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39、第三十九章 亦步亦趋

39、第三十九章 亦步亦趋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且说天界一行人回天界,
路上时,派遣队伍的领头武将看着是个对妖族非常仇视的,从皇子遇袭扯出些有的没的,
怎么严重怎么说,怎么贬低妖族怎么来,
约莫也有讨好皇子的意思在里面。

不过辞树只是淡淡的礼貌性应几句,
乘风更是懒得吭声。大家都只当皇子们是妖界之行太疲惫了,
献殷勤反而更加卖力。

到了天界后,辞树乘风先去拜见了天帝,天帝如今无事时多在寝宫内不出门,自己把自己锁在这一方世界里,天界人顾虑天帝心情,天后有关的所有物什都集中在天帝的寝宫里,连皇子那儿都留不下什么,所以在妖界看到那样一尊神女玉偶时,两位皇子才会如此感兴趣。

天帝穿着简单,头发只随意拿一根簪子簪了,像个文人墨客,
倒不像九五之尊,
天帝见了他们,打量后欣慰地点点头:“没事就好。”

辞树在他面前很恭敬:“此番妖物和幽冥之人袭击我们的目的尚未查明,陛下,
您看我们与妖族和幽冥交涉到何种程度才好?”

辞树已经很久没叫过天帝父皇了,
全是恭恭敬敬的“陛下”二字,自天后故去,父子之间见面多半为公事,很少聊些私人话,
君臣情似乎盖过了父子情,可辞树和乘风心里分明依旧将亲情看得很重,只是面对着如今处世淡然的天帝,他们难免多了小心翼翼。

失去了母亲,他们实在不愿再失去父亲了,神女刚去时,天帝整个人都疯魔了,他是差点跟着一起去的。

“幽冥太远,与我们又素无交集,先修书一封与幽冥尊主,看看他的态度。至于妖界的分寸,你看着办便是,与他们打交道这么多年,你或许比我还熟。”

“不敢,儿臣还有很多需要向您学的。”

辞树把公事说完,乘风就没话说了,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觉得天帝最近又清减了些,到头来一句“保重”出口,却也因为不咸不淡的回应显得像场面话。

兄弟二人出了天帝寝宫,乘风长叹一口气:“哥,我有时候觉得天帝寝宫冷清得跟牢笼似的,陛下他把自己长困于此,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

辞树沉默片刻后才道:“我曾以为只要他活着,或许能有放下的一天,是我错了。而且……是我当年将情爱一事想得太浅薄了。”

不识其中滋味时,怎知这两字能烙下多深的痕迹,辞树目光静静的落在几步远处庚邪的身上,庚邪身着天界侍卫的装束,在等着他。

这身衣服禁锢了他的洒脱,当辞树那天在万兽窟看到庚邪的星君本相时,其实第一感觉不是生气,甚至不是惊讶,他看着庚邪一身黑色战甲,威风凛凛,眼中下意识流露出的是惊艳。

这样的装束才适合他。

原来……他们当真是路人。

辞树回宫殿的路上,庚邪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如今只剩他两人,路过一座桥时,庚邪站住了脚。

小桥架在不宽的水面上,不过几步路的距离,辞树也在桥中间停住了,庚邪站在桥头,看着他的背影:“你还在怨我吗?”

“不敢。”辞树没有回头,低声道,“若不是你,我跟乘风难逃此劫,我也说过,救命之恩……”

庚邪打断他:“你明知我说的不是这个。”

“……”

辞树沉默了。

“你书房里还未画完的那幅相思树,你当初说送我,”庚邪问,“还作数么?”

辞树袖袍宽大,挡住了他颤抖的手,可他觉得自己心也在颤,根本止不住,他轻轻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酸涩,说话也变得艰难起来:“拙作罢了,当初一时嘴快,想来星……想来您也是瞧不上的。”

他只想快点离开,继续往前,可脚下却生了根似的,根本挪不动,他听到庚邪的声音清晰的从身后传来,伴着清风吹进他耳朵里。

“我看得上,你肯给吗?”

