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27、第二十七章 夜半三更

27、第二十七章 夜半三更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宴上狐曲作为主人自然在主位,
萧辰在上位,往下是木清,对面上位坐着两个皇子,
再往下是四人依次排开。

萧辰注意到相知被支棱到了末位角落里,若说按官位排,可他与另外的文官分明穿着一样的官服,
奇了,向来最会卖乖的相知难不成在天界还没庚邪吃得开?萧辰心说不容易,能让这受宠的小祖宗体会了碰壁滋味,
不知他又会学到什么新招。

应该不至于被欺凌,
相知不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人,不整着别人就不错了。

容渊注意到萧辰果然有意控制了自己的酒量,
不再无度痛饮,
萧辰向来很能掌控自己,
知道会醉就不会放纵。还有,
萧辰对美食好像真的挺喜欢。

就跟死后不入轮回一样,六界中完全不需要靠饮食维持身体的也只有幽冥族人和星君,平乱时条件不好,反正容渊跟在萧辰那三年里,从没发现殿下有品酒尝美食的兴趣,就像如今萧辰在认识身为容渊的他,他也发现了萧辰更多的一面。

这很好,
萧辰认识现在的自己就好,而自己每多明白萧辰一点,
那本就无止境的喜欢又更多了,心都要装不下,当心脏在难耐的煎熬里,
这欢喜就是最好的良药,连痛楚也没那么难受了。

狐曲连身边的侍从也要全挑美人,身边靠着两个专给他倒酒,他这妖王做得兢兢业业,该享受的也一点没落下,萧辰和其他人都不要这般贴心的伺候,他还觉得遗憾非常。

对狐曲来说,世上除了妖族大事,剩下的意义就是美人了。

萧辰对狐曲道:“你们这儿厨子不错,菜品味道甚好。”

狐曲吟吟一笑:“那是自然,殿下喜欢便多留些日子,我带你好好尝尝我们的美食。”

容渊:“……”桌上的东西忽然就不香了。

因为可以不用饮食,所以幽冥族人里很少有人会做饭,酒还有人酿一酿,至于饭菜,十个人里八个人不会,成婚那天的宴席,还是酆都中暂居的鬼魂帮忙张罗的好菜。

容渊当年戴鬼面,装天界人,自然偶尔也要跟着吃饭,烤东西、架着锅子煮一锅,他也会,但是要做什么精细的菜就不行,萧辰来幽冥这么久,也没吃过什么东西,容渊觉着忽然就被妖族比了下去。

他抿了抿唇,决定回头抽空学学厨艺。

萧辰放下筷子:“这个再说吧,狐曲,知道我来妖界做什么么?”

说起正事,众人皆竖起耳朵,狐曲也正了神色,拍手让乐师舞娘都下去:“略有猜测。殿下,关于花无痕,我有事要说。”

萧辰饶有兴致看着他:“你说。”

“这些日子我将跟他有牵扯的翻了个底朝天,发现一片园子里被他弄成了死地,连土里都带着毒。”

毒字一出,天界的人神色都肃穆起来,萧辰面上却没有吃惊:“哦?”

狐曲一看萧辰表情,就知他果然已经知晓,说出来是对的,他反而松口气:“殿下,没能查出他包藏祸心是我失职,谁知他居然也是执落的狗。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我便带诸位去园子里查探。”

他迅速把花无痕跟如今的妖界撇开,还一口一个失职,态度谦卑,辞树看得叹为观止,这就是现在的妖王,比起执落那等疯子,果然圆滑,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好对付,有天界文官想开口,被辞树一个眼神阻止了。

