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30、第三十章 误入兽窟

30、第三十章 误入兽窟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萧辰内心的想法容渊自然是不知道的,
只是方才萧辰的语气太过认真,眼神也太沉,容渊怕自己不说点什么,
就抓不住他了。

萧辰本来想松开手,刚略微分开,
就发现碗有往下掉的架势,
他不得不急忙再拢住,
笑道:“做什么呢,这碗再摔就没得吃了。”

容渊摇摇头,把甜羮端稳了。

他告诉自己,萧辰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分不清仰慕跟爱慕么,说这样的话也正常。可不知为何,他方才就是很心慌。

好像到了什么重要的岔路口。

萧辰见他端着碗愣愣地不动,干脆拿调羹舀了一勺:“我喂你?”

容渊下意识张口含住了,等一勺香甜的羮汁入了口,容渊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本尊脸蛋“唰”地一下熟了,这书是彻底抄不下去了。

萧辰笑眯眯:“味道怎么样?”

容渊既享受萧辰的投喂,又不想萧辰拿他当孩子哄,
他尴尬地伸出手,
想让萧辰把调羹递给他,字迹浮现:“殿下,别拿我当孩子。”

闹市人多,
他特意加了一层法术,
只有萧辰能看见他的字,别人瞧不见,萧辰道:“没有,我哄小孩儿不这么哄。”

萧辰说着,
却没有把调羹递到容渊手上的意思,他又将调羹伸进碗里舀了一勺,容渊正抿唇想着这勺还接不接,就见萧辰转手,把甜羮送进了他自个儿嘴里。

容渊:“……”

萧辰点头:“嗯,不错,我方才还没来得及尝呢。”

容渊跟在萧辰身边三年,知道他有洁癖,战场上有时候迫不得已不能讲究,可但凡有能讲究的环境,萧辰绝不委屈自己,更别说碰别人用过的东西。

那勺子是他刚用过的呀……

容渊觉得脑子已经有点晕了,他拼命回想方才萧辰说的话,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漏听,或者话里还有别的什么深意?他脑袋还没明白,但心脏已经在噗通狂跳,快炸了。

简直是又难受,又让人欲罢不能。

“不吃就给我吧,别浪费——”

萧辰话没说完,容渊抓住他拿着调羹的手,而后轻轻将调羹换到自己手上,端起碗,闷头就开始吃。

萧辰轻轻一笑,背过手去,他嘴里还留着羮汁的甜味,甜羮上只缀着桂花,唇舌间却似乎残留着别的花瓣的味道。

彼岸花也有味道么?

赌坊里,庚邪重新将眼罩戴上,拿过玉雕放进辞树手里:“喏。”

辞树拿着玉雕,心中很是欢喜,同时也松了口气,好在庚邪没有输,不然庚邪的贴身之物输出去,辞树恐怕得赌到赢回来为止。

乘风凑过来,他也想瞧瞧,似乎希望能在所谓的神女玉偶上找出一点自己母亲的象征,一点也行。

两个皇子看着都喜欢,玉雕只有一座,相知虽然讨厌乘风的狗脾气,但久了也渐渐习惯,还有……他们母后的事,多少有些同情吧,初任太白没了的时候,他自己也哇哇哭了许久。相知把瓜子收了,问那拿出玉雕的人:“这种玉雕,你还有吗?”

乘风听闻,抬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没了。”

虽说玉雕没了,乘风却弯了弯嘴角,竟还笑得挺开心,相知回头看见他的笑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乘风笑得很得意:“哼!”

