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前夫每天都来表白 西风来 > 32、淡然

32、淡然

小说:

前夫每天都来表白

作者:

西风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8

("前夫每天都来表白");

气氛一时间凝固。

简水水也没想到会在安大看见傅野,
愣了一下。

此时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傅野并没有背叛她;

虽然他没有长嘴让简水水很是痛苦了一段时间,
但是看在他最后还是分了她一大笔钱的份上,简水水还是决定以好聚好散的规格对待他。

于是简水水很快反应过来,对他点了一下头。

就像是看见一个无足轻重的老友,客套地打个招呼。

没有埋怨,也没有开心。

傅野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极淡,像是什么情绪都没有,
又像是压抑着极为深重的感情。

他的视线移到吴星辰脸上,稍微定格。

随即移开,什么都没说。

黑色的布加迪很快便开走。

傅野最后也只是留下一个侧影,没有跟简水水多说一句话。

简水水放下了。

他似乎也放下了。

这样就是最好的。

简水水松了口气,一回头,却对上了吴星辰有些复杂的眼神。

“水水……”

少年定定地看着她,眼中似有复杂的思绪涌动。

他张了张嘴,想问什么,
但最后只是将身份证拿了回来,
对简水水笑了笑,“我知道我证件照拍得还可以,
但你也不能一直拿着不还给我。”

简水水被他一打岔,
注意力转移了不少。

见两人说说笑笑,
苏含玉的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把自己的绝版悠悠球给傅野就已经很丧了。

结果吴星辰竟然跟简水水聊得热火朝天,自己只能站在一边看着,
位置尴尬。

他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你们今天不是举办了悠悠球比赛?情况怎么样?”

他一开口,简水水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还行,
你怎么没过来看?”

苏含玉今天又是女装的打扮:

白色的衬衫配着格子裙,看上去青春洋溢,又很有女神范。

简水水记得自己之前误会的那张照片上,他也是这幅打扮。

苏含玉走到两人面前,脸色不太好看,“我都被赶出俱乐部了,怎么好意思去?”

吴星辰闻言蹙起眉头,“你少造谣,明明就是你自己退出的。”

他从小就跟苏含玉的气场不合,见面就掐,“而且凭你的脸皮,要是真的想来看现场,还会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是谁被家里赶了出来就住在俱乐部。

苏含玉哑口无言。

他今天是打算去的,但因为傅野的事情耽误了。

“那你们现在去哪?”

简水水扯了一下单肩包的带子,“去吃午饭。”

苏含玉“哦”了一声,“……那一起?”

……

三人在安大外面的小吃街随便找了个小店。

店里人来人往,很多都是安大的学生。

吴星辰跟苏含玉的名气很大,纷纷往这边看过来,好奇他们身边的简水水是谁。

简水水点完单,就把菜单递给了吴星辰。

她看着苏含玉比自己还精细的妆容,忍不住问道:“你那天是跟温知贺在一起?”

苏含玉拿着小镜子在检查妆容,刚才出了点汗。

闻言掀眸看了她一眼,“哪一天?”

“你脚扭到、被人公主抱还被人拍到、圈里都以为是傅野出轨的那一天。”

虽然是个误会,但简水水的语气还是带着点点火气。

苏含玉:“……”

他放下镜子,“对,是温知贺。”

简水水皱起眉头,“你个大男人让温知贺公主抱……”

苏含玉打断她,“我知道有点肉麻,但是我那天穿着裙子,我原本也是打算让他背我的,但是……”

“你懂的,会不舒服。”

简水水不懂,“哪里不舒服?”

她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苏含玉挠了挠头。

他看了吴星辰一眼,见他拿着菜单挡住了自己的脸,知道他不打算帮忙,只能实话实说:“会卡……蛋。”

“噗——”

简水水一口水全喷在他脸上,“咳咳咳……”

苏含玉:“……”

他面无表情地擦了擦脸上的水。

简水水连忙扯出几张纸巾,“不好意思,咳咳……”

她忍不住想笑,又觉得不太礼貌,“我不是故意的。”

苏含玉已经习惯了因为这种事情让人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接过纸巾擦了擦,“没事,你笑吧,反正你不知道我是男的的时候不也挺气愤的吗?”

一说起这件事。

简水水就又上头了,“这件事情傅野不跟我解释也就算了,他不知道我不记得你了,你为什么不跟我解释?”