辞树愕然,他愣愣地转过身,面上带着不可置信。

庚邪踏上桥面,站到他面前,水面映着两人的身影,辞树眼里映着庚邪的影子。

“除了我的出身是谎言,我对你说的其他话都是真的,”他轻轻勾起辞树的发丝,“辞树,你肯给吗?”

辞树颤抖着抬起手,上下着犹豫多次,可他的手最终没有放下,没有落空,当他最后抬起时,水面跃起一条锦鲤,鱼跃出水,波光搅乱平静的水面,涟漪荡漾开去久久不散,而两人的影子,也摇曳在春水池面,久久不息。

乘风远远看见,张了张嘴,脚步下意识往后一退,相知从后面上来:“所以什么时候去送信……哎你干嘛!”

乘风突然转身掰过他肩膀,让相知整个人转了个向,相知莫名其妙:“干嘛呢,不是说要去太子宫殿商量下吗?”

“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没处理!”乘风不由分说拽着相知就走,“也得给我哥点时间拟书信啊,走了走了,之后再去找他。”

相知满头雾水:“什么事这么急啊?”

乘风斩钉截铁:“很急!总之我们赶紧走!”

“哎哎别拽,我袖子,别扯坏了!”相知气结,心说什么嘛,亏他还觉得心虚不好意思,合着身份戳破后,好像也没什么差别?

相知倒是想立刻飞身到幽冥去,只可惜凡事有章程,既然是派遣人送文书,自然的老实等着。

幽冥虽然风景独特,值得欣赏,可天然环境不好,冥气环绕,血石小妖——哦,如今该叫未语了,还没完全缓过来,就已经被萧辰提溜着开始修行了。

可怜小东西还不知道,在修行锻炼上,破军殿下从不心软,连相知的撒娇在这上面都不管用,可当初既然是他非要跟着萧辰和容渊走,就得认命。

空地上,未语正在萧辰捏的小型阵法里四处躲闪,狼狈得很,萧辰则悠悠翻开容渊给他的册子看了起来,两厢动与静的对比十分惨烈,未语最初也“啾啾”叫了数声,发现完全没用后,只得老老实实自己跑动起来。

萧辰手上的册子就是记载幽冥紫莲的,很薄,却依然单独成册,看完用不了多长时间。除了他先前知晓的用途外,紫莲果然还有别的效用,只是某些小用处他可能用不上,但有一条,萧辰已经反反复复看了许久。

那条是这样写的:当两情相悦时,紫莲可沟通道侣间心意,还可感知对方福祸,情至深,则感至深。

紫莲感应对方所在位置,更多是顺着灵力,而心上要感知,得两情相悦,而且是感情越深,感知就越深。最初的时候,萧辰是只能感应容渊位置的,而在妖界那份触动,也还是模模糊糊的,不算清晰。

尽管不算清晰,可确实是察觉到了,他也立刻就发现是容渊带来的反应。

萧辰目光在“两情相悦”四个字上徘徊许久,而后一声不吭地扣上了书本。

他将书本放在桌面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上面轻叩,眼神也不知究竟落在哪儿,像是思考着什么。

在未语真的累死之前,萧辰抬手打了个响指,阵法应声而散,小东西四肢摊开趴在地上,摊成了一张毛茸茸的饼子,张嘴吐出舌头,喘气都没劲了。

萧辰摇了摇头:“出息。”

未语听闻此言,费劲儿地支棱起四肢,颤颤巍巍走到萧辰脚边,软绵绵地蹭了蹭他的脚跟,萧辰伸出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修行得自己加油,任何生灵在世上立足,首先要靠的是自己,你若站不住,难道指望一直靠别人扶?”

