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论认错性别的下场 张源起 > 39、翻船了

39、翻船了

小说:

论认错性别的下场

作者:

张源起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8

("论认错性别的下场");

“啾。”

一声清鸣,
细细的鸟喙轻啄到他的身体,又吞掉了他一颗小果实。

阳光暖洋洋的照着,云层闪耀着细碎的金色光芒,这只漂亮的、巨大的鸟吃掉果实后,
纤长丰富的尾羽一开,
就落满了他的枝丫。

微仰着头,很满意的样子。

……

……

方远睁开眼睛,
从幻境中醒来。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拉进道种的幻觉了,
自从树芽吞噬了水清莲的种子、开始抽条之后,他每隔几天入定,就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因为水清莲种子蕴含能量太大,
方远是逐步吸收的,
所以幻境也是层层递进,每一次都会有所不同。

梦里他仍然是那棵通天大树,不速之“鸟”在踩断了他的小树枝后,
就没挪窝了,懒洋洋停栖在了他的树枝上。

不管一天之内飞再远,
它都会回来,然后纡尊降贵的落在最漂亮、最干净的地方。

方远怀疑自己得了什么了不起的传承,
却无从查起,
梦里他看不清那只鸟具体长什么样,
而修真界的神禽可太多了——凤凰、重明、朱雀等等等等,全都是羽毛艳丽、体型庞大的。

“哎。”他叹了口气,
用灵识抚了抚丹田里在飘叶子的树芽。

“快点长大吧。”

他话音刚落,窗户忽然开始抖动,外面又起了飓风,方远熟练的伸出藤蔓,
把窗户封**。

隔壁房间的修士反应就没那么迅速了,直接被寒潮冻了个透心凉,不由咒骂道:“这什么鬼天气!”

等他急急忙忙布好阵,灵船的防护罩才迟迟升起,灵光却暗淡得很,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这一艘前往北洲妖域的灵船,在一开始就拉跨得像要散架。

方远当时犹豫了很久,又转身准备了一大堆东西,才敢上去。

无法,冬季肯去妖域的灵船,只有这一艘了。

北洲一分为二,南部是过去神朝的疆域,而更广阔贫瘠的北部,则是妖界的地盘。

神朝与妖界向来关系紧张,尤其是临冬,边界基本都**了。与其去穿越一个如今势力复杂的“神朝”,再冒险越界,不如直接从北洲西边的海域绕过,直接登入妖域。

所以方远选择坐船。

他也只能坐船——妖界荒蛮,根本没有给飞舟的补给点和传送阵。

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飞机都是奢侈品。

原本在床上睡着的莫小凡被声音惊醒,从棉被里钻了出来。他绒毛都乱成了一团,暖呼呼的肉掌按在了方远腿上。

方远把他抱出来:“该修炼了,变回来。”

莫小凡乖巧的下床,在纱帘后恢复了人形,然后穿好衣服出来。方远照例给他热了羊奶,他喝完后,才坐在蒲团上开始打坐。

莫小凡入定速度很快,修炼时别无二心,进回天穴时才刚筑基,现在已经入灵四阶了,进阶不可谓不惊人。

但这只是个开始,等他血脉彻底返祖,才会成为一个合格的起点挂逼。

方远畅想了一下未来后,就从储物戒拿出一个圆镜一样的法器。这个法器只有两个巴掌大,却十分厚重古朴,上面刻满了古字。

这是小师妹在他临走前送给他的,说是这次岚芷宗放在储物戒里的奖励,玄阶上品,功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传信。

无论相隔多远、无论在哪里,只要一方在镜面上书写,另一方就能看到,且字迹长久不散,直到主人亲手把它擦去。

不过一天只能传一次,每次还得耗费一块中品灵石。

而他们已经整整传信一个月了,一日都没有停过。方远美滋滋的把灵力输进镜子,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小师妹给他的留书: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方远耳根慢慢就红了,悄悄看了很久,然后才不舍的把这句擦去,写了自己的:

[小师妹,俺也一样。]

这个世界也是有诗词的,不知道是哪位穿越前辈留了下来,方远明白意思,却不好意思也留情诗,而且他的字也写不出那味儿,还是接地气的适合他。

呜呜,好羞耻。

方远脸上的热度过了会儿才消下,他珍惜的把圆镜收好,开始修炼。

……

寒潮未停,外面的风越来越大,黑云压催,黑到了恐怖的地步。

船上的人都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提早做了准备,方远也一样,他在暴雨来临之后就让莫小凡变回了原形,钻进他衣服里,还用一截藤蔓提前把两人绑起来了。

事实证明他是没错的,夜半时分,船下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直直将灵船顶了起来!

婴儿般的啼哭声响彻天地,一截漆黑的触手从深海下探了出来,轻易刺破了防御罩,紧紧抱住灵船,要将它吞吃下去。幸而敢在这个时候去北洲的人皆有入师以上的修为,一个个御剑而出,纷纷弃船逃逸。

也是在半空,他们才看清楚了“影子”的全貌——六阶妖兽,噬冥!

堪比洞虚境!

这头噬冥发觉猎物在逃跑后,尖啸一声,数十根触手顶天而出,掀起狂风巨浪,转眼就将小半修士卷落。它的巨嘴在海下张开,连人带水一块吞入,也不管尝不尝得到味道,胡乱嚼了就是。

还要更多!

还要更多!

方远在危急关头躲过一个修士的横撞,那修士想把他撞下去缓解噬冥的食欲,却收势不成,反倒自己被水流打中,惨叫着跌落了下去。

尸骨无存。

方远稳住呼吸,他的御剑术已经被木栖吾教得相当好,几次险而又险的与生死擦肩而过,除了他,只有几个入师巅峰的人突破了水浪的封锁。

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一股音潮忽然却从下涌来,遮天蔽日,在最后一瞬,玩乐般将所有人打落了——

海浪滔天。

……

……

*

汹涌之势直到半夜才逐渐平息,待日光东起,吃饱了的噬冥才心满意足沉回海底。

淡淡熹光照在海上,连一丝血迹也没有。

中土在临冬时船只基本不往妖域去的原因之一,就是冬季海下洋流会发生剧变,南洋的一部分妖兽有可能随空间乱流出现,这些妖兽猎杀成性,远比本海的妖兽凶残,极难对付。

方远也清楚这一点。

“哗——”

