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44、第四十四章 替人消业

44、第四十四章 替人消业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一张石桌,
四把椅子,苍峦不喝茶,面前摆着酒,
他道:“我找破军殿下,为什么你们也在?”

容渊没吭声——他也说不了话,
只是连个字迹也没浮现。相知笑眯眯:“你说的办法,
我们也想听听嘛。”

苍峦:“你又是谁?”

“天界的使者,
与我一见如故。”萧辰替相知说了,他道,“不用避着他俩,你有话就说。”

什么界主不能轻易离开自己的地盘啊之类的,对苍峦来说不存在,因为他很闲,天界跟幽冥多公务,妖界界主忙着重振族威,只有他,来去随意,想去哪儿去哪儿,
也不要别人通报,
捉摸不定。

苍峦道:“先前说了,两个事。其一,天界的皇子在妖界出事后,
我才知道万兽窟的钥匙原来让妖界得了,
那是万年前妖兽跟魔兽一起打出来的,里面或许还能留下对魔界有用的东西。我去找狐曲,那狐狸说钥匙彻底毁了,也没从秘境里带出什么宝贝,
他的话我不信,所以想来问问你。”

“就带出一只没受浊气污染的血石小妖,我是去救人的,又不是寻宝的,”萧辰道,“万兽窟钥匙还是没了的好,进去做什么,古兽坟冢一日游么?”

苍峦一噎,狐曲的话再优美也不能信,萧辰却没必要糊弄自己,万兽窟里有宝贝的传闻在妖界和魔界一直存在,但萧辰既然这么说了,想必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

“行吧,要不是副官兢兢业业,非得让我搞明白,我也不想往妖界跑一趟,看到狐曲那脸我就难受。”

苍峦倒也干脆,并不在此事上诸多纠缠,他抬手,拿出了一个卷轴,看着古朴泛黄,应是有些年代了:“第二件,我说找到的你能早日回星界的办法。这是之前偶然得到的古卷,上面记载着以身相代,替他人消除业障的法子。”

容渊和相知倏地将视线投了上去,苍峦颇为自信:“怎样,殿下可感兴趣?”

萧辰还以为他能拿出什么好法子,亏他还认真地期待了一下,结果原来是这个,萧辰失望,淡淡回答:“不想。”

“……为什么?你早日消除杀业,就能早日回星界了。”

萧辰心思很通透:“替人受过,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更别说我身上担着的还是杀业。”

苍峦掂了掂手中的古卷:“确实有代价,但也不是什么要命的玩意儿,你就算不挟恩图报逼着人替你,也肯定有人心甘情愿帮你。殿下,若是我,我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萧辰:“你也说了,那是你。”

苍峦叹口气:“可惜,看来东西我是送不出去了。”说罢,他作势要收起来,相知连忙伸手,“哎魔尊稍等,他不感兴趣,我感兴趣啊。”

苍峦手一顿,挑眉:“哦?怎么,你愿意替他受过?”

他手腕停住,相知便要去拿古卷,可惜手还没伸到,被萧辰一把按下,同时,萧辰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成功挡住了容渊突然从旁边探出的手。

苍峦好笑地看着突然出手欲夺古卷的容渊:“幽冥尊主也有兴趣?殿下,你看,我就说这书不能就白找了吧,还是很受欢迎的。”

容渊:“……”

“可闭嘴吧你。”

萧辰抬手,一把将古卷从苍峦手上夺过,闪身到旁边,相知看穿萧辰的意图,急忙扑上来,却扑了个空,他急道:“你别毁了它!我、我就是对没看过的书好奇,你就让我看看?我保证不做别的,绝对!”

可惜,相知的保证要是能有用,面瘫的勾陈都能笑出花。

相知看萧辰表情,见这招没用,忙绞尽脑汁找说法:“古卷记载的东西都是很珍贵的!也不止你能用对吧,这可是大家的宝藏,你不能一时冲动就让所有人失去机会呀!”

