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63、第 63 章

63、第 63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7

("娇宠小青梅");

那一年的夏天格外的热,
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个不停,地上落下的树叶一个中午就变成了黄色,
鞋子一踩上面,发出晒焦的碎裂声。

这种热一直持续到九月份,虽温度有所下降,但热的仍让人烦躁。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向泠又把头发剪短了一些。

这次直接从齐肩发变成了齐耳发。

偌大的校园里这会空无一人,门卫盖着个帽子在岗亭里垂着吊顶大风扇睡得呼噜声不断,
他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向泠低头弯腰从小门快速进去。

正午的太阳明晃晃的照下来,
就这两步路的功夫已经晒出了一层黏湿漉感。

“向泠,你又剪头发了啊!”一声响,咋咋呼呼的杨思雨揽上她的肩,瞅着她的短发,“不错啊,很酷,
我说你要不然也跟我一样去染个色去,多唬人啊。”

身上的书包歪歪斜斜的斜挎在肩上,金色的长发被分成两半,
扎了两个酷炫的麻花辫,
杨思雨嘴巴里还嚼着口香糖:“南校的那群小龟孙们居然敢说我们怂,今天一定得给个下马威,
让他知道到底谁才是这魏城的姑奶奶。”

裤子上不知道又戴了什么东西,一走路叮叮当当的。

“小点声音。”向泠眼尾余光示意岗亭,
“等会把人吵醒抓到我们两逃课,就别想安稳了。”

只是已经晚了。

刚还睡得昏天黑地的门卫拿着一把扇子搓着眼睛站在门口喊她们两人:“那个谁,染金头发的那位,
2班的吧?”

相比于向泠,杨思雨那金色的头发实在太有辨识度了。

开学一个星期,逃课叫家长这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拖她的福,向泠这是开学第一次光顾高一年级主任办公室。

“你看看你们两怎么回事?还有点学生的样吗!校服校服不穿,头发头发染得流里流气,还有那手上耳朵上戴的什么玩意,都赶紧给我卸了!”

主任拍着桌子,气的血气上涌:“我带了这么多年学生,就没见过哪两个女生有你们这么厚脸皮的,你说你好好的课你不上,非跑校外跟什么人打架,怎么,想炫耀你那点三脚猫功夫?”

唉。

杨思雨歪头翻了翻白眼,小声嘟囔着:“我泠姐一个都能打十,我们才不是三脚猫。”

“你说什么!”嘭的一声,主任的水杯溅了一桌子的水。

向泠虽然站的也随意,但这十多平方的小屋子里连个空调都不开,她听得又烦躁,在后面用脚踢了两下旁边的杨思雨,然后抬手摘下黑色耳钉:

“对不起,主任,今天是我们错了,以后不会有下一次。”

黑色耳钉和杨思雨的那些个骷髅头手镯戒指被放到桌子上。

主任抿唇压着火:“我告诉你们,可别再给我惹事了,再有下一次我直接给你们记过叫家长。”

“这次的事……”

“我知道主任,写检讨是吧?”杨思雨打断他的话,拉着向泠弯腰鞠躬,“你放心,主任,下星期一我们一定把两份五千字的检讨写好亲自交到您面前,主任您休息吧,我们回去上课了。”

说完拽着向泠迅速往外跑。

身后的小屋子内男人的咆哮声依然不断。

这一会耽误了有一节课的功夫,再回到班里的时候已经开始打下课铃了,上课的英语老师看到她两生气的翻了翻眼,连搭理都懒得搭理。

班里的其他人抬头有些胆怯的偷看了两眼又赶忙低下头。

魏城二中北校的向泠,南校的李晴,对他们来说,就是比流氓痞子还流氓痞子的女混子。

说起打架,那真的是不在怕的。

“泠姐,说真的,晚上有没有啥安排,你去不去啊,你不去我真没底啊。”

向泠趴在桌子上,玩着手机,“赵思沅约了我晚上吃饭,我没空。”

两人是同桌,坐在最后一排,杨思雨的旁边就是后门。

她把腿大大咧咧的往那一伸,刚准备进来的同学惊得立马收住脚,又转道往前门去。

“奇怪了,她们一中这样的好学校今天晚上不上晚自习吗?怎么有空的?”

魏城一中,和魏城二中只隔了一条马路,但教学坏境和质量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作为魏城每年高考状元的出生母校,一中高考的每年本科录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重点大学录取率最高峰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也成为了每年众人挤破头想求得一席之位的高中名校。

而和它相邻的魏城二中,就刚好是众人口中十足十的反面教材。

就正如赵思沅和向泠这两人完全天差地别的性格和家世,能从初中成为好朋友,也确实挺稀奇的。

“她们明天运动会,今天晚上放假。”向泠收起手机,随便抽了一本书出来,“你刚刚说南校的那帮人怎么回事?她们又犯什么事了?”

想起赵思沅和泠姐的关系,杨思雨摸摸出汗的鼻子:“没什么大事,我能解决,你晚上和赵思沅去吃火锅吧。”

头顶的吊扇跟转不出风似的,杨思远伸脚踢了踢前面的人:“同学,能麻烦你去前面把风开大点吗?”