一只手从水面探出,手势一转就凭空变出两个用铁索连在一起的澡盆,一大一小。方远浮出水面,把莫小凡从怀里抓出,放在了小澡盆里,自己则翻身而上,坐在了大的里面。

莫小凡甫一落地,就吐了好几口水出来,就算他之前吃了避水珠能在水里呼吸,可他还是很讨厌水。

方远伸手帮它拧干净了**,自己也换了套衣服,才觉得好受许多。

他没用火符,这片海域危险不知,用灵力就像在黑暗中点起了一堆火,很容易吸引到一些敏锐的妖兽。

这个澡盆就是方远特意为这种情况准备的,全是凡料打造,上面镶嵌了隐息阵盘,他们坐在澡盆里,在妖兽感知中就跟一片木头差不多。

又省地方,又好用。

稍微缓了会儿,方远便开始打坐,他吞下丹药,灵气在内脉中流转,没有泄出一丝一毫。

虽然这样补充丹田的速度也会慢很多,但安全。

昨夜方远也是这样收敛气息才逃过一劫的,他用万化藤编成了一个球,两人躲在里面,随波逐流,成功被噬冥无视。

因为万化藤实在是太常见了!就连海底也会长。噬冥动作太大,把海底的藤蔓卷起来不少,他们混在里面,没有丝毫突兀。

补满丹田后,方远就抱起了莫小凡,以最快的速度御剑冲上云霄,朝妖域飞去,等灵力去了三分之二,他又落回海面,在澡盆里打坐。

打坐时藤蔓还能划水。

他们坐的灵船虽然破,但速度十分快,被噬冥打落的地方已经离妖域不远。方远这样反复飞行,最多七天,就一定可以到岸。

就是晚上十分难熬,御剑时还好,莫小凡可以用灵力暖着方远和自己,但一落了海就不行了。

莫小凡被冻得咿唔直叫。

越往北走海域越冷寒,水清得让人害怕,像是可以直视海底,连黑暗都变得凛冽了起来。

随时都能倾覆他们的小澡盆。

“不要怕。”方远从储物戒里抱出厚厚的鸭绒被,把狗崽搂在怀里,藤蔓盘在周围,遮住了莫小凡看海的视线,只剩下微弱的星光从天上落下。

莫小凡不发抖了,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珠子在黑暗里发亮。

像一块剔透的宝石。

就这样,方远根本没法想象在原著里,莫小凡是怎么在翻船后,凭着一块木片飘到北洲的。

一晚上很快过去,两人就这样互相依靠,终于在几日后进入了浅海区。方远肆意御剑,总算在傍晚时分上了岸。

“太好了!”他几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耐心打坐等灵力恢复到满值以后,就带着莫小凡往远处隐隐可见的小城掠去。

妖界生态与中土截然不同,在边界小城便可见一斑。

城里土墙石屋,以彩羽骨雕装饰,处处都显得粗放且简陋。放眼望去一片荒芜,沙丘起伏,很少见到绿色,尤其是进了冬,凛风跟刀子一样刮在脸上,再往北走,就是荒原和雪山的天下了。

城内寥寥几个行走的妖族,各个高大健壮,修为皆在入境以上,肤色普遍是古铜色,衣着粗粝,身体的某个部分还保留着妖的特征。

方远一身灰衣,还披着黑袍遮住了半张脸,但仍然一进去就受到了注目礼,不少妖族直勾勾的看着他。

他放出威压,入师境实力显露无疑,大多数妖族都扭过了头,却仍有一些不怀好意,悄悄跟在了他身后。

方远皱眉,加快了脚步。

小城里只有一家客栈,大门紧闭,里面传来喝酒大笑的声音,好歹有了点活气。方远心里微松,推门而入,但那一刹那,整个大堂的声音突兀的被掐断,原本饮酒作乐的妖族全都停了下来,和刚才的人一样,直勾勾的盯住了他。

眼神十分诡谲。

有人舔了舔唇,似是兴奋,又像压抑着什么一样,没有动作。

方远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但他总不能在外面过一夜,于是走到台前,对看着像老板的妖族说:“要一间房。”

那妖族对他缓缓笑了笑,然后说了一串又绕口、又艰涩的语言。

方远没听懂:“啊?”

这一下,他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果然下一刻,酒桌上骤然“砰”的一声巨响,有妖族半醉着推倒了桌子,目露血光,朝他扑来——

方远抿紧唇角,然而还未等他调动灵力,那个妖族才刚刚踏出一步,一把折扇就毫无征兆的从二楼飞下,眨眼间横到他的脖前!

嘶啦一声,人头落地。

大堂里顿时鸦雀无声,眼睁睁看着那把折扇旋转回到二楼,落在一人手中。

威压临身,

是圣者。

作者有话要说:  萧情:霸霸来了。

****

今日很粗长!qwq

以后改成早上六点更新辣!好不好?

感谢在2021-06-09
21:19:17~2021-06-11
03:22: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腊得慌
2个;蜜雪冰城在逃奶昔、焚花断玉、裘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蜜雪冰城在逃奶昔
25瓶;冰糖雪梨、三毛缟斑激推bot、愉此一生、饼饼、几点能到呢
10瓶;我的名字要最最最最长
8瓶;文荒的腐女
7瓶;这白开水咋没味啊
6瓶;绿衣未老
5瓶;木时、数猫的豆子、青莳、旋转跳跃不停歇
2瓶;三馀、馨崽爱索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论认错性别的下场");