这会儿就想踩妖界一脚,也不怕被狐曲反踩回来。

狐曲多年不见萧辰,似乎真心实意的兴奋,不停向萧辰敬酒,萧辰也不躲,只是不着痕迹的,并不将杯子斟满,尽管席间的酒水明明十分温和,萧辰也不敢再放肆地喝。

乘风见着萧辰也很开心,恨不能多说几句,便也借酒搭话,容渊抿了抿唇,可惜他作为侍从,按身份不能跟天界皇子平起平坐,不然就能帮着挡酒了。

在天界那边众人齐齐向萧辰敬酒时,容渊终于没忍住,也“唰”地一下起身。

几道目光错愕地落在他身上。

狐曲说“欢迎天界诸位”时,天界人可以一同起身跟他回礼,可在萧辰和木清这里,大家伙儿总是把他俩分开的,他们潜意识里,就没觉得萧辰是幽冥的人,那幽冥尊主道侣的身份也没人认真放在心上。

萧辰也轻轻眨了眨眼,容渊对上他的目光,眼神也跟着动,像极了相知卖乖那套,萧辰拿这等眼神最没辙,干咳一声,笑笑:“木清也一起来吧。”

还是辞树反应快,端着酒杯道:“便也敬幽冥的使者一杯。”

他话里抬了抬容渊的身份,幽冥本来就没掺和进天妖的事里,派使者才奇怪,所以容渊伪装是侍从,但辞树都这么说了,尴尬的气氛被冲淡,这酒也就如此喝了。

狐曲不动声色地瞧着:天界太子修为一般,却会做人做事;二皇子性子直,善武,他日再成长,可以威慑几方。

魔族的人全是一群好战的疯子,不怕打。唉,不像他,一个人苦苦撑着执落留下的烂摊子,三界里,妖族如今是真的难。

至于幽冥,他本来不关心,不过如今,情况却有变化,他视线落在容渊身上,刚见面时就开口调戏,要小美人留在他身边,可狐曲心里想的却是,妖兽的直觉告诉他,这小子身上似乎带着什么障眼法,可惜他看不透。

小美人看着才多少岁,居然有让他也瞧不透的东西,真就只是个侍从?再说萧辰又不喜欢人贴身照顾,当年那么多亲兵,能跟他住同一个帐子的,只有突然出现又匆匆离开的鬼面。

狐曲确实聪明,一点儿破绽,就能让他顺着摸出许多,但这样的性子他过着其实也累,为了妖族,不得不如此罢了。

酒过三巡,众人先下去歇息,狐曲单独给萧辰再找一院落,院落不止一间屋子,当然能腾出房间给侍从,但狐曲却另给容渊安排了住处。

萧辰在院子里,和相知还有庚邪传了音,即便这里只有他一人,他们还是决定出去换个地方见面,小心些总没错。

妖族是分白天黑夜的,夜半三更,萧辰走到院前,拉开门,却意外发现门外站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容渊。

容渊面前有文字飞快道:“我只是来护卫。”而后他随即侧身让开,萧辰要主动出去,他却不问萧辰要做什么,十分地贴心。

萧辰神情有些复杂,妖族夜里温度很低,虽说大家修为在身不怕冷,但他想起容渊那冷冰冰的手,大晚上就这么呆在外头,湿冷的气息裹着,化身没有原身那么高大的身形,少年模样,夜风里吹着,看着可真是个小可怜。

萧辰缓缓道:“你去里面找间屋子住着吧……我有事,待会儿就回。”

容渊眸子里露出惊喜神色,他踏过门槛,身前还没来得及出现什么字迹,他和萧辰同时猛然抬头,落在旁边屋檐上——上面站着个半夜翻墙的妖王。

萧辰:“……”

容渊:“……”

狐曲招招手:“晚上好呀?”

夜半三更翻人墙,被道侣当场抓获,是相知爱看的话本剧情没错了。

萧辰:“你有事不能走正门?”

那狐狸还暧昧地飞了个眼神:“不觉得这样更刺激?有幽会的感觉。”

这要是换些人,估计就说不清了,萧辰深呼吸,低喝道:“还不下来。”

狐曲颠颠下来了,扇子展开在面前摇啊摇:“怎么木清小公子也在这儿呢,你的住处并不在此啊。”

不仅不在,还隔得挺远,容渊面无表情瞧着他,身前飘几个大字:“与阁下何干?”

