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31、第三十一章 星君本相

31、第三十一章 星君本相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万兽窟靠着钥匙从外进来,
要出去的话,就得找到秘境法眼,才能脱出。

有人算计天界的人,
让他们进来,那么秘境中应当还有别的人存在,
幕后黑手总不能是让天界的诸位进来观赏一圈,
就全须全尾出去,
那费什么劲儿呢。

但若是将天界人杀死后,再把人扔出去,天界和妖界的平和关系就将被打破了。

萧辰和容渊从缝隙中踏入,停在空中,万兽窟里会是个什么情形都不奇怪,当年掉落许多妖兽魔兽,有的可能活得长,有的还可能繁衍了后代,也有的大概早没了,萧辰他们进来的地方不太美妙,下边是累累白骨,
还有新鲜的妖兽尸身。

味道就不可能好。

萧辰一掩口鼻:“我们换个地方。”

容渊赶紧点头。

然刚要挪动脚步,
就见下面的尸体忽然动了动,萧辰和容渊反应自然都很快,即便一点儿细微的动静他俩也没放过,
立刻顿下,
警惕地瞧着,就见那尸体的尾巴拱了拱,慢慢地,一个东西费力地从下面拱了出来。

是一只小小的妖兽。

跟猫差不多大小,
不会化形,不会说话,茫然追着尾巴转了一圈,发现了附近唯二两个活物,初生牛犊不怕虎,仰着头,冲着萧辰和容渊“啾啾”叫了两声。

毛色纯蓝,黑漆漆的小眼睛,身体胖乎乎,尾巴很长,有角,萧辰认出来了:“血石妖兽,在外面的妖族里已经绝种了。”

小东西还飞不了,朝着萧辰和容渊奔来,但他们在高处,他够不着,急得直叫。

容渊心想,遇上萧辰,小东西算是有活路了。

果然,方才还很嫌弃气味的萧辰往地面飞去,小兽欢快地扑过来,不过在他扑进萧辰怀里前,一直手半路截胡,把他拎了过来。

萧辰好笑地看着容渊拎着小东西的后脖颈,用灵力把他仔仔细细清理干净了,才捧到萧辰眼前。

小家伙儿欢快地一甩尾巴:“啾!”

挺可爱,萧辰道:“顺路带走吧,出去交给狐曲。”

容渊点点头,他让小妖兽暂时睡去,然后放进了能装生灵的储物法器中。

收了小妖兽,两人立刻离开方才那臭气熏天的地方,萧辰摸出星盘,准备先找人,他方才试过了,秘境里没法传音,既然相知和庚邪也在,同为星君,找他俩的位置会更快。

不用避着容渊,反正他也看不懂。

星盘最终相图上,在东方位置出现了两颗星子,萧辰算出了地方,收起星盘:“走。”

只是路上可不太平静,秘境里活着的凶兽比想象中多,但好在至多也就千余岁,凶兽早就被侵蚀,杀戮和繁衍一样成了本能,扑上来就要吃掉他们,杀这种,不算业障。

容渊和萧辰解决了围上来的数头凶兽,萧辰剑上的血还未干,就见这些凶兽的魂飘了出来。在秘境外面的世界中,亡魂在□□死后会直接从轮回道入幽冥,道本就连着肉身,不会看到灵魂离体的情况,可在这儿,轮回道被斩断了,亡魂无处可去,只能等着消散。

他们应该是漫无目的地游荡才对,可竟跟约好似的,朝着同一个方向急速飞了过去。

萧辰面色沉了沉:是相知庚邪他们所在的方向。

“殿下,不太对劲。”

也是此时,容渊的字迹出现了,萧辰道:“怎么说?”

“轮回道被切断,亡魂应该没有意识,他们如此统一的行动,我怀疑有人在驱使他们。”

容渊的脸色也不好看,驱魂可是幽冥人才能办到,修为还不能太低,难道说幽冥的叛徒此时此刻就在这里!

两人对视一眼,急忙追过去,萧辰心中涌起不妙的预感,就在他们依然没看见一个人影的时候,某座山后突然有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随即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到一起,震得周围山石倾塌,整个秘境都在颤动。

翻过山,萧辰可算找着了天界一行人,只是……站在最前方的庚邪身着漆黑的战甲,眼罩不翼而飞,露出那双异色瞳孔,手中握着的枪不再平平无奇,它漆黑如墨,上面以暗沉的红色刻着星象图,武器跟主人一样,凌厉又邪性,煞气逼人。

