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这个小Alpha有点甜 摇摇兔 > 有点甜20

有点甜20

小说:

这个小Alpha有点甜

作者:

摇摇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8

“目前阻隔剂疫苗第三期计划的推进很顺利,也依据楚总你提出的对接种阻隔剂失效的特殊例子进行特别关注,今天他们正好回来检查,楚总你有什么问题想问问他们的吗?”

医院人来人往,楚熠桥过来医院视察近期的接种情况。他戴上口罩和手套,免得接触到太多信息素扰乱他体内暂且稳定的信息素,骆清野能回来一趟跟他亲近亲近胜过吃药和打针,还能维持几天。

听到院长说发现的两例阻隔剂失效的特殊AO在这里,他自然是想要去询问一些信息,看看对自己有没有帮助。

“带路吧,一会你回避一下,我问他们一些私人问题。”

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情况算是阻隔剂失效,他这种算不算,还是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的信息素紊乱综合征影响的阻隔剂效果。

VIP住院部——

楚熠桥敲门进去的时候病房里非常安静,两个男生相拥在床上看着书,一派和谐安逸,在看到他进来的时候不约而同抬起头,而后对视了一眼。

“二位好,我是银河集团的楚熠桥,也是阻隔剂疫苗研究员。”

Omega听到楚熠桥的自我介绍时震惊地站起身:“您……您就是造福我们Omega的那个楚熠桥楚总吗,真是太荣幸能见到你了。”

“不用那么客气,坐下吧,我们简单的聊一聊。”楚熠桥说。

alpha揽着Omega的肩膀,两人手紧握,俨然一副热恋期的状态,alpha开口说道:“楚总,您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们能回答的一定回答。”

“我听说你们一开始与其他人信息素匹配时也是出现了低于百分之五这样的排斥程度,所以当你们开始注射第一针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与寻常不同?”

“没有,打了跟没有打是一样的。”Omega摇了摇头:“因为我是比较危险的一个情况,就是临近发情期,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危机情况下阻隔剂还是无法帮到我,最后还是只能够靠大量抑制剂。直到遇到了我的alpha,他是一个能够跟我信息素契合度高达百分之百的存在,如果没有遇到他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alpha跟着回答:“我是alpha倒不会像Omega那样脆弱,但是阻隔剂对我来说确实是没有作用。因为我无法在注射阻隔剂后与其他Omega匹配达到百分之七十这样的契合度,之前配对的Omega都是契合度百分之三十的情况,医生说如果满足不了百分之七十这个条件说明阻隔剂疫苗是无效的。”

楚熠桥沉默了几秒,他们百分之三十都很低,那他和骆清野百分之五不就更没有希望了?

他的情况一直是何涉在跟进的,何涉除了负责他的心理健康之外,最重要的是对他这个病的研究。虽然他也是阻隔剂的研究员,但他更重要的是资金方面的支持,还有学术上的提供。而何涉是这个项目里最了解阻隔剂的,可是何涉从没有说过阻隔剂对他而言是不是无效的,一直都是按照他疼痛次数来注射阻隔剂。

不是说阻隔剂不能打多次,而是打的作用有没有效果,若是没有效果会不会有危害。

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放心何涉。

可他又不能不相信何涉,何涉是唯一一个发现并正在研究他这个病的医生,除了交给何涉他还能怎么办,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培养一个医生。

“注射之后你们有出现不良反应吗?”楚熠桥想到自己的情况,他想知道有没有跟自己相似的情况,这些年愈发严重的是呕吐和高烧。

究竟是阻隔剂的后遗症还是信息素紊乱综合征的症状。

Omega和alpha摇头:“没有,一切正常。”

楚熠桥眸底略过一抹黯然,那跟他没有相似的地方:“之后你们是怎么才让阻隔剂开始生效?”