相知:“……”二皇子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给出玉偶的那人遗憾道,“愿赌服输。”末了他还看了庚邪一眼,视线黏黏糊糊,扭头都能拉出无形丝线,庚邪起了满身鸡皮疙瘩,看在玉偶的份上,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那人走出赌坊后,面上的痴迷却散了,他咯咯一笑:“是个好男人,可惜了。”

得了神女玉偶后,辞树和乘风都无心再留在赌场里,剩下的人当然是以皇子为先,他们去哪儿便去哪儿,跟相知还有庚邪不同,剩下两个官员都是规规矩矩的,一点不敢逾距,只做称职的属下。

赌场门口躺着个衣衫破烂打架输掉的,衣服破得很不是位置,庚邪拉着辞树朝旁边走:“别看,伤眼。”

不得不说,妖市里的吃食那都是做得香气四溢,光是闻着味儿就能勾人馋虫,但谁知道里面加了什么,萧辰和容渊仗着紫莲什么都敢吃,他们可不行。相知的瓜子儿都是从妖王宫带出来的,他凑到一个摊前闻了闻,还是忍住了,又自己摸出块糕饼来啃,压着馋虫。

乘风看他眼巴巴凑在食物摊前那模样,忍不住道:“知道不能吃就别看了,天界又没短过你吃穿,回去爱怎么吃怎么吃!”

相知啃着饼幽幽道:“能一样吗,知道什么是尝鲜吗,鲜!不一样的没吃过的才叫新鲜,我看看怎么了!”

此番跟乘风前来的另一个官员低头扯了扯相知的袖子,小声劝道:“你对二殿下还是客气些……”

乘风:“让他说,我看他今天能吹出什么花儿来!”

相知呵呵:“有花开你也不懂欣赏,岂不白费!”

辞树一直把神女玉偶捏在手里查看,爱不释手,一行人超前走着,相知和乘风斗着嘴,突然间,庚邪上前一步拦在辞树身前,迫使众人都停下了脚步:“且慢。”

乘风也停下了跟相知的斗嘴,立刻上前,跟庚邪站在一块儿:“不对劲。”

相知呼出口气,看着气息凝成白雾:“不是我的错觉,真的更冷了。”

他们离开赌坊后并没有走出多远,还在妖市,周围也依旧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只是这灯火之中,透露着丝丝诡异,抓不住摸不着,忽远又忽近。

庚邪抬头,看了看天空,今晚本有圆月,此时此刻,却看不见了。

辞树忽觉手上剧痛,手指一松,神女玉偶滑落,他赶紧去接,按理说无论如何不该接不住,可奇怪的是,玉偶就那么擦过他指尖,落在地上,一下便碎开了。

周围热闹的人声忽然停下,所有人如同木偶般禁止不动,庚邪和乘风立刻抬手亮出武器,街上的人们僵硬地将头扭向他们所在的地方,许多脑袋扭出了不可思议的弧度,伴随着木头“喀喀”的声响,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

然后这些人用不同的脸,咧出了个一模一样的笑。

相知没忍住打了个寒噤。

真正的妖市里,一妖族女子正飞奔着,妖市有赌坊,也有青楼,妖王狐曲此刻正在青楼给他专门留着的屋子里享受,诸位美人倒酒捏腿,惬意得很,那女子飞奔而来,直接在狐曲面前跪下:“王,属下办事不利,将天界的人跟丢了!”

狐曲正喝着美人酒,闻言面色不改:“他们发现你了?”

妖女抿抿唇:“恕属下直言,他们之中有人恐怕早就发现我们有人跟着,却一直没有戳破,默许了我们的行为,可就在方才,明明还在路中间,我亲眼看着他们是突然不见的!我上前查看,只捡到一片这个。”

妖女用手帕捧着,将一片极小的碎玉奉上,狐曲伸手接过,看清玉片一侧的符文,瞳孔一缩,面色终于变了:“万兽窟的钥匙!?”

窝在狐曲怀里的美人也是他的属下,闻言起身,也万分惊讶:“他们怎么会有万兽窟的钥匙!这东西明明一直封在——”他急忙住了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翻身从软榻上下来,朝狐曲躬身,“属下这便去查!”