苏含玉脸上闪过一抹心虚。

刚好服务员上菜,他借着上菜想要糊弄过去,但并没有什么用。

他端起碗,又放下。

忍不住叹了口气,“谁让你见面的时候认不出我来了……”

“所以你就任由我误会?让我以为丈夫出轨然后以泪洗面无能狂怒?”简水水幽幽地说。

“我哪知道你真的会直接离婚……”苏含玉越发心虚,“我惦记你这么多年,结果你都不记得我,还不许我粉转黑吗?”

“后来傅野带我出席宴会,也只是为了让温知贺上钩,结果你还是没认出我来,我一个生气,就没告诉傅野你要离婚的直接原因。”

再说了他也不喜欢简水水跟在傅野身后转。

他可能是有点自私,甚至那个时候有些刻意从中引导。

他想了想,忍不住问:“……你该不会解除误会了就想跟傅野和好吧?”

简水水没好气道:“你想多了。”

苏含玉一直都只是一个□□,简水水的确是喜欢不动傅野了才离婚的。

所以就算误会解除,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苏含玉“哦”了一声,嘴角却翘了起来。

一旁一直没有做声的吴星辰忍不住道:“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水水难过。”

苏含玉猛地看向他,“你少来,你要是有机会能拆散她跟傅野,你会不抓住?”

吴星辰耸了耸肩,将手里的餐具擦拭干净,递到简水水面前,“我不会用这种伤害到水水的方式。”

他明明是回答苏含玉的话。

视线却一直落在简水水的脸上,“比起这些,我更不希望她受伤难过。”

简水水:“……”

她拿起筷子,含糊道:“先、先吃饭。”

……

简水水吃了一顿战战兢兢的饭。

她是没有想到,现在的小朋友追人这么直球的。

一开始是有些不适应,但是一想到她现在已经重回单身市场了,也没什么好不自在。

吴星辰的直来直去,让她忍不住想起了十九岁的自己。

她那会追傅野也追得惊心动魄,下课了送饭、打篮球送水、有女生跟他表白了立刻托各种关系打听他答没答应。

甚至还请张席燃吃过饭,想要了解他的喜好。

可以说是法律道德范围内允许的招数她全都试过了,才终于登上了冰山。

吴星辰要去联系悠悠球比赛的优胜者;

苏含玉下午还有课。

简水水跟他俩告别,去4s店取车。

她早就考上了驾照,但是很少开车。

她一毕业就跟傅野结婚,出行都有司机接送,一直都没什么机会练练车技。

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开着自己的新车保时捷,慢慢悠悠地上了路。

陆辞洲跟她约好今天下午去他公司转转,她看了眼时间,还早得很。

简水水觉得安全第一,于是速度慢了一些。

等她到的时候,陆辞洲已经让人在外边等她。

公司叫飞蚁科技,简水水在网上查过,是个主要以无人机为业务的公司。

这家公司口碑很好,但是早年经营不善,不久前被收购,据说新老板想要重新打造这个品牌,所以花重金聘请了一流的技术团队,员工福利非常好。

电梯门打开。

简水水跟着负责人进了实验室,负责人看样子也是技术员,对简水水说:“你是辞洲女朋友吧?”

简水水摇了摇头,“不是,我是他朋友。”

她打量着四处的装修,“我会打扰到你们吗?”

技术员笑了,“当然不会,家属朋友过来我们都是很欢迎的。”

他推开门,“辞洲就在里面,实验室氛围很宽松,大家都是年轻人。”

简水水对他道完谢,就看到陆辞洲已经推着轮椅过来。

“抱歉,我上下电梯不方便,所以让同事去接你。”

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明显刚刚忙完。

简水水下意识走到他身后,推着他,“你们这里待遇真好。”

陆辞洲似乎也很认同,“嗯,新来的老板很大方,团队也很专业。”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欣慰,“其实薪资是其次,大家没有嫌弃我拖后腿就好。”

话音落下,一旁经过的组员忍不住插嘴道:“陆工,不要这么谦虚,你这算拖后腿,让我们其他人情何以堪?”

陆辞洲的腿的确是个不方便的地方,但他的能力很强。

对于芯片的理解和掌握,他不输给任何人。

团队里的人都挺实诚,也不会因为陆辞洲坐轮椅就对他另眼相看,反而都挺佩服他。

还忍不住打趣道:“女朋友这么好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他说完,陆辞洲刚要反驳。

走廊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刚才那个组员一下子就站直了身子,“好像是大老板过来了……”

他看了陆辞洲一眼,似乎很紧张。

简水水也莫名绷紧了身子,小声问道:“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毕竟她是无关人员,老板看到她在这里闲逛会不会对陆辞洲观感不好?