她眨眨大眼睛,一手还摸着小辫子,看起来十分乖巧无害。

前排的男生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才慢吞吞的从板凳上站起,连头都没敢回望这边:“好…好,我去。”

“出息,”杨思雨还真瞧不上这样的男生,和向泠闲聊着,“你说要是我们学校的男生都是徐子丞周嘉树游涣那质量,还愁我们这些美女没眼睛看吗?”

“不说这三个了,就是那嘴贱的邵络景也比我们这的强啊。”

嘴贱的邵络景?

向泠从书上抬头,上次邵络景说什么来着?

哦,他说自己这头发再去剪剪就可以当尼姑了,连以后的结婚相亲都省了。

不过除了他,徐子丞倒是冷不防的搭了一句:“那挺好,以后连份子钱都省了。”

确实,是挺“贱”的。

不过那个被向泠骂了一下午“嘴贱”的人,晚上倒是没出现在火锅店。

“他们高二搞了一个什么数学竞赛,学校让徐子丞参加了,估计要明天才能回来。”烤肉店里几个学生坐在最里面,面前的大圆盘桌子上放了一盘盘的肉和蔬菜。

向泠的面前放了一碗南瓜粥,她没多少胃口,只偶尔拿起筷子夹一两口。

没察觉到她的出神,赵思沅往嘴里塞着肉含糊不清的说着:“反正他们几个就跟不是人一样,高二全是游涣和徐子丞的名字,高一全是周嘉树的名字,走哪都有女生让我帮她们要微信,我都服了。”

不止是一中,在二中也同样有人蠢蠢欲动,只不过碍着向泠在外的名声,大家虽然知道她和一中的这几个名人玩的好,但还不敢亲自上前说话。

说到这,赵思沅想起一事。

“哦,对了,我们班有男生想要你的微信,我跟他还不太熟,暂时就没给,”她放下筷子,揶揄的笑着,“等我再给你观察观察,要是人真的不错,那我再给。”

对这些事,向泠一向不感兴趣。

“不用。”

下意识的,她想朝口袋里摸烟,余光瞥到赵思沅放在位置上的一中校服,烟盒又被放了回去。

这是在校外,容易让赵思沅背黑锅。

“明天你们运动会你参加了什么项目?”向泠拿起夹子烤肉,她嫌眼角的短发碍事,伸手拨了一下,露出耳朵上那颗中午才摘下的同款黑色耳钉。

这一会的功夫赵思沅已经吃热了,往空调出风口挪了一些,她喝着饮料回答:“我就是个打酱油的,班长让凑人数,我就随便报了个立定跳远。”

“对了,倒是徐子丞,你明天一定要过来给他加油,别看他高高瘦瘦的,就这身板居然还去报了个三千米!可真是不怕虚脱啊。”

头顶的灯光被墙上金色的镜面折射,映出向泠淡淡垂眸的模样。

那片肉已经被烤的有些发焦,她翻了下面,拿着夹子的手又心不在焉的换了个位置:“你们两明天什么时候比赛?”

“我九点,他好像十点多吧。”

“你明天这个点有主课吗?时间充足吗?”

向泠沉默了下,继续翻弄着烤盘的里的食物:“没有主课,有时间。”

酒足饭饱,闲聊散步,小糖咬着,小烟吸着。

和向泠待久了,赵思远现在已经不嫌弃烟味了,只不过作为朋友还是有些担忧:“向泠,要不你试试换个替代品?”

这一片的月色尤其明亮,江面上那一圈圈的涟漪被映照,蔽月似被藏在那稀疏的云层中,在水面上只留下一层皎洁的辉映。

她娴熟的吐了一口烟雾,那半根女士香烟被向泠拿下来看了看,淡淡的问:“用什么替代?”

面前出现一块橘子味的软糖,赵思沅认真道:“烟吸多了不好,要不你试试这个,想吸了你就填块糖在嘴里,咬两下就当吸烟了。”

印象中,这是身边有人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劝她戒烟。

香烟的猩火烫到手指,向泠回神,食指弹了两下烟灰,敛着眸子:“再等等吧。”

虽然早料到是这结果,赵思沅还是叹了口气。

打车的时候向泠收到杨思雨的求救短信,那人在电话里说话一声接着一声:“泠姐,我…我他妈…要…要被打废了,你……来,快点。”

李晴这人居然跟她玩阴的,带这么多人过来,她倒是单枪匹马傻乎乎的去了。

向泠捻灭烟,皱了下眉,漆黑的眉眼在月色下冷静的反常:“把地址发过来。”

即便这么着急,她也不忘着先把赵思沅送回家再赶过去。

杨思雨和李晴约架的地点是在南校和北校后门往西的那条小道上,那里除了放学时抄近路回家的学生,平常也没多少人过去。

只不过自从开学后,也不知道谁发现了商机,居然在那开了个小网吧,每天晚上倒是方便了不少的学生。

向泠过去的时候网吧门口的路灯都给关了。

“泠姐!”杨思雨捂着肚子,一靠近还能闻见血腥味。

用手电光一照,向泠才看见她脸上两道清晰的巴掌印,绿色的t恤上还有着不少脚印,原本就破洞的牛仔裤上更是又多了几处破损。

向泠眼中的情绪很快散开,拿着手机照了一下四周,冷笑道:“李晴,明的玩不过就来阴的?”

