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45、第四十五章 美人入水

45、第四十五章 美人入水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好极了,
也不用先想着看什么煽情的话本学东西了,萧辰直接把那本名字非常不正经的拿了出来,淡定打开。

放以前,
这类书他根本不会碰,见着名儿就绕道走,
觉得这种书没有故事性,
完全不能作为消遣,
还不如功法书来得有趣,但现在,他居然捧着看得很认真,萧辰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小问题是挡不住他的。

绝妙的是这书里还配着插图,惟妙惟肖,相知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这本好巧不巧,还是个龙阳本。

萧辰脸不红气不喘,淡定地翻页,看他那神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看什么高深莫测的书,
哪有半点捧着的是个香艳本子的模样。

萧辰正看着,耳坠里一块玉石忽而亮了,萧辰停下翻页的手,
将玉石取出,
这是块传音玉石——狐曲给的。

他手指一点,狐曲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殿下,哎呀,刚分别不久,
我又开始思念殿下了。”

萧辰把玉石放在一旁,边研究书页里的插画,边道:“有事直接说吧。”

狐曲狡黠地笑了两声:“你那位小侍从现在可是作为幽冥的使者去天界啦,有点小事,想请帮忙。”

萧辰并不意外狐曲能知道:“你果然在天界埋了自己的眼线。”

“只是多几双眼睛而已。殿下,我欲调查当年执落送给天界的最后一封战书的事,事关大战,不能算是无聊之事吧?”

但时隔多年,又仅凭一介猜测,就算战书真有什么问题,还能留到现在?只怕早就毁尸灭迹了,这要从何查起?

萧辰可算是把视线从书页上移开:“你想怎么查。”

“只能从天帝查,要去他那儿摸蛛丝马迹是个危险活儿,我观木小公子修为了得,实际就是想请他帮个小忙,若是我的人不小心暴露了身份,逃走的时候,小公子暗中帮上一下就成。”

狐曲想查这件事,是带着帮如今的妖界翻一翻身的念头在里面,执落挑起战争是不争的事实,但若是天界也找出点什么问题,踩在妖界身上的脚就能少几只,他打得是这样的主意,因此虽然嘴里说着大义,却并没有直接请求帮忙抓天界的尾巴。

他虽厚颜无耻,在人精面前,也还是厚得有分寸的。

萧辰听完:“这事儿我说了不算,我得跟容渊商量下,木清毕竟是幽冥的人。”

“哎我看木小公子很听殿下的话,还以为你说了就算呢。”

萧辰淡淡道:“那不能啊。”

要是我说了什么都算,我要容渊现在把衣服扒了,他给扒么?对了,之前那小子就故作当面宽衣解带来迫使自己转移话题,他是吃准了当时的萧辰绝不会任由他脱下去,有恃无恐。

所以如果现在真要他松衣衫他却捂着,那就是有问题。

结束传音,萧辰看完手中这本,学要求精,一本不够,于是他又去找到相知,让相知再掏些话本出来。

相知此行虽然主要目的是散心,但明面上他还是天界的使者,也是有活儿做的,得记录跟幽冥的沟通,虽不多,但也是要写写的,所以相知听到萧辰的要求时,一纸刚写好的文书被他手一抖,划拉出一道长痕,就这么毁了。

“你你,”相知握笔的手微微颤抖,“你说还要几本这种类型的?”

“嗯,还有么?”

“有有有!”