“封在炎池,派人去看炎池的情况,还有,立刻找到破军殿下。”狐曲捏着玉片,面色阴沉,“天界皇子如果在我们这儿出事,那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若有星君遭难,别的星君会有感应,但若是还没遭受,便不算,萧辰和容渊本逛得差不多,准备离开妖市时,萧辰却莫名顿下了脚步。

容渊整晚都还没缓过劲儿来,萧辰停他也跟着停,根本不敢去看萧辰现在的表情,也就不知道萧辰正盯着自己的足尖出神。

说不上理由却停下了脚步,是预示,也不知是好是坏,萧辰抬手,正准备掐算一下,妖市的天空中忽然呼啦飞过大片鸟群,不明所以的人们还以为是什么余兴节目,纷纷驻足观看。

一只鸾鸟率先发现了萧辰,俯冲而下,落地化为人形,跪在萧辰脚边:“殿下,吾主有急事相求,恳请殿下随我来!”

萧辰收回掐算的手: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跟着鸾鸟,一路到了脂香扑鼻的春香楼,萧辰青筋直跳:要不是看起来真的很急,他都想给狐曲松松筋骨了,挑的什么地方!

春香楼前依旧迎来送往,但后院已经被清空,萧辰和容渊到后,不用别人开口,也省了客套,狐曲直接上前:“殿下,天界一行人可能误入万兽窟,还请殿下助我一臂之力,带他们出来!”

萧辰面色一整:“天界,所有人?”

狐曲不敢隐瞒:“所有人。”

庚邪和相知也在。

以庚邪的实力,若是万兽窟内万年前禁锢的亡魂已散,他是能护一行人周全的,何况还有个乘风在。可是……萧辰眯起眼:“误入?万兽窟若没钥匙,谁能进去?”

“殿下,有人设计他们,钥匙不知为何到了他们手里,我本将钥匙丢在炎池,炎池的封印破了,有人把还没完全销毁的钥匙拼了起来,这是天界人消失之地残留的一小块。”

万兽窟,据记载,万年前一妖一魔大战,直接打出了一个秘境,他俩双双陨落,魂魄也被秘境束缚,不得入幽冥,秘境崩裂脱离之时,吞了不少妖兽魔兽,便称万兽窟,又传里面宝藏颇多,执落不知从哪儿得来了消失已久的秘境钥匙。

但是此秘境,妖族与魔族都进不去。

狐曲搜出钥匙后,不曾声张,这东西如今的妖族留着百害无一利,他试过销毁,却发现符文不能尽消,便丢进炎池里,封印着慢慢消磨,谁曾想,这条消息也走漏了。

萧辰今日穿着一身宽袖的衣服,他在袖子底下的手动了动,试着传音,无论相知还是庚邪都没有动静。

不接受传音,和传音连不上是两码事。

萧辰抬手:“碎片给我。”

狐曲将碎片递给他,愁眉不展:“如今只剩这点符文,钥匙不全,只怕难撕开秘境的口子。”

“可以。”

萧辰抬手将玉直接碎成粉末,符文抹下,被他攥在掌心,星辉的光芒包裹着掌心涌动后,萧辰抬手一挥,直接在身前虚空撕开一道裂缝,不大,但足够一人通过。

容渊并不想管天界人死活,但他也知道,如果天界皇子在这儿出事,天界不可能善罢甘休,两界矛盾一起,其后又是个未知数。

容渊冷漠地想,就不能安分一点,上次的烂摊子还是萧辰给收拾的。

狐曲就知道,还是萧辰有办法,他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就全仰仗殿下了。至于木清小公子,我们会好好招待——”

狐曲话没说完,容渊默默往萧辰身边靠了靠,意思是他也要跟着去,狐曲愣了愣,萧辰:“他就跟着我。”

狐曲并不多问:“好。”

侍从做的本是照顾主子起居的活,去万兽窟都带着,自然不是普通侍从。不过狐曲现在可顾不上这个了,只希望到时候萧辰从里面能把天界的人活生生的、全都捞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万兽窟副本组队6=2!萧辰容渊加入队伍。

队聊频道:

萧辰:我强力输出

容渊:我暴力输出

庚邪:我狂战输出

乘风:我稳定输出

相知/辞树:我辅助

乘风:惊了,所以我们没奶妈吗,另外两个人呢?

相知:他们掉线了不用叫了

萧辰:不怕,菜刀队不需要奶妈,打就完事儿

容渊:殿下说的对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