庚邪现了星君本相。

相知在后面,抱着琴竖起了屏障,那把琴也是光华流转,绝非平日里看着寒碜的凡品。

乘风在相知的屏障后单膝跪地,眼中是不可置信,辞树……辞树也怔愣片刻,但他很快抿抿唇,什么也没说,站到相知身边,以灵力加固了屏障。

他知道,危急时刻,容不得他立刻倒出满腹疑问,两名天界官员已经倒在后面,人事不知。事有轻重缓急,眼前这关若过不去,想再多也是枉然。

乘风沉默地站起身,他抹了抹唇边的血,走出了保护屏障,站到庚邪身边,他似乎想回头看看相知,但最终忍住了。

面前竟是那个万年前的魔兽残魂,正有源源不断的兽魂飞过来,补充着他的力量,残魂无识,但凡挡在它面前的,统统都是敌人,都该被撕碎。

若没有它,庚邪不至于暴露身份,他们掉下来后先是一层幻境,好破,其余凶兽也还好说,直到眼前亡魂的出现,打破了局面。

庚邪横起枪,沉沉地盯着亡魂,方才交手他就知道,难打。重击之下,他手臂现在都还发麻,不过越是危险,庚邪越是浑身血液都在翻腾,左眼里的红色也更甚了。

兽魂执念太深,上万年竟也能没消散完,全化作恐怖的厉鬼气息,更别说还在吞噬亡魂,再吃下去,它怕是要恢复活着时的实力,不能给它这样的机会,否则就真完蛋。

还有,他们掉入秘境,兽魂出现,都不寻常,暗处若有人觊觎,还得防着人阴招,腹背受敌。

兽魂咆哮一声,像是要把它死亡的愤怒全部倾泻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喷出幽蓝的火焰,庚邪双手握枪,脚步扎住,火焰的气息先一步喷过来,却宛如寒霜,阴冷刺骨,周遭的地面居然结起了冰霜,庚邪眼也不眨,凝神等这招送到跟前。

这招最终没能撞上他的枪尖,因为有人替他拦下来了。

相知惊喜出声:“萧辰!”

看他这么活蹦乱跳,萧辰也就放心了。火焰被他从中劈开,越过他们,朝两旁扑去,所过之处,山石皆被冻成了齑粉。

萧辰看着兽魂,话却是对容渊说的:“你去找驱魂的人。”

容渊抿了抿唇,看看萧辰,又看看兽魂,萧辰如今修为只有一半,这魂却是万年的厉鬼,残魂也是厉鬼,还在不停吸收其他亡魂。

“快去,别让他溜了。可别担心我,这魂死了上万年,我都活了上万年了,还能怕它不成。”

萧辰头也没回,却知道自己踌躇,容渊吸了口气,转身便走:他要相信萧辰,萧辰从来不是柔柔弱弱需要他一直护在身后的人,从来是他追寻着萧辰的身影,想与他比肩,将心比心,尽管他如今强大了,却也不能要求萧辰只站在他身后。

破军殿下有自己的骄傲,容渊的爱意从来不需要践踏他的尊严。

萧辰手挽了个剑花,眉间红印浮现,他也现出了星君本相,却把剑收了起来,朝庚邪道:“用那招,借我点灵力。”

庚邪武学都是他教的,这方面很有默契,点点头,他握紧长/枪,将自己的灵力猛地灌注进枪内,黑色的枪兴奋地发出嗡鸣声,而萧辰足间一点,瞬间跃至半空中,他身后浮现出遮蔽大片天空的浩瀚星海,星辉呼应,气势磅礴汹涌。

萧辰的掌心也开始聚力,周遭空气都出现了扭曲波动,仿佛在被无形地拉扯,他面无表情,身姿俊美非凡,又威严不可撼。

萧辰垂眸,手轻轻一动,庚邪立刻把灌注了灵力的长/枪就那么朝着萧辰扔了出去。

枪似乎有自己的意识,枪身震颤,散发着欢快的疯劲儿。

从萧辰接住武器,再到他宛如一道流星划破天空,如破竹般势不可挡,白色身影裹挟着漆黑的长/枪从天而降,在怒吼声中贯穿了如山般巨大的亡魂——前后不过眨眼间。

不被轮回接纳的亡魂不知疼痛,它只是愤怒,它张嘴咆哮,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吐不出火焰了,他甚至不知道低头看看,身上的破洞正在逐步扩散,越来越大。

萧辰捏着枪,轻轻喘了口气,他言语上没把亡魂当回事,但实战里从来不轻敌。他修为减半,庚邪给的灵力弥补了他的灵力,方才那击,威力不输他全盛时期,可借力使着,果然更容易累人。

兽魂身上的洞口在扩大,却也还有灵魂在往这边飞,不阻止它们,就得打到全秘境的亡魂没了为止。

这可是个累人的活儿,阻止驱魂,就看容渊的了。

萧辰把枪扔回给庚邪:“现在你顶住它不成问题了。”

庚邪“嗯”了一声:“你呢,要去找人?”

萧辰手里重新握上藏锋剑:“嗯,找人。”

乘风愣愣地瞧着,他先前扛了兽魂两招,就被震吐了血,直到萧辰离开他还没能完全回过神来,讷讷道:“我的进攻全然无效,殿下他只是一击……”

庚邪灵力也被掏空大半,他斜了乘风一眼:“不是无效,只是立刻就被其余鬼魂补上了,你自己没看见吗?”