对面的那一头红发的大姐大从石板上起身,挑着大红唇嚼着口香糖:“没办法啊,不玩这招,请不来你啊。”

“请我?”向泠虚眯了下眼,那幽幽的视线往这一抬还真有些让人发怵,“你算哪根葱,有什么本事请我?”

话音刚落,向泠把手机一扔,李晴身后的那一圈子人甚至都没看见怎么出手的,只听黑暗中“嘭”的一声,传来李晴尖锐的惨叫。

有人终于反应过来,慌忙重新打开手机手电筒,却在看见那一幕时又脸色惨白。

跟男人似的,向泠想都没想,一脚直接踢上李晴的脑袋,下一秒单手漂亮的一拽,直接把一米七的李晴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

“我日,向泠!”摔下来的李晴吃了一脸的灰,她吐着唾沫在地上挣扎,“**玩阴的!”

刚才被向泠扔在地上的手机已经黑屏的,她拍了拍胳膊,捡起来还认真的看了一会,然后才接话:“你玩一次,我玩一次,扯平了。”

李晴这下火是真的上来的,但头上刚才那一击又实实在在让她懵了,咒骂着拍着自己头上的灰:“我他妈不就是想问你要个徐子丞的手机号吗?**至于吗?”

“???”

向泠迟疑的看了看身后的杨思雨,后者自知犯错,委屈的给自己辩解:“一开始有人说她们传赵思沅跟邵家那档子事,我想着不让你知道,自己来解决,谁想到结果……”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杨思雨又心有不甘:“不过他们还说徐子丞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小白脸,说泠姐你就是想包养!”

向泠是真的气的想笑。

要真是包养,徐子丞那条件得要什么样的富婆才能包养。

她睨了眼杨思雨,又撑着下巴扫了一圈,越想越可笑:“带了多少人,上吧。”

要说一开始,李晴还抱着友好的态度想跟人握手言和,毕竟一山不能容二虎,总要有一个主动退出。

可刚刚那一脚和一摔已经把李晴的火都给勾出来了,她踩着那石板愤愤的吐了口唾沫:“向泠,今天咱两的事没那么容易算了。”

**。

随着她一拍手,网吧里的人居然全出来了,男生女生,再加上原本就围在这一片的手下,李晴带过来的多少也有二十多个。

若是向泠一人对付十多个还轻松有余,可现在旁边站在一个受伤的累赘不说,她一个人对战二十多个也挺够呛。

杨思雨傻了,一瘸一拐的站到向泠旁边:“泠姐,这……这他妈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

李晴今天就没打算让她竖着走。

她把耳钉摘下往杨思雨身上一扔,抬手利落的拨了一下头发,又低头紧了紧鞋带,蹙眉:“你一会自己看情况。”

不用向泠说,杨思雨也会自己找机会逃跑的。

她现在这残兵,还是别给泠姐添麻烦了。

李晴胸口还冒着火的疼,这边脸也能感觉明显肿了,含讥带俏道:“你要是现在跪下给我认个错,再把小白脸的号码给我,这事咱就一笔勾销。”

那势在必得的笑意似在好心“规劝”:不就是个小白脸吗?至于这么伤和气吗?

都是魏城二中的名人,互相的手段风格大家都清楚。

她刚才动手伤了李晴,今天不让李晴卸了火,哪会那么容易。

向泠揉着手腕,勾唇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这小白脸身价太高,估计勾销不了。”

下一秒,向泠直接冲上去。

她身形虽偏瘦,但动作却是尤其利落干净,白净的手指扣肩,抓腕,反擒灵活的转换,长腿踢人的优势更是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只是对方人多,她手机摔坏了,李晴又故意用手机照她眼睛干扰视线,到后面向泠打得也越来越吃力。

休战的空隙,双方都流着汗喘气,李晴挑唇讥讽:“我刚刚的那个提议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向泠轻笑一声:“他……”

“她不都说了吗?小白脸身价太高,勾销不了。”

一声接一声不断的喘息中,周围的黑暗角落里传来一声低浅又淡薄的男音。

李晴立马看过去:“谁?”

穿着一身校服的徐子丞从旁边出现,他两手插兜,隐在微弱光线里的侧脸清隽流畅,精致的眉宇间染着少年独有的轻狂散漫。

眼前的景象似乎并没有让他多惊讶,只蹙了眉不带情绪的看过来:“我?小白脸?”

手机光的照亮下,那副完美的皮囊又白又净,尤其是蓝白相间的校服胸口处印着“魏城一中”四个蓝字,一身的书卷气。

确实,还挺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应该会隔天一章,上肥章的那种,所以下一章可能星期五也可能星期六,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想看他们两的,不想看的我就少些点。

然后原本是江城,这里因为是另一个故事了,想换一下地点,但是不影响的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