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13. 第十三章 胡泼脏水

13. 第十三章 胡泼脏水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天光从窗户透进来,萧辰意识回笼,他想睁眼,眼皮却挺沉,他费了点劲儿才把眼皮掀开,今日晨光格外刺眼,萧辰下意识抬手遮挡,却发现手也重得很,浑身都不大对劲。

……这是怎么了?

他张了张嘴,出口是轻微的咳嗽,嗓子干渴还泛疼,萧辰脑子迟钝地动了动,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谅破军殿下从没生过病,没经验。

等他脑子清醒点,第一反应也是:难不成毒留下的后遗症?等他把后遗症的可能性排除掉,才想起昨晚木清提到的,当心受凉。

萧辰后知后觉,所以是生病了?

他呼出一口气,慢腾腾从床榻坐起,身上不得劲儿,软绵绵的,不疼,但闷得心里难受。萧辰讨厌疼痛,但比起疼痛,他更不喜欢四肢无力的感觉,这样他觉得难以掌控自己的身体,心里不踏实。

萧辰坐了一会儿,门口传来敲门声,却没有人声,看门上影子应该是木清,萧辰道:“进。”

只说一个字,嗓子便刺疼,声音也带着哑。

木清规规矩矩进门,大约还想在门口就礼貌招呼,却在看见萧辰面色后神情一变,疾步走到窗前,焦急地比划:你生病了。

萧辰歪歪头:“这也能看出来?”

萧辰也是看不见自己面色,才能说这句话,木清下意识抬手,只是手抬到一半,忽而想起什么,又往回落,他比手势:“兄长,我能试试你额头的温度么?”

温度?萧辰本不喜人随意近身,也不知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点头答应了,木清的手背贴上来,微凉,还挺舒服,这一探,木清脸色更不好了,他收回手担忧地比划:“你有些发热,昨晚应是受凉了。”

“我在发热?”实际上萧辰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冷,但好像确实出了点薄汗,他低头拉了拉自己的衣襟,里衣本来大多松垮舒适,轻轻一扯就能瞧见萧辰弧度漂亮的锁骨,木清眼神游开,局促地放下手,垂眸不敢多看。

萧辰没发现他的小动作,只道:“应该不碍事。”看来这次身体根基受损比想象严重,不过等恢复修为就不用担心了。

木清却不放心:“我去让店家煎药,再让人送热水到你房里,擦擦身,兄长收拾好便吃饭用药吧。”

他倒是个体贴的,萧辰又想起梦里的鬼面,那小子就没这么可心,也不知怎么看到木清会想起那小子。他活的太久,有些故人旧事太远,只有偶尔遇上契机,才能从记忆深处里挖出来,想一想。

“药就不必了,我身子好,也许不一会儿就好了。”再说凡间的药未必管用,木清听了,他想了想,点点头,比划道:“那我让厨房煮点姜汤,先喝着看看。”

萧辰分辨着木清的手势:姜……水?还是汤?那又是做什么的?萧辰没问,只是高深莫测一点头,算答应了。木清下楼去,萧辰开始收拾自个儿,木清大约是想把药和饭菜端他房里的,不过萧辰打理好就推门出去了,身上虽然不舒适,但也不是动弹不得,哪就需要闷在房里?

店里这个点没什么打尖的人,伙计们也很清闲,老板只瞧了萧辰一眼,竟是匆匆低下头去,不敢多看,心头直呼:郎君肯定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萧辰面颊带着病热的红,染得面若桃花,眼里本来就剪着秋水,热气一蒸,更加潋滟。有人就爱高岭冰雪跌进红尘的模样,仙人一朝落在掌心里,高高在上变得柔软可及,岂不惹人怜惜。

萧辰这样子,旁人要么不敢多看,要么就是看傻了挪不开眼,客栈老板亲自过去给萧辰倒了杯茶:“公子可是生病了?你家小兄弟方才吩咐了伙计煎药,还得再等等。要多保重身子啊,最近若水镇疫病的事闹得人心惶惶,城里最好的大夫也去镇子里了。”

萧辰觉得走动走动舒坦些了,他捏着茶杯:“疫病?”

“是啊,具体时间说不上,约莫就是前几天,镇子已经被官府封锁了,城主也很焦心,昨天花灯节,还有不少人给若水镇祈福呢!”

萧辰点点头,要了些早点,嗓子不太舒服,也就没吃多少,就摞了四个碗而已。刚放下碗筷,木清就端着碗从后厨到了前堂,姜汤可是他守着熬的。

萧辰看着碗里的东西,气味刺鼻,不由往后避了避,瞧着木清:“这就是那姜……汤?”

木清把碗放上桌,点头:“姜汤,你先试试,若无好转,还得去看大夫抓药的。”

所以也算药?萧辰不是没吃过药,但灵药都是香气扑鼻闻着就神清气爽的,这碗汤汁大老远就能把人裹上味,让人退避三舍。他本想要不要拒绝,来收拾碗筷的伙计乐呵呵帮着木清说话:“寻常风寒一碗姜汤足矣,这位小公子亲自守在炉子边,寸步不离的,公子,你弟弟也很尽心了!”