狐曲“嚯”了一声,和颜悦色道:“我与殿下有话要说,小公子还请回避一下?”

容渊:“殿下让我走我便走。”言下之意,你说的不算。

狐曲摇扇的手一顿,啧啧摇头:“传闻幽冥尊主性情古怪,小公子,你这般的貌美,可不要学你们尊主的脾气啊。”

外界人谁没事跑幽冥玩儿啊,所以关于容渊,他们的了解基本都来自传闻,萧辰心说不用学,你眼前就是尊主本尊……的化身。

不过萧辰心生奇怪,容渊一直以来在他面前的脾气都算不错,他还以为容渊就是个脾气温和的人,怎么现在对着狐曲,态度这般冷淡,难不成是因为见面就被狐曲调戏了?

总不能是因为看着狐曲半夜翻他的墙吧?

……不能吧?

狐曲的好皮囊加上他的嘴巴,在待人处事上很少碰壁,他微微眯起眼:“别说,这脾气还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容渊一惊,他怎么忘了,这狐狸记人的本事是一流的,他现在对着狐曲的臭脾气,跟当初鬼面态度没什么差,因此他立刻收敛,转眼看向萧辰,又用乖顺的眼神无声询问,仿佛在说:殿下让我走我立刻走。

啊,这一收敛又不像了,狐曲心说小子还挺会用美人计撒娇,他便也看向萧辰,用一贯拉长的声音,柔柔和和道:“殿下?”

萧辰:“……”

他一瞬间有点想把两个糟心的祸害一起轰出门。

“行了,”萧辰看不下去他俩就这儿装,“狐曲,我知道你支开他想说什么,你脑子好使,我去人间的行踪被泄露,你怀疑幽冥也不干净。”

“哎呀,”狐曲没想到萧辰愿意当着侍从的面说出来,“看来殿下信任他。”

狐曲不仅怀疑幽冥不干净,还怀疑所谓的侍从是悄悄来监视萧辰的,可萧辰既然把话明说了,狐曲扇子一收,也直言:“不错。就说幽冥尊主出手救人,殿下就没怀疑过?还是说他已经提出了什么条件,殿下付了代价?”

幽冥尊主正听着呢。

而且这小子说愿意救我是因为爱慕我,你信不信?

“别来套我话,”萧辰并不答,只说,“即便幽冥真有人掺和,也不会是木清。”

“嗯哼,殿下这么说,那方才是我失礼了,木小公子。”

容渊此刻正是乖顺的模样,大方表示:“妖王客气,只是还请妖王不要再随意戏弄于我,免生误会。”

狐曲轻轻一笑:“爱美之心,对不住。”

萧辰:“没事你就——”

狐曲抢话:“我们多年未见,今夜与殿下秉烛夜谈可好?”

萧辰冷漠:“不好,赶紧走。木清你也去挑个房间,待屋里别出来了。”

狐曲微微睁大眼:“让他住这里?”

看来萧辰确实给了木清一定信任,他去幽冥也没多久啊,可惜那里闭塞,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很少知道消息,狐曲现在是真心实意想问问萧辰在幽冥碰上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放心让这小家伙跟着。

“有房间,自然能住。”

“那我也——”

“不,回你的寝宫去。我住妖王寝宫,跟你跑来住我这儿,一样引人遐想。”

萧辰把着容渊的肩膀,将他轻轻推进院里,朝狐曲道:“回寝宫吧,我陪你走一段。”

狐曲来缠半天,无非是有个避开他人说话的机会,显然,他对幽冥来的侍从是没完全放下戒心的,是爬墙密会还是陪着走一段,对他来说其实没差,因此这回立刻答应:“好啊,请。”

作者有话要说:  大晚上的,门口一个房顶一个,萧辰表示有话要说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