相知袖子一抖,“哗啦”十几本书掉了出来,本本名字都是春意盎然,萧辰神色复杂:“……你的藏书果然丰富。”

“难得你开窍,我自然要把好东西拿出来。你放心,这些都是绝美的描写,我挑选的,必然不能差。”

相知想了想,又摸出一本春宫画册:“附赠的,不客气。”

虽说的确是帮了大忙,但这孩子都是打哪儿学的,星君们大多清心寡欲,恐怕整个星界也只有相知这儿能找到奇奇怪怪的书了。

萧辰把那本画册推了回去:“不要这种,我需要正戏前说情过程描写丰富的。”换而言之也就是——怎么勾人。

殿下揍人的经验丰富,但怎么能勾起人宽衣解带的冲动,这个他不会,总要学一学。扒衣服也要扒得自然,他若是不由分说硬上手,以他如今还没完全恢复的修为,容渊完全可以从他手底下逃掉。

于是萧辰带着从相知那儿淘来的书,认认真真开始学习,他悟性从来很好,十几本看下来,收获不小,萧辰满意了,他收起这一摞书,想出了第一个法子。

容渊忽然觉得脊背发凉。

虽然他平时身上的温度已经够低了,但这一下感觉是不同的,让他整个人一个激灵,容渊看了看旁边叠起老高、已经处理到几日以后的公务,默默放下了笔。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萧辰肯定早把古卷研究透了,人间有句俗话说得不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就是继续磨蹭,把之后一年的事都做了,那也只是自己在这儿当缩头乌龟而已。

罢了,便去看看殿下怀疑到哪种程度了,说不定还有余地呢?

打定主意后,容渊整理好心境,回了幽冥宫。

他能感知到萧辰在宫里,但是不在寝殿内,容渊便想先在寝殿待着,等萧辰回殿内休息时再说,结果却在寝殿内看到了萧辰的留书:“来北面清许池找我。”

北面的清许池是个温泉池子,水于经络有好处,所以尽管清洁可以靠灵力,容渊偶尔也会去泡上一泡,再说,水漫过身子的舒适感是灵力清洁所没有的,也可以当放松一下。

清许池……容渊大约知道萧辰想干什么了,他犹豫了下,还是依言去找萧辰。

饶是容渊已经先做好了准备,清许池边的画面还是将他狠狠一激,生生定在原地。

池子冒着淡淡的雾气,萧辰正坐在池边,小腿没在水中,他只穿了一身薄薄的白衣,要命的是,白衣已经被水给浸了个全湿,透得如蝉翼,明明穿了,却根本什么也挡不住,犹抱琵琶半遮面,黯然更销魂。

萧辰的发冠也去了,平日里高高束起的头发垂落在脑后,长发及腰,发尾也已经润湿,软软地贴服在石板地面,萧辰见他来了,声音懒洋洋道:“来了?”

他嗓子里带着慵懒与惬意,全然很放松,还有他看过来的双眸……殿下天生一双多情桃花眼,若是有心故意眉眼含波,被他这么瞧上一瞧,谁还舍得移开视线。

反正容渊是不能。

“愣着做什么,”萧辰微微偏头,噙着笑,“过来啊。”

容渊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池边的,反正肯定很僵硬,他在池边站住,艰难地移开视线:“殿下找我何事?”

“之前你说这池子不错,今天来试了试,当真不错,难得。既然都来了,一起泡一泡?”

……殿下这招当真厉害。

容渊文字在热气里漂浮着:“我就不必了。”

“怎么,你不是喜欢这个池子,是我泡在这儿,打扰你了?”

容渊忙道:“绝无此事!”

“那你怕什么,还有,”萧辰道,“说话的时候,是不是该看着我,你视线躲哪儿去了?”

容渊:“……”

容渊悄悄深呼吸,缓缓把头转了过来,萧辰见他看过来,点点头:“这才对。”

他说着,抬了抬腿,然后顺着池边的石头缓缓滑入水中,将腰肢以下都浸在泉水中后,转过身,一手趴在岸边,一手托着下巴,仰头瞧着容渊。

容渊只要稍微垂眼,就能把萧辰背部流畅的线条尽收眼底,那线条顺出去,隐没在水中,泉水晃荡,视线是否也想深入水里,一探究竟?