乘风一时间忘了他先前还在震惊于星君竟藏在他身边,居然接了庚邪的话:“所以我与殿下之间的差距——”

“哦,”庚邪毫不留情道,“那还是挺大的。”

乘风:“……”亏他以为受到了夸奖!

庚邪心情其实不好,他敢毫不客气怼着乘风,此时却不敢回头看看辞树,他缓了缓,提着枪往前走:“别傻站了,去把飞来的那些亡魂打下来,别给它再重聚的机会!”

黑袍人远远躲着,看清了兽魂被打散的一幕,天知道短短时间他经历了多少情绪变化:先是发现天界人里居然有星君,他很快就想,若是能将星君和天界人都杀死在这里,岂不正好完成那人的吩咐?

可随后他就发现星君当中有人很能打,不是柔弱舞文的,这时候他就知道多半要坏事。果然,他们撑到了萧辰赶来。

萧辰会追来不算意外,意外的是没能在萧辰敢来之前杀死其余人。

棋盘输赢已定,没必要再看,黑袍人转身,正准备离开,一圈黑色的火焰却将他围了起来,容渊掌心燃着莲火,飘飘而下。

找到了。

容渊皱眉:是个化身。

黑袍人见自己被找到,毫不慌乱,他在袍子底下发出一阵笑声,居然无所顾忌,踏脚便往火焰中踩,这一踩,他肯定得烧成灰,好在容渊反应极快,火焰顷刻间变成了锁链,将人牢牢捆住,只抓人,并没有将他点着。

黑袍人嘿嘿笑道:“抓我做什么,我不过一个化身,脸也不是自己的,你我同族,放我一马如何?”

容渊并不答话,连字也懒得浮出,他伸手便朝黑袍人的头顶抓来,本来无所畏惧的黑袍人不知为何突然费劲全力躲开,他居然挣脱了锁链的束缚,声音都变了:“你想对我用搜魂!?”

容渊冷冷瞧着他,黑袍人气急败坏:“化身不过就是个空壳,你疯了,居然想对空壳用搜魂!”

一直沉默的容渊终于身前浮现字迹:“那你躲什么?”

黑袍人噎住:看见搜魂招式,下意识就躲了。

明明对化身用搜魂是绝对没用的,这一点他非常确定,但是,但是……他潜意识里觉得,就是不能让这小子得手,没准会出大麻烦。

黑袍人重新镇定下来,发出失真又难听的声音:“嘿,虽不知道你师父是谁,但是小鬼,搜魂对化身没用,记住了。你也拦不住我,我要走,大不了把这具化身毁了就行。”

他话音刚落,黑焰锁链就重新把他捆了起来,这一次,比方才更用力,而且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僵硬着不能动弹,居然也撤不回灵力了!

化身要毁,得灵力尽失。

容渊的字迹跟他的眼神一样冷:“想毁,我同意了么?”

黑袍人拼命使劲,容渊抬手再度抓来,而他身后突然腾起一个妖兽的亡魂,容渊明明可以闪避,他却眼也不眨,只顾着面前的黑袍人,黑袍人瞳孔一缩——

亡魂的爪子没能落到容渊背上,它眨眼间便被萧辰的剑光打得魂飞魄散,什么也没剩。

容渊的手成功落到了黑袍人头上,可是刚落下,黑袍人就瞬间化成了灰,看来是他本尊拼了命也要逃脱。细沙从容渊指尖漏下,容渊皱了皱眉,收回了手。

他表情没能深沉多久,脑袋上不轻不重挨了一下,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萧辰。

萧辰道:“怎么不躲?”

这小子真能给他找气受,刚追过来,就瞧见那么一幕。

容渊方才阴冷狠辣的气息散了个干净,立马人畜无害,变脸飞快,顶着一张好看的脸皮,露出局促的表情:“我想先抓着他……”

“扯淡。”萧辰打断了他的厥词,“你就是觉得自己也是化身,无所谓,怎么,化身受伤你不用疼的?还是拿疼当饭吃,就没当回事?”

容渊立刻低下头去,老老实实:“对不起,我错了。”

萧辰眼皮跳了跳。

道歉认错非常快,就是死不悔改,眼熟,太眼熟了,萧辰觉得他跟相知肯定很聊得来。

木清身形就在眼前溃散的事宛如发生在昨日,容渊大概不知道,萧辰方才挥剑时是什么心情。

萧辰给自己说过,人间的事不会再重复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还没吐出来,就感觉袖子被容渊轻轻一拉,或许是妖市一番后给了他些胆子,要放在之前,他肯定不敢这样,那时候,无意中跟萧辰的手碰一下都跟惊弓之鸟似的。

萧辰一口气吐出来,没脾气了。

“走吧,先回天界一行人那里。”萧辰想着已经暴露身份的庚邪和相知,轻声道,“别的出去之后再说。”

容渊仿佛对别的都不好奇,也不上心,星君们混在天界里这件事,他至始至终没表露出一点惊讶的表情,只是见萧辰不生气,便笑了,跟萧辰一起往回走,什么也没多问。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俩星君一口气掉马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