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被迫成婚后 泽达 > 47、第四十七章 相知占梦

47、第四十七章 相知占梦

小说:

殿下被迫成婚后

作者:

泽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09

("殿下被迫成婚后");

萧辰在相知房间,
把方才记住的符文画了下来,相知瞅了瞅:“稍等,我想想。”

相知脑袋里书装得多,
要问他见没见过、知不知晓某些事时,他得花点时间想想才能得出答案,
萧辰也就耐心等着他思索。

相知思索了一会儿,
摇摇头:“完整的我确实没见过。”

萧辰捕捉到他话语中的字眼:“完整的?”

“对,
”相知伸手指着符文其中一个小图形,“只有这一小个图案见过,我在三种跟血脉有关的禁术里发现都有它出现。”

萧辰心神一动:“有没有哪种跟血脉相关的秘法里,要求不能以当下的真面目示人的?”

相知很聪明,一听就知道萧辰在说谁:“你是指……”但是他摇摇头,扳着手指头数给萧辰听,“没有,这三种分别是换血续命、强行提升妖族血脉强度、拿血下咒的,没有哪种里面要求必须人前掩盖面孔的。”

萧辰手指在木桌上敲了敲,思索着,相知凑上来:“怎么,
你怀疑容渊瞒了你什么?”

萧辰:“岂止是瞒了什么,
应该是瞒了有多少才对。”

“啊,你都对他上心了,他怎么能这样!”相知愤愤不平,
“要知道多少话本里,
之后的展开就该是——”

“嗳祖宗,别,”萧辰赶紧打断他的话,“盼我点好吧,
别学庚邪那乌鸦嘴,多谢。”

相知咂吧嘴把话咽了回去:“哦……行吧。说正事,既然跟他有关,我俩的学识里又都找不到,很可能是幽冥的禁术。有幽冥的使者带我去他们藏书阁看了看,我只能在第一层里行动,但饶是如此,有许多书本的内容都是外界没提过的,普通书册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禁术禁/书了。”

的确,幽冥跟星界一样,与外界沟通非常少,也有独属自己的天赋,外人就是想学也未必能学的去。

“幽冥之行没白来呀,我能去他们藏书阁泡好久!你现在是容渊的道侣,那你能去禁区么?”

“没试过,”萧辰弯弯嘴角,“但可以一试。”

今天就不去了,萧辰现在得每晚都休息才有利于恢复,相知屋子里当然只有一张床,萧辰躺了上去,相知也被他带得起了躺会儿的念头,也跟着躺过来,萧辰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出位置。

相知躺在他身边,侧身趴着:“你到时候要是能看到他们的禁术,也跟我说说么,我可好奇了。”

萧辰已经把眼睛阖上了,相知不需要真的睡,但他需要,从嗓子里“嗯”了一声,相知瞧着他已经倦了,眼珠一转,试探着轻声道:“那替人消业的方法到底是……”

“死心吧。”萧辰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起码在我消业以前,你是不可能知道的了。”

相知嘴一撇,躺了回去,双眼放空盯着天花板,他已经许久没真的睡过了,反正不需要,不过这会儿看着看着,听着身侧萧辰平稳地呼吸声,他还真闭上眼,睡着了。

相知做了一个梦。

眼前一片黑暗,他正在坠落,他想使出灵力飞起来,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他想呼叫,却发现胸口和嗓子都堵得慌,根本发不出声音,更可怕的是他仿佛在无穷无尽的坠落,朝着未知的深渊,根本没有边际,相知张着嘴,拼命地想要呼救,他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尖叫声,又好像没有。

停下、停下!谁来拉住我!萧辰!紫微!勾陈!庚邪!乘——

“相知!”

相知猛地睁开眼,房间里的灯火破开黑暗映入他眼帘,他不停地发抖,喘着粗气,迷茫地动了动眼珠,才发现萧辰正担忧地看着他。

见相知醒了,萧辰总算松了口气,但也没完全放心,因为相知看着是被梦魇住了——星君不轻易做梦,做梦要么来自过去,要么预示未来。

一夜已经过去了,但是因为幽冥昼夜无分割,时间全看晷盘,也不会有天光大亮的存在,因此照明只能靠灯盏,萧辰醒的时候相知还在熟睡,他本想悄无声息下床,相知却突然挣扎着尖叫起来,萧辰急忙叫他的名字,唤醒他。

相知额上冷汗都下来了,萧辰拂开他额发,给他擦了擦汗:“做了什么梦。”

相知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现在才缓过劲来,他爬到萧辰怀里,手还在抖,萧辰搂住他的背:“别怕。”

“好像是个预示梦,因为我从没有、从没有那样的遭遇跟感受,”相知抱紧了萧辰,他嘴唇抖了抖,“我在坠落,无尽的——那样摔下去会死的,会、会没救的!”

萧辰眼神一凛:“环境呢,周围是什么样?”

相知摇摇头:“看不见,太黑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黑暗,代表着幽冥?

萧辰将他的脸捧起来:“听我的,你得立刻回星界去。”梦有寓意的不仅是内容,还有带来的感受,梦里坠落或许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相知的反应太强烈了,这个梦境带给他的只有恐惧,也就意味着是个实实在在的噩梦。

要是没这么一出,萧辰或许还能容他散散心,跟着自己玩一玩。

相知在萧辰怀里,可算是彻底平复下来,他握着萧辰的手,像个受惊的小猫在萧辰掌心蹭了蹭,乖顺点头:“嗯。”

“先起来,把梦占了。”

占梦要尽快,相知起身到桌边,拿出占卜用的器具,结果果真是坏兆头,他把星盘收起来,萧辰道:“收拾一下,我送你到界门。”

相知愣了愣:“现在?”