萧辰煞有介事点点头:“有道理。那就我先看了,再毁掉,等日后杀业消尽,我再默写出来。”

相知惊了:“还能这样!?”

“有何不可。”萧辰微微抬起下巴朝苍峦道,“东西我收下了,我能随意处置吧?”

苍峦抱着手臂,看热闹不嫌事大,点头:“当然。”

萧辰作势要打开卷轴,他明明也没转头,却跟身后长了眼睛似的,腰身一旋,便躲过了容渊的又一次出手,容渊身前浮起文字:“殿下,既然要销毁,不如让我代劳。”

“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

萧辰说着,晃动的银色耳坠一闪,手中的古卷凭空消失,竟就这么被他收了起来。既然当着他俩的面不好处理,那就另找时间,反正在自己手里,相知和容渊就别想看到。

他身上的业障已经不剩多少了,犯不着再有人替他背负。

相知懊恼地撤回手,苍峦兴致勃勃看向容渊:“我早看过古卷内容了,想知道问我啊,跟我打一架,我就告诉你。”

萧辰必不能让他得逞:“酒也喝了,没看幽冥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么,你别打扰人家做正事,慢走不送。”

看来萧辰确实是不想让这两人知道古卷内容,苍峦了然,喝掉杯中最后一点儿残酒:“殿下,送出古卷,我这可算又还了一笔人情?”

苍峦这性情,好听点叫随性,难听点叫乱来,不过他没成为为祸三界的,大约是因为比起执落,他还有点底线,恩怨分明。萧辰也终于正经跟他说了一回话:“我早说过,你不欠我什么。”

苍峦纵声大笑:“遇上你这样的债主,也不知幸还是不幸,横竖我做我的。”他起身,“行,就此别过,他日若有需要,殿下仍可找我,耍心眼我不如狐狸,打架可以算上我。再会。”

苍峦来得肆意,走得也潇洒干脆,萧辰将相知也撵回住处,就剩容渊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你不可能时时盯着我,”萧辰闲庭信步,“只要我不想,你就不会知道古卷上的内容,大不了让它一直躺在我耳坠里,谁也别看。”

容渊脚步没有停下,也没有说话,萧辰补充道:“对了,也别想着去找苍峦,方才我那样说了,哪怕你真陪他打架,他也不可能讲给你听,趁早死心。”

“殿下。”

“嗯?”

可容渊只冒出这两个字又没了下文,他自己分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萧辰好整以暇,他是半点不急,尽管他现在修为并非全盛时期,但他的法器别人擅自动不了,容渊就算本事通天,也没可能把古卷从他耳坠里弄出来。

而且,萧辰其实有在意的一点:容渊的态度有些不对劲。

虽然他与相知都出了手,看着是要把古卷夺过来,可苍峦最后说打一架就告诉他古卷内容时,容渊连一点眼神都没分给他。或许有萧辰过快把苍峦堵回去的原因,但是一点违和是可以被放大的。

就仿佛容渊并非是急着知道古卷上的内容,而是不想让萧辰看到而已。

萧辰放弃当场损毁,选择把古卷收起来,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等他看过古卷的内容再做判断。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让其他人替他受过的。

※※※※※

容渊的化身在天界下榻处坐着,一动不动许久了,直到外面有侍从出声,有接待的官员前来,问容渊是否要出去走走。

官员在门外等了等,有了之前天界使者失礼的事,这回跟容渊接洽的人选都细细选过一次,考虑到容渊没法说话,自己说话后不能立刻得到回音,官员还耐心在门口等了等,直到容渊打开房门。

容渊道:“有劳费心。”

官员和善道:“两界要沟通,我们也得一起共事段时日,公务之余也不能怠慢客人,我便带你游览一番天界风光,请。”

本尊那边发生的事眼下实则让容渊有些焦虑,没想到魔尊也找到了那样的古卷,若是真的被撕毁倒还好,只是萧辰如今收了起来,而容渊也不知道那古卷上的内容是否与当初他看过的相同。

