厨房的小仙侍都传开了。”一头顶扎着巾帕的少年摸着脑门儿道。

“一犁,莫要胡说。”一旁的苏斜月弯眉蹙起,嗔怪地打了那少年一下,然后宽慰夏无心道,“别怕,弟子们茶余饭后说着玩,过段日子就记不得了。”

“那夏无心,你到底喜欢男子还是女子,若你真喜欢男子,那斜月师姐……”少年说着说着,眼神便瞟向了苏斜月,似有些不敢再说。

“魏一犁!”苏斜月加重了语气,似乎有些恼怒,却不由自主地朝夏无心看去。

“呸,别管我喜欢男子还是女子,都不会是宋逾白。”夏无心气得将甜瓜扔进魏一犁手里,起身出门,“罢了,今日我去断崖修炼。”

“可今日宋先生授课!”魏一犁在她身后大叫。

“不去了!”夏无心在头顶摆了摆手。

发生了那样的事后,她更加不愿意见到宋逾白,一想到她便觉得心中似有个疙瘩一般,堵得厉害。

断崖位于平逢山的山顶,是个适合清修之地,山川草木汇集于此,崖下便是万妖谷,据说十分危险,是个禁地。

也许灵气充沛的地方,就极适合镇压妖孽。

夏无心盘腿坐下,开始让神识慢慢包裹四周的草木,不知为何,她似乎很爱这般停滞在花草中间的感觉,这感觉熟悉得可怕,却让人心旷神怡。

夏无心平日不爱修炼,可若是真修炼起来,速度却很快,不过运功了一二回,仙力便充裕了不少。

只是她不知,自己这边厢岁月静好,而山脚下的不远处,却已然风云突变。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只见周围原本澄净的气息,逐渐被一阵黑气侵蚀。

她猛地睁开眼,心道一声不好,起身往悬崖下看,果然原本宁静的万妖谷,如今忽然风起云涌,黑气弥漫,只露出几片高的树冠。

万妖谷有封印,平常弟子根本无法进去,如今出现这等场景,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夏无心不敢逗留,急忙回身化成一阵气流,往主持各类事宜的仙云殿赶,这种事情,她得先禀告夏春秋才行。

谁知刚刚走到半山腰,便看见一片兵荒马乱,众多弟子站在一处,正在议论纷纷,她抬眼发现魏一犁也在其中,便伸手拉住他:“这是怎么了?”

“夏无心!”魏一犁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急忙扯着她的手,急得脸都皱成了一团,“你怎么从上面下来了?”

“我在修炼啊。”夏无心摸了摸脑袋,“到底发生了何事?”

“师姐,斜月师姐,不见了!”魏一犁大声道。

“师姐?”夏无心瞪大了眼睛,转身便往回跑,却被魏一犁一把拽住,“你等等,那可是万妖谷,上仙进去都难以出来,你不要命了?”

“今日一直都好好的,谁知就在方才,万妖谷忽然出现异象!这不,天都黑了一半。看样子是有人进去了谷中,定是被困住了!”魏一犁苦着脸道。

“那师姐呢?”夏无心心中一紧。

“不清楚,方才我和师姐一同往仙云殿赶,中途师姐听了一小仙侍的话,说夏铮在后山遇到了危险,她便前去帮忙,让我去找师尊,可师尊这几日并不在平逢山。”

“这么说,师姐如今还在后山?”夏无心眉头紧蹙,心中闪过数个念头,夏铮一直喜欢苏斜月,这次定是他搞出的名堂。

“该死!”她怒骂道。

“其他人都在么?”夏无心又问。

魏一犁想了想,挠头道:“方才清点人数,除了斜月师姐,大家都无妨,只是宋先生住的地方比较偏,还没人去瞧。”

夏无心粗粗听了一句,也没放在心上,如今要紧的是苏斜月,她若是真的被困在万妖谷里,那可如何是好。

这时,山后忽然一声巨响,随着一阵鸟群惊起,呼啦啦飞向天际,与此同时,四周妖气更为浓厚。

夏无心一颗心似是被放在火炉上煎烤着,十分难耐,她实在担心苏斜月,索性一把推开魏一犁,身体瞬间化成气流,消失在山中。

身后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夏无心没有在意。

她从小便是苏斜月看顾着长大的,苏斜月于她的意义,甚至要远超于父母。

只要是苏斜月出了事,莫说是一个小小的万妖谷,就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闯的。

她一路走近道越过山头,直直冲进山谷中,果不其然,原本薄如水气的封印此时已经消失了大半,其中黑雾滚滚,妖气扑面而来。

夏无心见到此景,心还是狠狠地沉了一下。

“斜月师姐?”她小声唤道,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和几声类似于猿鸣的喊叫。

她心一横,索性大步踏进了黑雾中。

谷底满是枯枝碎石,走起来深一步浅一步的,偶尔踩到一些硬物,夏无心低头一看,是几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头骨。

地上有一些新鲜的拖拽痕迹,夏无心呼吸一滞,急忙跟上前,只见痕迹在一棵树下便停止了,树上洒了一片鲜红的血液。

这血,是人的。

夏无心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在颤抖,她不敢想象苏斜月会是何种模样,只能加快了脚步在树林中奔跑。

“斜月师姐!”

”苏斜月!“

忽然,一声很小的□□在远处响起,夏无心耳朵尖,于是听得真切,她惊喜地睁大双目,召出浑身仙力,化成气流赶去。

越过一片茂密的灌木,面前出现了一个池塘,池塘中的水很浅,却还算清澈见底,像是什么东西的栖息之地。

在池塘的深处,似乎躺着一个人,外衣已经只剩下几片挂在身上,唯有内里的薄薄白衬,局促地裹着。

那人看上去雌雄莫辨,似是个女子,又好像不是,正躺在浅滩处,一声不吭。

夏无心见状,一颗心疼得好似刀绞一般,连忙朝那人跑去,这时,一条巨虺忽然从天而落,重重砸进池水中。

巨虺昂起头颅,二话不说便朝夏无心俯冲而来,夏无心一惊,连忙闪躲,即便如此,却还是被溅了一身泥水。

巨虺见一击不中,又忽然转头,巨大的尾巴便要砸在躺着的那人身上。

夏无心担忧苏斜月的安危,索性不管那巨虺,心一横,猛地扑向那人身边,紧紧将她腰肢抱在怀里,随后脚尖点地,飞上眼前的树枝。

怀里那人的身体柔软之极,也冰冷之极,她衣袖已经被扯破,露出光滑洁白的手臂,上面血痕点点。

只是这般好看的手臂,绝非苏斜月的。

她似乎突然苏醒过来,低低呻/吟一声,手臂下意识勾住夏无心的脖颈,稳住身体。

这时,她忽然僵住不动了,一双琉璃目瞪大,急忙收回手,用身上仅剩的衣衫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与此同时,原本白皙的脸一片通红,不知是因为惊慌,还是羞愤。

“夏无心?”她压低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