“当然,”萧辰道,“不可能拿你的安危开玩笑。天界那边的托词我会想办法,你就不用操心了。”

相知情绪平复后,又没那么受惊了,他犹豫一下:“我、我之前在藏书阁看到本很精彩的书,才看了一半,又不能带走,我能不能把剩那半本看完再走?”

相知爱书比起萧辰爱武那是不相上下,老实说,这种痴迷到一定程度,卡着一半割舍不掉的感觉萧辰很懂,他沉默片刻,在相知眼巴巴的注视下,又摸出自己的星盘,想卜算一下若是去一趟藏书阁,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占卜大运需要的器具非常多,有些还需要仪式,他俩目前都没有这条件,想算出相知梦境精准的预示不行,只能粗略看看,萧辰试了试,发现星象平稳,没什么波澜。

萧辰松了口气:“行,我跟你一起去,看完那半本,我就送你回去。”

萧辰自己暂时不能回星界,但是把相知送到星界门口还是行的。

萧辰跟相知前脚走出客居,后脚他俩秉烛夜谈惺惺相惜的流言果然就传开了,流言传的飞快,他俩人还没到藏书阁,流言就已经吹进右常耳朵里,右常听得眼皮直跳,忍不住问道:“尊主在哪儿?”

属下道:“方才我见尊主好像往藏书阁方向去了。”

这时候不去找殿下去藏书阁做什么啊!

“说起来,破军殿下和他小、咳,天界使者,好像也是往藏书阁方向去的,一路传过来的流言是这样。”

啊,殿下也去了……那没事了。

萧辰在藏书阁门口碰到了容渊,萧辰挑了挑眉:容渊肯定是凭着紫莲的感应追着他过来的。容渊默默打开藏书阁的门,示意萧辰请。

藏书阁共分五层,每层之间有侍卫把手,容渊以文下令,让侍卫们都先出去,守在藏书阁外,里面就留了他们三人。

相知瞧着他俩之间的气氛,去找了之前没看完的那本书,决定默默看书,什么也不说。

相知安静开始看书,萧辰朝容渊道:“之后我带他离开幽冥一趟。”

容渊并不问他们去做什么,只点点头:“需要护送吗?”

“不,人多反而麻烦。”

萧辰准备等相知回了星界,再坦白,顺便想一下之后怎么跟天界编说辞。容渊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相知不出声,他俩再沉默下来,偌大的藏书阁内就彻底安静了,只余下轻微地书页翻动的声音,萧辰心里装着事,静不下来,相知其实看得也急,容渊静静瞧着他俩的表情,忽而冒出文字:“那本书是可以带走的。”

相知埋头没瞧见,萧辰却看见了:“书能带走?”

相知闻言把脑袋从书里倏地抬起:“可以么!”

“书封上有标记的,就表示有抄本,可以带走。”容渊顿了顿,文字补了一句,“带出幽冥也可以。”

相知立刻把书关上:“那我想带走!多谢尊主!”

容渊点点头:“不客气,你可以再挑一些。”

这可真是完美迎合相知喜好,他立刻便挑出几本,速度很快,可见是早就瞧中的,他先前跟萧辰说只看半本就走,看来还是思考和忍耐后的结果。不过他也没好意思多拿,一共也就拿出六七本,便收了手。

相知把书收起,萧辰起身:“我们就先去办事了。”

他俩走后,容渊起身上了藏书阁顶楼,穿过禁术区的符文,出现在藏着禁术的地方,不过他刚穿过去,与阵法相通的传送阵就一阵波动,随即现身的是左忆。

容渊并不意外他的出现,因为禁术区归左忆管,不管谁进来,他都得立刻现身查看,哪怕是容渊,也得老实留下记录。

左忆摸出记录簿让容渊写:“尊主怎么突然来这儿,里面的书不早该被你背得滚瓜烂熟了么?”

当然,他也背得滚瓜烂熟就是了,因为早在当上左使之前,他就只有一个管着禁术区的活儿,好几千年,闲来无事,就把内容全记下了。

容渊写下名字,只道:“来看看。”

左忆只负责把记录做好:“行,那您随意。”

书一旦进了这里,便会被下禁制,带不出禁术区,这里的书因为内容问题,所以分类很是杂乱无章,除非是熟悉的人,否则想查什么并不好找,容渊绕到一个书架前,从一摞书底下准确地抽/出一本,这本明明被压在下面,他却一下就找了出来。

书封上没有字,只有一串符文图案,跟他手链上的一模一样。

容渊在书的禁制上再加几道,如此一来,除非他主动破除禁制,否则这书就别想被人打开了。

做完后,容渊又将书塞了回去,施施然出了禁术区。

容渊走后,左忆倒没急着离开,他方才在入口,没注意也没看见容渊干嘛了,藏禁术的地方不大,左忆走进去,绕了一圈,然后在容渊方才站住的地方停下了。

容渊把这里还原得跟没人动过一样,但左忆还是准确地将他方才拿过的书找了出来。

这本……尊主给这本加禁制?禁制是用来防人的,这是要防谁么,还只动一本……

左忆把书也放了回去,心说这条就不用记录了,反正书也没被翻开过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准备搞事


2("殿下被迫成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