萧辰一听,把编好的忽悠的话咽了回去,端起碗来,横竖他如今神魂中有紫莲,再不怕有人暗算下毒,所以什么吃食也敢下嘴,反正吃不死。姜汤入口,辛辣无比,烈酒只是烧喉,它却直冲口鼻,萧辰愣是忍着把一碗灌完,才偏头开始咳。

木清替他顺了顺背,萧辰连眼角也呛红了,但别说,还真觉得心口舒服多了。

伙计擦着桌子:“唉,说起病,也不知道若水镇的疫病什么时候能好。”

前两天都没听到的事,怎么自己生个病,就尽是听见疫病的事。旁桌有人煞有介事点头:“是啊。对了,我还听说,搞不好这次瘟疫是邪祟招致的呢!”

“对对我也听说了,据说若水镇有人晚上见过,阴气森森,好像是具飘着鬼火的白骨!第二天就病了,瘟疫就这么传开了!”

萧辰边咳边听,心说招致疾病的邪祟是有,但还没哪个长成这副尊容,看来他们也是道听途说,其中有几分可信还真不好说。不过若真是邪祟作乱,他倒可以去看看,反正在人间闲着也是闲着。

“咳咳!”

他又咳两声,平复下来,木清给他倒了杯水,犹豫了下才打手势:“兄长不然还是回房去休息吧?”

“嗯?我这会儿又不困倦,不必非得回房。”

木清心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抿了抿唇,视线不着痕迹从萧辰脸上拂过,再到周围偷瞧的人身上,他眸子里的颜色暗了暗:这些人放在萧辰身上的眼神,他不喜欢。

萧辰自己没有自觉,或者压根无所谓,他听了一阵客人们的市井闲聊,决定休息一晚,等身体好了,就去若水镇看看。

计划却又出了变数。

没想到萧辰第二天病情变本加厉,昨日的舒坦些仿佛都是错觉,他脑袋烧得更晕了,差点爬不起来,要不是门外动静太大,他可能都不会醒转过来。

萧辰挣扎着起身,呼出的气热度不寻常,手脚偏偏冰凉,他强撑着也得出门去看看:因为这个声音分明是兵刃相接的打斗声。他就是在睡梦里,也不至于分不出金戈争鸣的声音。

萧辰打开门,正好看见木清一脚将人踹了下去,楼下已经滚了一地士兵,他一人站在楼梯口,凭着秀美的身姿,居然站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确实是个好苗子,萧辰想,他瞥了眼楼下站在人堆里气急败坏的眀非义,开口道:“发生何事?”

他一开口,才发现出口的声音很艰涩,嗓子刺痛加剧。木清转头看他,狠厉的面色一变,急忙到他身边,眼神里尽是担忧慌张,萧辰知道他是看出了自己病没好,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他视线示意楼下,木清会意,回答了他先前的问题:“眀非义污蔑我们,带了官兵要捉拿我俩。”

污蔑,污蔑什么,花灯节上香囊收多了显得轻薄了人?萧辰觉得好笑,他很有兴趣听听眀非义到底是怎么污蔑他们的。

眀非义在缩在官兵身后大喊:“妖术,就是妖术!他一人能打倒这么多人,不是妖术是什么!”

萧辰眉梢一扬,哑着嗓子也不耽误他张嘴损人:“阁下自己手不能提,就当世上所有人跟你一样?武学听过么,以一敌百听过么?你不学武,好歹也读读书啊。”

眀非义气急败坏从士兵身后探出脖子,又因为惧怕,往回缩了缩,好像躲在人身后他就无所不能。他高声道:“我查过了,就是他俩入城后,若水镇就发现瘟疫,时间刚好,他俩又长成这样,不是山间妖物是什么!妖物祸乱人间!拿下他二人,瘟疫一定就能除去!”

萧辰明白了,合着是这么个污蔑法。他表示非常不赞同:长得好看的就是妖了?按比例说,妖里的美人还不如天和魔多,因为得把那些披皮的妖剔除了再算,至于星君们,更是没有一个面貌丑陋的。

长得好看就是妖,瞧不起谁呢?再说,张口就道他萧辰是妖,知道前妖王的脑袋谁削的么?

不过萧辰本就打算去若水镇一探,只是出乎预料生了病,一晚过去也还没好,今日本不是好时机,可眀非义都逼上门来了,倒不如顺势而为。

木清口不能言,比手势这群人看不懂,眼下的情况,也不可能让木清写字给他们递到眼前,说话还是得靠萧辰,尽管嗓子不舒服,萧辰还是得开口:“我二人离家游历路过此地,祸乱人间的大帽子可受不起,治病不找医生反而兴师动众抓不相干的人,怎么,眀公子还惦记着我俩呢?”

萧辰说话时眸子里含着戏谑的笑,他如此瞧着人,叫人根本招架不住,眀非义看得咽了咽口水,丢了片刻的魂儿,直到躺在地上人的哀嚎声增大,他才猛地回神,想起今天来干嘛的。

眀非义扒拉着身前士兵,爪子挥得像螃蟹:“城里最好的大夫现在都在若水镇,也没治着,青云观的道长说了,这就是妖魔邪祟导致,你们不用狡辩,快,快去把他俩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