组员摇摇头,“不用,大老板也是个年轻人,他只看员工的工作表现跟效率,尤其是我们搞技术的,他好像特别宽容一些,不会管你平时做什么。”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看着男人往这边走来,他还是有些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傅总。”

“傅总。”

“……”

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招呼声。

简水水听到“傅”这个姓就察觉到不对,一抬头对上傅野的视线,整个僵在原地。

……这么巧?

陆辞洲感觉到她的僵硬,轻声道:“抱歉,事先忘记告诉你。”

傅野不久前收购了飞蚁科技,但他工作很忙,也只来过几次。

他没想到简水水会碰到他。

简水水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对他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放下了。”

他们对话的模样落在不远处男人的眼中,更像是在说什么悄悄话,亲密耳语。

身旁的经理还在说些什么,傅野淡淡“嗯”了一声,视线却状似无意地落在简水水身上,眸色微不可闻地沉了下来。

那个组员察觉到傅野的视线,忙解释道:“傅总,这是陆工的女朋友,过来看他的。”

简水水一愣,下意识看向他,“我不是……”

“女朋友?”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傅野就已经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头顶上两个小小的发旋。

他语气很淡,不辨喜怒,“……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他像是在询问。

又像是在简单地重复刚才在走廊那头听到的组员的打趣。

气氛一时变得很紧张。

就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几个组员都察觉到了不对经。

中午在安大看到简水水跟吴星辰的时候,傅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现在也一样。

他收回视线,刚才的神情尽数收敛,深沉的眸色瞬间冰封,“不要耽误工作。”

说完,他便径直越过简水水,转身离开。

简水水感觉到他跟自己擦肩而过时,有种微妙的压迫感侵袭了她。

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消散不见。

经理也忙跟在他身后离开,实验室就只剩下他们几个。

那个组员似乎是松了口气,“大老板今天是怎么了?看上去好像心情不好……”

虽然傅野平时也不苟言笑,但今天的气场格外冷。

他都有些不敢说话。

陆辞洲揉了揉眉心,把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完,“水水不是我的女朋友。”

组员被岔开了话题,愣了一下,看向简水水,他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脑袋,“抱歉,我以为你俩在一起……”

简水水回过神来,“没事。”

之后她就跟在陆辞洲身后,去了他位置上看他摆弄那些无人机。

等周围人都走了之后。

陆辞洲突然看向她,“要不要跟傅野解释?”

简水水闻言有片刻的怔愣。

随即摇了摇头,“不用,没有必要。”

陆辞洲应了一声,继续先前的工作,突然问:“之前没跟你说傅野收购了飞蚁科技,我……”

简水水打断他,“没事啊,你不用刻意避开他,只要你在这里工作开心就好。”

陆辞洲垂着眼眸,淡淡地“嗯”了一声。

简水水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看看陆辞洲的工作环境,好让他爸妈安心。

毕竟陆辞洲情况特殊,他们多担心一些也很正常。

她看陆辞洲开始摆弄那些芯片,忍不住说:“我去个洗手间。”

陆辞洲下意识要带她过去,只是刚要动作,才意识到轮椅并不方便,“我让同事带你过去,女洗手间在楼上……”

简水水忙道:“没事,我自己找得到地方。”

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

陆辞洲顿了一下,看着她的背影微不可闻地垂下了眉眼。

尽管很认真地在生活,但有时候还是会因为这些细节的小事感到无力。

他看着手里的小小芯片,眼神有些放空。

……

简水水觉得自己肯定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先是遇到傅野,然后又是遇到傅野。

然后在洗手间滑了一跤……

也许是保洁阿姨打扫完忘记拖干净了,她一脚踩到水渍上,牛仔裤都磨出一条印子,上面一片湿痕。

她连忙用纸巾擦了擦,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电梯门刚要打开。

身后便传来先前那个经理的声音,“傅总,我们原计划是……”

简水水瞬间屏住了呼吸。

“……”

这也太倒霉了。

怎么又碰到了?