萧辰不愧是萧辰,平生第一次靠美色惑人,装得无比自然,而且看起来效果不错,容渊就是戴着面具,也挡不住他局促地反应。

温泉水蒸腾得容渊口干舌燥,他勾勒文字的灵力都没那么坚定了:“我还有事要做,就不休息了,殿下好好享受,要是无事,我就先行一步。”

萧辰:“嗯……我确实有事和你说。”

容渊稳着自己的心神:“殿下请讲。”

萧辰勾勾手指:“我这么仰着头说话也太费劲了。”

容渊明知萧辰是故意的,还是半蹲了下来,同时他扎稳了脚力,提防着萧辰有什么动静,果不其然,萧辰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

早有准备的容渊几乎同时捏住了萧辰的手腕,不会让萧辰感到疼痛,但牢固得再也没法动弹,他心想,萧辰果然起疑了。

是想看看他心口处有没有印记吗?

容渊牢牢捏着萧辰手腕,不让他再得进丝毫,容渊里三层外三层穿着繁复厚重的华服,不用力扒拉开,还真不是揪揪领子揉乱领口衣衫就能看到心口的。

“殿下,这是做什么呢?”

萧辰微微蹙眉,他干脆要将手掌上聚起灵力,结果也被容渊不动声色打散了,想就这么扒开他领口是不可能的,想一招就成,果然有点难。

就这么无声僵持片刻,谁也不让,萧辰忽然撑起身子,用另一只手勾住了容渊的脖子,但容渊防备得周全,腰腿稳若磐石,并没有被萧辰就此撼动,他甚至轻轻朝萧辰笑了笑,无声地诉说着自己早有所料。

而后他看到萧辰将蹙起的眉头舒展开,也朝他笑了笑。

容渊愣了愣,还没等他想明白萧辰这个笑是什么意思,下一刻,萧辰摁住他的脑袋,从水中探出身子,直接吻了上去。

容渊不可置信瞪大眼。

温泉四周都是湿漉漉的,连这个吻里也带着清许池的水气,唇瓣上温热柔软的触感将容渊所有防御通通击溃,他腿上不稳,萧辰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破绽,他直接被萧辰趁机勾住脖子往池子里带去,伴随着“噗通”一声响,水花四溅,容渊就这么被萧辰摔进了水里。

萧辰抹了把面上的水,看着摔倒在池子里的容渊爬起来,浑身湿透,他哼笑一声:“小兔崽子,真以为我拿你没……唔!”

萧辰一句话没能说完,刚站稳的容渊就扑了上来,将他剩下的话尽数堵了回去,不,分明是把他的话都吃进了肚子里,萧辰被他抵在池子边,分开了双唇,要说书读百卷终不能完全领会各种滋味呢,原来唇舌相合是这般感觉。

跟他只碰了碰唇瓣不同,容渊此刻的劲儿太凶狠了,仿佛要把他吃下去才甘心,气息急迫,根本不给他一点缝隙和空间,但是……但是唇又很软,很温柔。

恨不能将他融入骨髓里,又恨不能将他温柔地含在唇齿间,矛盾着,却又合情合理。

萧辰的腰靠在池水边石头上,被他吻得朝后仰,但脑袋被容渊捧着,他们根本分不开,气息难舍难分。

意外的,萧辰并不讨厌这个吻。

萧辰此前就想知道自己能忍容渊到哪一步,究竟把容渊放在什么位置上,容渊曾在他的纵容下反而退缩了,方才僵持中,萧辰突然就想到,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他亲上去时就在思索,正好看看,我能忍受与你如此亲密么。

不过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容渊的反应也太大了,跟情绪决堤似的,他要招架不住了。

“等!嗯……”

萧辰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他实在忍不住,轻咬了一口,希望容渊先停一停,然而适得其反,容渊浑身一震后,变本加厉起来。

完了……萧辰头脑开始发晕,艰难地想,这小子难道就不需要喘气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要的扒拉衣服来咯~两个美人噗通落水。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