未语轻轻叫了一声,萧辰将他抱上来,小东西确实累坏了,沾在萧辰怀里立刻就蜷成一团睡了,容渊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萧辰轻抚着未语柔顺的皮**,眼里噙着温柔的笑意。

岁月静好,十分养眼。

容渊先欣赏了一阵,才想:是时候分侍从专门照顾未语,再给他单独的屋子了。

幽冥尊主的寝宫,哪怕空房间再多,那也都是尊主跟主君的,并没有别人的位置。

容渊走近后才浮出文字:“殿下在思索什么?”

“嗯,迷雾重重的事那么多,还没看明白,又来一件。”萧辰目光浅浅落在容渊身上,语气却没有不得解惑的困顿,他笑意未散,“尘世之间果然诸多烦心事啊。”

容渊以为他想的依然是自**起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他道:“可惜,明明与黑袍人碰上了,却没能获得更多消息。”

“狡兔三窟,他用着化身,本也不好捉。”

“并非拿化身就全无办法,因为要操控化身,也是要分出神识的,”容渊道,“搜魂自然是不管用,但将化身内的那抹意识拉出来,我能办得到。”

这倒是闻所未闻,萧辰奇道:“我发现我对幽冥的**还是不够了解,不说你正在修炼的功夫,这一招我也从未听过,居然真有人能做到此事。”

“并不是记载的**,是我自己悟出来的。只是首先得将幽冥各类魂术修炼到极致,用的时候也主要依靠心魂,只可意会,不然我定然乐意说与殿下听。”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修炼法子萧辰自己也琢磨出不少,他明白这样的感觉,不过容渊当真是天才,萧辰道:“除去幽冥的魂术,你还能用天界人的灵力修行,假以时日,修为上你或许能超过我,成六界的第一人也未可知。”

“我离殿下还差得远。”容渊字迹飘着,“而且我并不想用天界灵力,自当年从殿下身边离开后,我也再没用过那份灵力修行。”

萧辰虽觉得可惜,但这是容渊自己的选择,旁人不该随便置喙,看起来,容渊很不喜欢自己半个天界人的身份,难怪当年鬼面最初来时,对着天界人脾气能拔高几个度。

容渊纵然是天子骄子,却也负重累累,他一路走来,也是历经风霜,将自己打磨成如今的模样。

两人此刻正在幽莲宫的后花园里,萧辰瞧着晷盘上时辰,道:“我差不多该去休息了。”

容渊立刻道:“我带未语去别的地方安置,殿下好好休息。”

萧辰手顿了顿:“说到这个……我在想,要不你还是,回寝殿内休息吧?”

容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微微睁大眼,萧辰看他半天没有字迹出现,飘忽的移开视线,缓缓道:“那什么,殿内本也分内外间,还有软塌,你堂堂一尊主,回宫就只能待书房跟修炼用的屋子,嗯……传出去也不太好。”

容渊跟萧辰平日不留人在殿内伺候,侍从们来收拾时也不会是两人的休息时间,能传出什么去?

但是——

容渊求之不得。

而且萧辰居然开了这个口,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多一点念想?

于是容渊点点头,睁眼正经写瞎话:“嗯,传出去是不好,殿下说的是。”

萧辰也一本正经胡扯下去:“对。”他见容渊顺着自己的意思应了,又道,“软塌下没有灵玉,内间让你,我去外间。”

“我再铺一层玉石就是,我只用打坐便可,用软塌方便,殿下不必推辞,继续住在内间就好。”

按理说萧辰应该再推脱一番,也不知他想到什么,顿了顿,就这么答应了,他起身:“那我先去休息了。”

容渊点头,未语窝在了他怀里,容渊心情颇好地顺了顺他的**,忽而手一顿,想起了萧辰方才临走前移开的眼神。

殿下愿意跟他住一个屋子了,也就是说,他进屋后,那扇门也不会落锁,容渊随时可以进去,随时……

容渊感到自己心脏又不受控制了。

他好像真的,可以多想一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十几分钟啊啊不好意思!假日快乐各位!五千收感谢,本章下评论前二十送出红包,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