她忍不住脚趾扣地,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尤其是傅野。

正当她心里祈祷“不要过来”的时候。

脚步声在她身后停下。

简水水垂着眼睛,从电梯门的反光可以看到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她身后站立。

电梯门打开。

她硬着头皮走进去,想着躲到最里面就行。

只是刚刚迈开脚步,走进电梯,就感觉一股力道将她扯了出来——

随即后背一暖,肩膀披上了一件西装外套。

隐隐带着她所熟悉的广藿香,清冽沉稳,又有一点难以忽略的凛然。

她几乎不用回头看,就能从这个味道分辨出这是傅野的外套。

简水水刚抬起手,还未来得及动作。

傅野就已经按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到自己身边,高大的身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挡住。

简水水从电梯镜面里看到的是他将她挡在怀里的画面,而后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进去。”

他的话是对身后那群男人说的。

声音很冷,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那些人很有眼色地低下头。

没人去看简水水,纷纷走进电梯。

刚才在走廊那一头,就有人发现了简水水。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她还穿着白衬衫,背后有块地方被水渍浸透之后会显露出腰线。

由于傅野的存在,没人敢抬头往简水水的方向看过去一眼。

直到电梯门关上,那种无形的冷意跟压迫感才渐渐消散——

简水水抬起头,“你这是在干什么……”

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男人绷紧的唇角。

他的下颚线几乎完美,线条流畅,即便是死亡角度也格外好看。

傅野低头,跟简水水对上视线。

他什么都没说,松开手,“你衬衫沾了水,在后背。”

简水水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很透吗?”

她披着他的西装外套,整个人像是被裹了进去。

费劲地扭过头去想一看究竟的样子有些滑稽,还有些娇憨。

傅野喉结上下滑动,眸色漆黑。

他收回视线,沉沉地“嗯”了一声,“去我办公室换件衣服。”

简水水斟酌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你,麻烦你了。”

她既不想走光,也不想顶着傅野的外套出去。

还是换一件衣服比较好。

她一瘸一拐地跟在傅野的身后。

男人忽然顿住脚步,回身看向她,“脚怎么了?”

“就扭了一下,没事。”简水水低头看了一眼,不以为意地说:“你稍微走慢点就行。”

傅野眉头微蹙。

他的视线落在简水水的脚踝上,看到上面明显的红肿,还有因为摩擦破的皮,带着一片红色血痕。

眸色逐渐加深,隐隐压抑着某种情绪。

傅野什么都没说,走到她身边,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简水水感到一阵悬空,吓了一跳,下意识攥住了他的领带。

那一瞬间,傅野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的视线缓缓扫过简水水的眉眼,微不可闻地柔和下来,突然沉声道:“我只抱过你。”

简水水还没回过神来,脑子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傅野瞬间收敛了眉目,“没什么。”

……

办公室。

简水水坐在沙发上,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

她最后还是自己走进来的。

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傅野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

扔了句“随便你”就让她一瘸一拐地自己走。

但他的脚步明显慢了很多,像是在配合她。

只是到了办公室后,他把简水水一个人扔在沙发上,就没再管她。

简水水在网上订了一件短袖,大概半小时就能到。

正当她跟陆辞洲说明情况的时候,手上一轻——

傅野突然走到她身前,拿掉她的手机,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单膝跪在她身前,低头去脱她的鞋子。

简水水一愣,连忙收回脚,“你想干什么?”

傅野微微蹙眉,没让她缩回去,轻柔又不失力道地将她拽了回来,脱掉她的鞋,“处理伤口。”

“不、不用了……”

简水水被他这一套整懵了,“我待会自己去医院处理。”

虽然以前他们也有过这么亲密的时候,傅野会按住她的膝盖,抓着她的脚揉进掌心。

但现在毕竟离婚了,简水水觉得有些别扭。

傅野打断她,“先处理破皮的地方,可能会感染。”

他让她踩在他的膝盖上,又动作轻柔地脱掉她的白色棉袜,看到脚踝处肿了一片,眉心跳了跳。

简水水看到他的脸色凝重了一些,连忙把脚收了回来,“你把碘伏给我,我自己处理。”

傅野原本就一身火气,闻言也不再压抑,直接站起身,“……东西都在桌上。”

他径直走到阳台上,想透透气。

脑海中除了简水水伤到的脚之外,还有不断回响的那句:

“她是陆工的女朋友。”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傅野想抽根烟。

却发现没带火。

回想过去,他跟简水水的确有过很好的时候。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变化?

似乎是第一次见到陆辞洲开始。

他就没有办法再用寻常心面对简水水。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上章红包已发~

感谢在2021-06-09
23:52:28~2021-06-11
03:03: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月亮月亮小月亮、本命年
5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61号少年
2瓶;离小姐、紫色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前夫每天都来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