“彻底标记。”alpha看向自己幸运偶遇到的Omega温柔笑了笑:“很幸运能够遇到这万分之一的概率,在我们进行了彻底标记之后再注射阻隔剂就生效了。”

楚熠桥浅笑道:“那真是恭喜你们了。”

“这还是多亏了楚总您发明的疫苗,不然也没法让我们这样万分之一的概率相遇。这个世间肯定还有这样的ABO存在,希望他们也能通过疫苗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再注射阻隔剂疫苗确保自身的安全更好的生活。”

楚熠桥没有耽误他们很久,问完便离开了。

门外的院长见楚熠桥出来:“楚总,有问到什么吗?”

楚熠桥把手套摘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再多些留意他们两人注射后的情况,有什么消息都跟我说。”

并没有问到他想要问的,看来跟他的信息素紊乱综合征完全不一样,他现在治愈的几率不仅是万分之一的概率,还要再遇上那个万分之一的alpha。

“好的楚总。”

楚熠桥刚离开医院准备回集团,就看到自己的特助袁年急急忙忙的走向他,表情很难看。

“楚总,糟糕了。”

楚熠桥脚步蹲住,侧目看着袁年:“怎么了?”

袁年凑到楚熠桥耳旁压低声音说道:“仓库那批刚审核检验不合格的废弃疫苗被人运出去了,我已经紧急派人去找监销员。结果发现监销员被打晕在紧急通道,有人顶替了销毁员。之后在停车场抓到一个可疑人物,可是他说药物不在他手上,早就被送走了。现在正是第三针疫苗的推进时间,我们很担心这批疫苗非法流入市场那就糟糕了。”

楚熠桥神色倏然阴沉,眼镜底下眸光冰冷而锐利,竟然有人敢动他的医疗仓库?

“为什么不及时销毁!我不是告诉你们检测到不合格的药剂必须即刻销毁!”

袁年感受到楚熠桥的怒意,知道楚熠桥是真的生气了,低下头连忙解释:“确实是即刻销毁的,但没来得及就被……”

楚熠桥深呼吸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就在这时手机震了起来,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

滑动接听放在耳边。

“熠桥,好久不见。”

熟悉至痛恨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响起,楚熠桥面无表情:“是你。”

“聪明,真不愧是我儿子。我也不瞒你,那批不合格的疫苗是我让人偷出来的,现在我就只有一个条件,跟你爷爷说把股份给我。不然这批不合格药剂流入市场,你说,若是这一批可怜虫注射了假疫苗残了废了死了,你身为带队人会被上面怎么追责?”

楚熠桥眸底彻底被怒意覆盖,面容宛若笼上一层寒冰:“那些是人命!”

“生气了?你还会生气啊,我以为你不会生气。其实这件事情很好解决的不是吗,只要你告诉我你妈保险柜的密码,给我楚氏集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还是你不舍得那些钱?也是,对于功成名就的楚总而言,几条人命跟几十个亿相比,自然是钱重要一些——”

嘟——

那头的话还没说完楚熠桥果断挂掉电话。

袁年见楚熠桥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有些担心:“楚总,是……是那个男人吗?”

“给我查。”楚熠桥往停车场走去,语气清冷:“每一个环节每一分钟有多少人参与有多少人经手全部都要给我查清楚,那个可疑人物给我好好问,今晚我就要结果。”

“好的楚总,我这就去办。”袁年跟在楚熠桥身后,忽然间鼻间略过一道香味,他愕然望向楚熠桥,发现楚熠桥的脸色很差:“楚总,你——”

“不用跟我,我自己回去。”楚熠桥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身上出现什么问题,他现在满脑只想把那个人渣碎尸万段。

袁年停下脚步看着楚熠桥离开,也不敢再靠近,他知道楚熠桥的脾气,说不能跟那就是不能跟,更何况他也只是个下属。但心里多少还是担忧,上一回就无意间看到楚总那样,当时是有小alpha在。可这一回那个小alpha可不在这里,他怕楚熠桥会出事。

一个闻不到任何气味的Omega此时散发着信息素,实在是太危险了。

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