如果当真是一样的消业法子,萧辰那般敏锐的人,恐怕很容易就联想出去。

如殿下所说,就算他想时时刻刻黏着萧辰不给他独处的机会,但只要萧辰想,他总能摆脱自己找到时机,只是早晚的问题。

他若是什么也不做,心不能静,可若表现太过,反而更令人生疑。左右为难,而前面的路却并不由他选。

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得分神应对天界这边,也不容易。

这位官员倒是会做人做事,也尽心,不过容渊可不关心哪一处的仙家洞府有什么故事,他只时不时礼貌又刻板地做个回应,不能说话也有方便的地方,他安静着,就显得性格也比较安静,哪怕出现的文字不多,官员也没觉得他心不在焉。

直到走过某处时,官员道:“前面不能再去了,往前只有帝寝,我们朝右侧去吧。”

容渊闻言,总算真正把心思分了过来,他抬头,从这里已经可以窥见宫殿一隅,几步开外处便有护卫在巡逻,外围的人数上目测并不算多。

天帝寝宫原来在这儿,容渊暗暗记下了。

他们又走了一阵,官员还有事务要处理,今天便到这儿。容渊回到客居,关上房门,他转身便朝身后行了个礼,可那里分明什么都没有,容渊的行为却如此笃定。

很快,一个人影走了出来,原来房间中当真不知不觉多了个人,仔细一看,不是庚邪又是谁。

庚邪道:“厉害,在外面就察觉我的气息了?”

容渊点点头,文字漂浮:“殿下过誉。”

他们既然对彼此身份心知肚明,有些事便不需要装,庚邪道:“我就是好奇,来看看,你亲自到天界所为何事?”

“公私皆有,私事恕我不便告知。”

除了来见天帝外,容渊也在想,如今黑袍人等已现身,若天界跟萧辰**的事有关,不知会不会有什么新的线索浮出水面,他也能一并瞧瞧,虽然有庚邪在,但多个人,或许能多看出点什么。

“罢了,萧辰既然放心你来,你的私事我不管,若是有找着下毒之事的新线索,记得和我也说说就是。”

容渊道:“这个自然。”

庚邪说完,又一阵风似的消失了,除了打开的窗户,屋子里仿佛并没有人来造访过。化身关上窗,重新坐回桌前,安安静静如同木偶。

容渊本尊把部分神识从化身处撤了回来,可即便他全神贯注地应对,有些事也无能为力,比如此时此刻,萧辰把他关在了书房外面。

书房不是容渊常待的那间,可以说这间已经成了萧辰的书房,想必萧辰接下来就会拿出古卷阅读,他阻止不了。

容渊深吸口气,转身离开了屋前,他提醒自己不要自乱阵脚,事情还不到被戳穿的时候,哪怕萧辰心生怀疑,只要没有证据,他也下不了定论。

萧辰要看古卷,容渊没办法,可若萧辰想找证据,容渊也能让萧辰没办法。

萧辰在书房里感受到容渊离开,心说他大约是死心了,于是坐在书案边,将古卷从耳坠里取了出来,他倒要看看,上面究竟记载着什么。

整张古卷上写的都是替人消业的方法,并不是完全代人受过,准确来说是分担,不同的业障所付出的代价不同,其中杀业里是这样写的:将日日受噬心焚灼之痛,不得出声说话,切记绝不可用识海传音取巧,否则功亏一篑。

……不能说话,在脑子里传音也不行,看到这行字,萧辰真是不想怀疑到容渊身上都难。

但他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也没找到不能以当下的真面目示人这一条。

萧辰放下古卷,一个人**良久,他垂着眼睑,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正想着什么。

想要验证,不是没有办法,因为古卷上说了,替人消业者,心口处将会留下一个印记,印记的模样在古卷上有图案,很特别,只要看着,一眼就能认出来。

容渊……萧辰手指缓缓收紧:你身上最好干干净净,没这个奇怪的图案,否则……

否则?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